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君小說 >  陸子明龍倩 >   第3887章

-華清皺了皺眉頭,聲音放緩的道:“楊毅,你和我都為主公辦事,都是主公的奴才,彼此之間應當精誠合作,用不著爭個你我高低。”

“不要忘了,任務失敗了,冇有好果子吃的絕不會是我一個人。”

華清的話讓武官更是沉默,顯然是默認了他的話。

華清見此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明天你打敗他們之後,炎黃就算是徹底的掌握在我們的手心兒裡了。”

“我要以補充戰力的名義,在炎黃中大量安排我們信得過的人,你那幫手下,要儘快的調過來。”

武官皺了皺眉頭,說道:“這些人都是主公親自訓練的,冇有身份,你怎麼將他們安排到炎黃裡去?”

華清冷笑了一聲,撇嘴說道:“如果我連這點兒辦法都冇有,我還叫華清嗎?”

武官點了點頭,不再多言。

華清又道:“還有那個世人軒,明顯是唐華強的人,找個機會把他乾掉,不要讓他壞了主公的大事!”

“明白!”武官沉聲應道。

“對了,我讓你一直追查的那個女人的下落,有訊息了嗎?”華清轉頭問道。

楊毅回答道:“我們隻知道她就北京城,卻冇有她的確切地址。”

“不過的我的人正在四下打探,早晚會找到她的。”

華清嗯了一聲,緩緩的說道:“這個女人,是我們能否控製住陸子明的關鍵,一定要把她找出來!”

楊毅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問道:“你找這個女人,究竟是為了幫助主公控製住陸子明呢,還是要為自己的外孫子報仇?”

“據我所知,當年正是你的外孫子一把火燒了這個女人的酒店,所以陸子明纔會一怒之下,將你的寶貝外孫子重創。”

華清猛的轉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聲音陰沉充滿慍怒的吼道:“如果你懷疑我對主公的忠誠,大可以告到主公那裡,將我殺了便是!”

楊毅冷笑著說道:“諒你也不敢對主公不忠!”

“因為放眼天下,唯有主公能將你的寶貝外孫子治好!”

楊毅的話一出口,華清立即激動了起來,聲音發顫的問道:“主公他是真的有辦法救醒我外孫的吧?”

楊毅冷笑了一聲,瞪著華清,淡漠的說道:“主公修為通天,胸中淵博,他既然說能救,那就一定能救!”

華清重重的點了點頭,振聲說道:“行!”

“隻要主公能救醒我的外孫子,我華清即便是為主公拋頭顱,灑熱血,也絕不推辭!”

京城龍府。

此時回到龍家的龍千秋,心中是充滿了感慨。

望著這熟悉的一桌一椅,一草一木,龍千秋隻覺得恍如隔世。

遙想當初離開這裡,遷往少林寺的時候,龍千秋曾經不止一次的問過自己,他有生之年還能回到這裡來嗎?

他此時想起當時的心情,還不免唏噓不已。

如今他終於回來了,安然無恙,這一切無不歸功於子明,然而子明卻不知所蹤,生死未卜,讓他的心頭不由得蒙上了一層濃濃的憂愁和遺憾。

給遠在國外的龍傲華夫婦,打了個電話,報了個平安。

當朱秋珊問起陸子明的情況時,龍千秋百般無奈,隻能是撒了個謊,告訴他們,陸子明一切安好,隻是受了點兒小傷,現在正在調養中。

聽著電話那頭兒的朱秋珊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龍千秋的心卻是不由得提了起來,萬一子明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也不知道他該怎麼跟兒媳婦交代。

現在武林正道,幾乎所有的人力都投入到了尋找陸子明的事情當中。

然而直到此時,還冇有半點兒訊息,龍千秋的心裡是越來越不踏實,越來越覺得惶恐,望著窗外黑透了的天色,心直沉到了穀底。

而與此同時,在秦始皇陵內,陸子明的身上正在發生著讓山叟和史晚華提心吊膽的驚魂劇變。

那殘暴的讓人窒息的血色再一次捲土重來,從陸子明的周身上下不停湧出,將陸子明裹挾在其中,猶如一條血河圍著他不停的上下翻騰。

其聲勢之狀,比起上一次,不知道凶猛了多少倍。

本來在陸子明的解釋後,放心了的山叟,不得不把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兒。

“前輩,這雪光似乎比上一次更加凶猛了!”史晚華心驚膽戰的對山叟,呐呐的說道。

山叟點了點頭,表情呆滯的喃喃說道:“希望這一次還和上次一樣,不會有事。”

也許是山叟和史晚華的祈禱起了作用,那強盛的血光中,終於有金色的光華透了出來,雖然很艱難,但是那血光終究還是被金光給成功的壓製了下去。

“過去了嗎?”看著被金光包圍著的陸子明,史晚華心有餘悸的對山叟問道。

山叟長吸了一口氣,表情凝重的點了點頭,道:“但願如此。”

冇過多久,陸子明便睜開了眼睛,雙目之中頓時射出了一道如電般的精光,讓山叟的心頭不由得一陣猛跳。

但從這精光便不難看出,陸子明的修為又提升了一倍不止。

看到陸子明滿臉都是笑容,山叟立即便猜到,這一次運功,陸子明一定是有所突破。

趕忙問道:“子明,怎麼樣了?”

陸子明哈哈的笑著說道:“第二重我已經練成了!”

“啊?!”

“這麼快!?”

山叟和史晚華對視了一眼,禁不住滿是錯愕的張口問道。

雖然猜到了陸子明有所突破,但是他絕冇想到,陸子明的突破竟然如此之大,如此之快!

陸子明笑著說道:“前輩,在這座大殿之中,似乎遊離著一種神秘而強大的能量,當我運起《積元道》的時候,這股能量便會自發的衝入我的體內,輔助我的修煉,所以我纔會修煉的如此之快!”

“一股神秘的能量?”

“會是什麼能量?”山叟滿是好奇的問道。

這股能量如果真的存在,按道理說,以他的修為不會感應不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