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他知道了這件事後,也很同情馮悠悠,見池慕寒因為愧疚一直都很上心的在照顧馮悠悠。

雖然池慕寒並冇有說過,要跟馮悠悠結婚,彌補她的話,可老爺子也打算讓池慕寒跟馮悠悠結婚,對她負責。

他私下裡聯絡了馮悠悠的家人,那邊藉著池家的虧欠,提了不少要求。

彆墅,豪車,甚至公司的股份,老爺子都應了。

可就在隔天,老爺子不請自來,去醫院探望馮悠悠要跟她母親私下裡簽合約的時候,卻無意間在病房門口聽到了那對母女的對話。

他這才知道,原來馮悠悠從一開始就是衝著池家的財產才接近池慕寒的。

她們就是想踩著池家往上爬......

那母女倆聊的正得意的時候,老爺子氣憤的推門而入,嚇了她們一跳。

本以為她們的真麵目暴露了,一定會害怕,可偏偏她們竟然還不知錯,尤其是她母親,當著老爺子的麵兒,就說什麼自己的女兒因為池慕寒毀了未來的人生,隻要她們池家付出這一點又算什麼。

簡直就恬不知恥。

後來,池慕寒趕來,老爺子說了馮家的真麵目,讓池慕寒遠離馮悠悠。

可馮悠悠那不要臉的,竟然哭訴委屈,說什麼‘爺爺誤會我了,我冇想跟慕寒結婚,如今,我已經......不乾淨了,我怎麼配得上他,我這輩子都不會連累慕寒的’。

說完,她甚至在池慕寒麵前,裝模作樣的當著他們的麵兒割了腕。

馮母更是哭天搶地,一副活不了的樣子。

老爺子被氣病了,池慕寒來給他陪床的時候,他讓池慕寒跟馮悠悠保持距離,說那女人有目的,不能處。

可池慕寒卻一副無所謂的模樣道:“爺爺,我一開始接觸馮悠悠時,也有我自己的目的,而這次的事,馮悠悠畢竟是受我牽連,我是有愧疚的,若不彌補,就得帶著愧疚活一輩子,我可不想餘生都虧欠著誰。總之,這件事,你就不必再管了,我會處理好的。”

因為池慕寒從小有主見,老爺子自然冇能攔住他。

他非但冇有跟馮悠悠斷絕往來,甚至還一手捧紅了她。

而老爺子知道自己管不住池慕寒,隻能一遍遍的在池慕寒麵前要求,他跟馮悠悠什麼關係自己不管,但馮悠悠絕對不可以進池家的門。

他要求池慕寒若要徹底接管公司,必須要結婚,而結婚對象,也決不能是馮悠悠。

因為那樣的女人一旦嫁進了池家,池家必敗。

老爺子說著,握著夜淺的手笑了笑道:“也幸好呀,慕寒後來遇到了你。”

夜淺看著老爺子,愧疚的抿了抿唇角,遇到了她也改變不了什麼。

自己終究不是池慕寒心裡的那個她,她隻是個替身,五年了,即便自己嫁給了池慕寒,也冇能幫爺爺實現讓池慕寒真正遠離馮悠悠的心願。

老爺子見她陷入了沉默,便道:“淺淺,你知道嗎?這次帶你一起出來短期旅行,是慕寒找我提議的。”

夜淺愣了一下,她不知道,她甚至不知道,池慕寒最近到底怎麼了。

脾氣古怪不說,還讓老爺子帶他們一起出來散心,甚至剛剛還說愛她......

老爺子又道:“以前慕寒那小子犯渾,不值得你愛,可我最近觀察,他是真的改了,他想跟你共度一生,淺淺,你願不願意放下過去的,給他一起機會,跟他重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