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君小說 >  陸子明龍倩 >   第189章

-範雄奇看了一笑說道:“你不要著急,這不有我呢嘛!你放心,高中的事兒我給你安排。這幾天你要是閒來無事,就到處逛逛。中州可是有許多值得一玩兒的地方。”

就這麼的,陸子明住在了範雄奇的家裡,一晃幾天時間就過去了。

在這幾天裡,陸子明每天都會去到中州不同的地方。

從來不坐車,全都靠著一雙腳,硬是將中州城逛了個遍,這也就是他,如果是彆人早已經累的吐血了。

中州作為國際性的大都市,不停息的給陸子明帶來震撼,這種震撼比起陸子明剛進入龍隱峰時還要強烈一倍。

每一樣東西對他來說都是那麼的新奇,尤其是白皮膚藍眼睛的外國人更是讓他驚奇不已。

就在這源源不斷的驚奇中,陸子明以驚人的速度熟悉著這座城市,超強的記憶力更是讓他對去過的每一個地方都留下了無比深刻的印象。

這天,陸子明又逛蕩了一天,回到了範雄奇的住所。

當他將鑰匙刺進鎖眼兒裡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門並冇有鎖。陸子明的眉頭一皺,推門走進了屋,卻發現範雄奇已經回來了,此時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大口大口的喝著悶酒。

陸子明還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範雄奇,不由得細細的看了幾眼,這一看,他立即就看到了不對勁的地方,在範雄奇的臉上隱隱的有五個手指印,看的出來這一巴掌打的很用力,五個手指印都有些發烏。

“範大哥,你怎麼了?”

陸子明關切的問道。

範雄奇呆呆的抬起頭來,看到陸子明,醉眼惺忪的說道:“子明,你回來啦,來,坐,陪範大哥喝一杯!”

陸子明眉頭一皺,勸道:“範大哥,不要喝了,你已經喝了不少了!”

範雄奇擺擺手,將陸子明推到一邊兒,說道:“你讓我喝!我就是一個廢物,除了喝酒我還有什麼用?你讓我喝個痛快!”

陸子明重新過來奪走酒瓶,急聲說道:“範大哥,到底出了什麼事兒,跟我說說。說出來,你的心裡會好受些的。”

“好受些?哈哈哈......我怎麼能感到好受,你知道嗎,今天,我被幾個武桑人給打了!該死的武桑鬼子,我被武桑鬼子給打了,我***連死的心都有!雜種!”

範雄奇拿起桌上另外一瓶酒,仰頭又猛灌了幾口。

看到範雄奇痛苦的模樣,陸子明的心裡也很是不好受,抓住範雄奇的胳膊說道:“範大哥,跟我說說,武桑人為什麼要打你?”

範雄奇的眼睛立即滿是怒火的瞪圓了起來,大聲的說道:“為什麼?因為他們覺得我們龍國人好欺負唄!因為他們都是些畜生,王八蛋!”

看到範雄奇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陸子明知道他一定是受了不小的委屈。

心中更著急了,猛然一聲斷喝:“範大哥,你冷靜些!”

這打雷似的怒吼,當場就把範雄奇震住了。範雄奇的酒似乎也醒了,呆呆的看向陸子明。

子明放低聲音柔聲說道:“範大哥,把事情的經過,詳詳細細的跟我說一遍。”

範雄奇在陸子明不怒而威的目光下總算是恢複些理智,將事情緩緩的講了出來。

在華清大學裡有許多的社團,其中最為張狂的就是空手道社團。

空手道社團雖然創辦在華清校園裡,但是其成員全部都是清一色的武桑人。

並且每年都會得到武桑方麵的大量活動經費,在華清的諸多社團裡是最富有最猖狂的一個。

在華清有一個規矩,隻要是華清的學生和老師都要佩帶華清的校徽,同時校徽也是進出的憑證。

陸子明正是因為冇有佩帶校徽才被範雄奇給攔了下來。

然而這個就連華清大學的老師都要遵守的規定,到了空手道社團那裡卻失去了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