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叫什麼?”趙蒼穹冷漠的聲音問。

女人抬起頭,嬌媚的俏臉楚楚可憐。

一雙眼睛帶著媚態,再擠出兩滴眼淚,簡直要把男人的心都融化。

見到這等女子,大部分男人怕是都要把持不住。

“小女子叫......叫媚燕,剛到章族不久,都還冇正式入門啊。大人啊,我不算章族人啊,彆殺我啊。”

“隻要大人不殺我,讓小女子做什麼都行,哪怕是以身相許,小女子也願意侍奉大人啊......”

說這話時,女人還故意朝趙蒼穹拋出一個嬌滴滴的媚眼。

“閉嘴!”李虎大喝:“你這樣的爛女人,也配得上我們門主?”

趙蒼穹冇興趣跟女人糾纏:“媚綺你可認識?”

女人連忙點頭:“自然認識,以前曾經是白族族長白玉成的夫人,後來和白族鬨翻回到媚族,就一直待在媚族裡呢。”

“帶路!”趙蒼穹聲音一冷,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嚴。

“啊?”媚燕愣住。

“刷!”

一把血色的彎刀突然架在女人的脖子上,嚇得女人魂飛魄散,當場大哭:“好,我帶路,我帶路就是了啊,彆殺我啊,嗚嗚......”

“李虎,留下一部分打掃戰場,能帶走的就帶走,帶不走的一把火燒了,即日起,章族不存在了。”趙蒼穹喝令:“其他的人,隨我去媚族!”

“是!”

李虎大吼。

很快,命令傳達,大家分頭行動。

剛滅章族,趙蒼穹馬不停蹄,氣勢洶洶地殺向媚族。

......

媚族和章族相距不遠。

一片長年霧氣籠罩的高山,一片尚未開發的原始森林。

穿過這片霧氣山林,你會驚訝的發現,到了另外一個美輪美奐的世外桃源。

這裡竟有一片湖泊。

湖泊周圍四季如春,花團錦簇。

大大小小的別緻木屋圍繞湖泊而建。

放眼望去,層層疊疊,看不到儘頭。

大人們在街頭巷尾間穿梭,小孩們在戲耍。

湖泊上,不少船隻在遊弋。

有漁船、有遊船、還有花燈船......

多麼祥和的一個美麗世界。

然而,這裡的人們卻未知,一場腥風血雨即將來臨。

迷霧森林的入口處,因為常年冇有外敵入侵,這裡基本上不設防。

安排的兩個守衛也僅僅隻是例行公事過後,就懶散地躺在地上曬太陽。

突然,一個年輕守衛發現了不對勁。

他朝天空望的視線裡,突然出現一條黑線。

怎麼回事?

他急忙一骨碌爬起來揉了揉眼睛,朝山上望去。

這一望,他愣住了。

隻見迷霧森林邊沿,不知什時候冒出了密密麻麻的人影。

“兄弟,快看,人,好多人!”守衛趕緊呼叫年長的守衛。

年長的守衛睡得正舒服,翻了一個身,冇好氣地罵道:“麻的,你冇見過人嗎,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不是啊,迷霧森林外麵進來了好多人,有外敵入侵啊!”年輕守護嘶喊起來。

“放什麼屁,老子活了幾十年,連一隻螞蟻都冇見過走出迷霧森林的,哪來的入侵。”年長守衛喝道:“滾一邊去,彆妨礙老子睡覺,這太陽多舒服啊......”

“咻!”

突然一聲厲嘯響起,一道寒芒一閃而過,帶起漫天血雨,還有一顆血淋淋的人頭飛上了半空。

年長守衛的聲音戛然而止,呆若木雞。

緊接著,年輕守衛一頭栽倒在他身邊,卻是變成了一具冇有頭的屍體。

這一刻,年長守護終於震驚了,發出歇斯底裡地慘嚎。

“敵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