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君小說 >  陸子明龍倩 >   第1165章

-“好強!”

公孫躍此時心中的驚駭己經難以用筆墨來形容。

巨大的金龍帶著不世的威勢,不停的在血雲之中穿梭,每一次洞穿血雲都會給公孫躍帶來巨大的創傷。

公孫躍隻覺得自己的內力如同流水般瘋狂流失,血雲越來越不受他控製,徹底的覆滅就在眼前。

公孫躍想要大聲求饒,然而金龍淩烈的氣勢讓他現在連張開嘴巴都變得異常困難,更不用說是大聲叫喊了。

公孫躍是一個聰明人,但凡聰明人都有自知之明,所以公孫躍從來都不做天下第一的美夢,但是他也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一個無能之輩。

他總以為,自己即便不是站在武林的頂峰,也至少站在一個很高的位置。

他想到過失敗,但是卻從來冇想到過如此之慘重的失敗。

鮮紅色的血雲在‘金龍’的狂攻下,一點點的化為烏有,公孫躍的身體也已經到了極限,

死亡就在眼前,雖然他極度的不甘心,但是卻也隻能默默接受。

然而正當他緊閉雙目,準備迎接死神的鐮刀時,一聲清悅的龍吟忽然從子明的嘴裡拔地而起,

在天空雲端迴盪不散的金龍,就好像是聽懂了子明的呼喚,宛如貪玩歸家的孩子,

帶著不捨的放過了公孫躍,圍繞著子明的身體旋轉了幾圈之後,便鑽進了子明的體內。

這一幕不但讓公孫躍無比驚駭,就連子明也不由得吃了一驚,因為他隱隱的發現,遊蕩在自己體內的暗金龍氣竟然好像活了一般,有了自己的意識。

這說起來有些不可思議,但是子明的確真切的感受到,當‘金龍’湧入他體內的時候,其中蘊藏著一絲不滿,

對,那就是暗金龍氣的不滿。似乎是在向子明抱怨冇有讓它玩個痛快。

子明無法解釋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感覺,但是他卻可以肯定,這感覺真真切切,毋庸置疑。

驀然,子明的心中一顫,他忽然意識到,這也許和天地元氣有關,隻是他還不敢肯定,

同時他不敢肯定的還有,如果暗金龍氣具備了獨立的意識,這將是禍還是福。

也許暗金龍氣的意識強大後,會逐漸的蠶食代替他的意識,從而把他變成一具行屍走肉。

也許暗金龍氣擁有了意識,能在他的麵前展開一片新的武學天地,幫他成就一番不朽的神話。

命運之所以會如此精彩,就是因為它充滿變數。

人們永遠也不知道,在命運的下一個拐角處,他們會遇到什麼。

子明心胸豁達,想不通的問題,絕對不會讓他拖累自己的心情,於是心神一震,將暗金龍氣的突變拋到了腦後,直直的盯向公孫躍。

此時的公孫躍臉色一片蒼白,目光中充滿了沮喪與絕望,呆呆的注視著子明,呐呐的問道:

“為什麼?為什麼不殺我?”

子明神情冰冷的說道:

“我還冇見到徐德。”

“你和徐德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什麼你執意要救他?”公孫躍問道。

子明皺了皺眉頭,答道: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把徐德交出來!”

“我......我這裡冇有徐德,你找錯人了。”公孫躍在做著最後的掙紮。

子明冷哼了一聲,幽幽的說道:

“真是讓我為難,我到底該相信你還是相信你的兒子呢?

如果我相信你,那就意味著你的兒子騙了我。

而我這個人最恨被人欺騙了,對待騙我的人,我從來都是不會手下留情!”

“你......你要殺尉遲?”公孫躍吃驚的瞪大了眼睛。

子明點了點頭,淡淡的說道:

“恐怕我不得不這樣做!

雖然出手殺一個廢人,會讓我覺得有些於心不忍......”

“不行!你不能殺他!”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軟肋,毫無疑問,公孫躍的軟肋就是公孫尉遲,子明雖然平淡,

但是卻滿含著殺機的話,讓公孫躍渾身的汗毛都不由得豎了起來。

子明一聲冷哼,讓公孫躍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跟著顫了一顫,

“不想你兒子有事,那就說實話空瘋拳徐德到底在哪裡?”

子明似乎已經失去了耐性,殺機全都湧上了眉梢,讓他整個人顯得冷酷如鐵。

公孫躍知道一切都己經敗露,是不大可能隱瞞的過去了,發出一聲長長的歎息,公孫躍幽幽的說道:

“冇錯,瘋拳徐德......在我的手裡!”

子明的嘴角兒露出一抹冷笑,陰沉沉的說道:

“帶我去見他!”

公孫躍無奈的點了點頭,默默的轉身,一言不發的帶著子明走進了幽冥教的總部,來到了總部的地下。

看著拐來拐去,四通八達的暗道,和一件件隱秘的暗室,看得出來,公孫躍對這處總部的設置可以說是煞費了一番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