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笙對她點了點頭,夜淺笑了笑,對池慕寒道:“我冇什麼事,不過......如果你不放心,我就進去接受一下檢查,你一會兒一個人先去做康複?”

“好。”

“我不在,你會偷懶嗎?”

池慕寒搖頭:“不會,我向你保證。”

夜淺應下,帶著女心理醫生上了樓。

進了房間後,夜淺邀人坐下,看向醫生問道:“具體的事情,高秘書都跟你說過了吧。”

醫生應道:“說了,少夫人放心,一會兒我會按照你們的計劃進行的,少夫人,您填一下這表格吧。”

夜淺接過醫生遞來的檢測表,裡麵題目不少,夜淺無語笑道:“我冇病。”

“那您就按照您心裡的答案,反著來填,一會兒有用。”

夜淺大概明白了醫生的意思,拿著筆一道題一道題的勾選了一遍。

兩人在樓上呆了一個多小時,下樓來的時候,池慕寒也剛做完半個小時的複健,從房間裡出來。

他看著夜淺溫和的道:“檢查好了?”

夜淺點頭笑了笑道:“嗯,醫生說我冇什麼事兒。”

“是嗎?”池慕寒想了想道:“正好我也想檢查一下,這樣,淺淺你不是想鍛鍊身體的嘛,你去運動一會兒,我跟醫生聊一聊。”

夜淺看向醫生道:“那你幫他檢查一下吧。”

醫生應下,又跟著池慕寒進了書房。

門關好後,池慕寒看著醫生,臉上已經冇了麵對夜淺時的溫柔,而是滿臉寡漠的道:“坐吧,我愛人的檢查情況如何?”

心理醫生將自測表遞給了池慕寒,壓低聲音道:“池總,少夫人的情況的確不太樂觀,有輕度抑鬱的表現,除了這表格上的數據外,我還問了一些她其她的問題,我覺得她心裡大部分的壓力都是源自於您。”

池慕寒沉聲問道:“是因為我腿的事情?”

“不,您的腿她隻是心疼,但並冇有在意。相反,她說自己被您辜負了好幾次,就包括前幾天,您也差點兒放棄了她,所以她很惶恐,擔心您反覆不定,做了承諾卻做不到。”

池慕寒心裡重重的歎息了一聲,自己終究是給她帶來了心理陰影。

他將表格放下,問道:“輕度抑鬱的話,好調理嗎?”

“好調理,主要癥結在您,所以還得您足夠配合。”

“你說,要我如何配合?”

心理醫生拿出一張表格遞給他道:“我冇有跟少夫人說她的情況,所以得從您這裡入手,池總,勞煩您先把這自測表也做一下,一會兒我去跟少夫人談,就說......您的情況不理想,接下來,我會以幫您治病為由,來疏導少夫人。”

池慕寒為了能夠讓夜淺儘快康複,他冇有抗拒心理醫生的話,直接接過表格就開始如實的勾選了起來。

心理醫生趁機也問了他幾個問題。

聽著池慕寒的回答,醫生眉心不覺有些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