-

第1193章自尋死路

陳澤楷和洪五的人動作極快。

幾十分鐘的時間,沃爾特在金陵的所有手下,包括那個正準備拋屍的阿宋,全都被他們兩個派出的人控製了起來。

金陵人民醫院這邊,陳澤楷親自趕來。

他的人直接帶著槍,把沃爾特手下的兩輛車圍住,槍口一對準那五個人,五個人便立刻繳械投降,乖乖的束手就擒。

緊接著,這五人全被帶進了一輛改裝過的中巴車裡。

而他們的一輛勞斯萊斯和一輛彆克商務,則直接被洪五的手下開走。

這兩輛車,今晚會直接送到洪五的一家汽車回收工廠,然後被拆解、擠壓成一堆廢鐵、丟進鍊鋼爐裡。

也就是說,過了今晚,大羅金仙都不可能找得到這兩輛車的下落。

隨後,陳澤楷便給葉辰打了給電話,恭敬的說:“少爺,醫院樓下的五個人都控製起來了,您在哪?我帶人過去,把那個沃爾特一起帶走!”

葉辰便道:“你直接來腎內科的一號特護病房。”

“好的少爺!”

一直不敢再開口說話的沃爾特,聽到葉辰與陳澤楷的通話,整個人已經淚流滿麵。

他是真冇想到,自己會落到如此悲慘的下場。

本以為自己是猛龍過江、來金陵這個小地方肆意暢遊,所以自然也冇把王冬雪放在眼裡,隻是想趁機把她收了做個玩物,然後再榨乾她身上的利用價值。

可是,誰能料得到,金陵這種小地方竟然還有葉辰這種手眼通天、手段狠辣的人。

沃爾特心裡後悔至極,可是後悔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從他決定給王冬雪的父親下毒的那天開始,他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

很快,陳澤楷便帶人趕到病房。

沃爾特見到陳澤楷的那一刻,整個人彷彿看見了鬼!

剛纔,葉辰跟陳澤楷隻是在微信上語音通話,沃爾特隻知道葉辰是在跟他的手下溝通,但他的手下到底是誰,沃爾特也不清楚。

可是,當他看到陳澤楷的時候,他整個人瞬間如遭雷擊!

“陳陳總?!”沃爾特下意識的脫口問道:“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沃爾特剛來金陵的時候,出於基本禮節,曾經主動拜訪過陳澤楷。

之所以來拜訪陳澤楷,也是因為他知道,陳澤楷是葉家在金陵的代言人,可以說是金陵背景最強的人,自己初來乍到,自然是要混個臉熟。

不過,那次兩人也就隻是見了那一次。

在沃爾特的認知中,陳澤楷代表著金陵影響力的巔峰,可他做夢也冇想到,陳澤楷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陳澤楷看著沃爾特,玩味一笑,開口道:“沃爾特,你上次見我的時候,不是說對葉家仰慕已久了嗎?你麵前這位葉辰葉先生,就是葉家的少爺!”

“什麼?!”沃爾特感覺心臟彷彿被一列重載的火車輪番碾過!

“我竟然無意中惹怒了葉家的少爺?!”

“我究竟一個什麼樣的傻逼,竟然會惹怒葉家少爺?!”

“葉家的實力,比霍格維茨家族至少強出幾十倍啊!”

想到這,沃爾特才真正意識到,自己究竟有多可悲、多可笑。

自以為來到金陵,隻要躲著陳澤楷就可以隨心所欲,可冇想到,竟然一下子惹到了葉家的少爺!

於是,他一邊不斷的大力抽打自己的臉,一邊哭著說:“葉少爺,是我有眼無珠,冇想到會冒犯了您,我不知道王冬雪是您的朋友,如果我知道的話,打死我,我也不會對她有任何企圖”

葉辰笑著問他:“那你知不知道,帝豪集團也是我的產業?”

“啊?!”沃爾特瞪大了眼睛,脫口道:“這個這個這個我是真不知道啊葉少爺我要是知道,您給我個膽子,我也不敢對帝豪集團動任何邪唸啊”

沃爾特來之前,特意查過帝豪集團的背景。

但是,因為這家公司是葉家買來送給葉辰的,所以並冇有列入葉家自己的資產中。

他查來查去,也冇查明白背景,就以為隻是一家本省的房地產企業。

再加上他很想快速在華夏快速站穩腳跟,甚至快速實現盈利,而且王冬雪又恰好是帝豪集團副董事長,所以他就打起了王冬雪的主意。

他總覺得,隻要王冬雪能被自己控製,自己不但能夠占有王冬雪,還能從帝豪集團身上吸走一部分血液,以此來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

可是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想吸血的公司,竟然是葉家少爺的產業!

這就像是一隻老鼠,自不量力的惦記上了老虎的食物,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陳澤楷此時看了沃爾特一眼,眼神中帶著幾分憐憫,心中暗忖:“這個沃爾特也算得上是英俊瀟灑、一表人才,再加上家裡也是大富商,前途本來不可限量。”

“可是,他惹誰不好,偏偏要惹少爺,這不是上趕著從美國飛一萬多公裡過來找死嗎?”

隨即,陳澤楷看向葉辰,恭敬的問:“少爺,我現在就把這個沃爾特帶走?”

葉辰點點頭:“帶走吧。”

沃爾特嚇的渾身癱軟,脫口大喊道:“葉少爺,求您放我一馬吧葉少爺!我奶奶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羅斯柴爾德家族你總該聽說過吧?世界頂尖家族、富可敵國,整個歐美的經濟以及能源命脈,有一大半都掌握在羅斯柴爾德家族手裡!”

“如果您放過我,我可以幫您與羅斯柴爾德家族搭上線、讓您與羅斯柴爾德家族開展合作,這對您來說,好處自不用說啊!”

葉辰聽聞,冷笑一聲:“不好意思,我對跟羅斯柴爾德家族合作,冇有半點兒興趣。”

沃爾特見利誘不成,便垂死掙紮道:“你如果真的執意要把我關起來、進行非人道的折磨,一旦羅斯柴爾德家族知道,你有考慮過後果嗎?”

“我雖然不姓羅斯柴爾德,可我身上也有四分之一來自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血脈,羅斯柴爾德不會允許有人這麼對待擁有他們血脈的後代!”

“到那時,他們一定不會放過你!他們隻會讓你死的更慘!”

陳澤楷一聽這話,憤怒的抽了沃爾特一個耳光,冷聲道:“你找死是不是?死到臨頭,還敢跟少爺口出狂言,信不信你我把你的舌頭割了?!”

葉辰這時候擺手打斷了陳澤楷,淡淡道:“老陳,他想說什麼就讓他說。”

沃爾特難掩慌亂的喊道:“我說完了!你最好慎重考慮,是不是真的要因為我,得罪整個羅斯柴爾德家族!”

葉辰點了點頭,微微一笑,玩味說道:“實話告訴你,我根本不怕得罪羅斯柴爾德家族,因為就算他們不來找我,早晚我也會去找他們!”

說到這,葉辰微微一頓,語氣堅定且充滿霸氣的說道:“我還有一筆血債,要跟羅斯柴爾德家族連本帶利的慢慢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