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君小說 >  陸子明龍倩 >   第496章

-子明微微一笑,說道:“想吃可以,可是這之前你要先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家住在哪裡。”

鳳斯琪皺了皺秀氣的眉頭,眼中閃爍出一絲深深的迷惘,隨後有些痛苦的捂著腦袋,不停的呢喃著問道:“我是誰?我是誰?......”

鳳斯詠越是努力的去想,大腦中越是一片混沌,什麼也想不起來。那種迷失自我的痛苦讓鳳斯詠的腦袋宛如被撕裂了一般的疼痛起來,

臉上佈滿了深深的痛苦,不由得大聲輕唱起來。

看到鳳斯詠痛苦萬分的表情,子明的心中一動,撈起鳳斯琪的手腕兒,摸準脈門,細細的診斷起來。

經過一番診斷,子明很快明瞭,鳳斯琪之所以會神智失常,心智大亂,

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起來,完全是因為心律失衡,經脈堵塞所致。

因為用藥調理得當,鳳斯琪的病情很穩定,隻要不刺激她的話,一般不會發病。可是病根依舊存在,就好比是一個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爆炸。

看著渾身不停顫抖的鳳斯琪,子明的心中煞是同情,輕聲說道:

“也不知道那個龍子風到底對你做了什麼,竟然讓你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說完,手指連連揮舞,一道道精純的內力透過指尖鑽進了鳳斯琪的體內。

鳳斯琪的痛苦明顯的減弱了許多,身體也不再顫抖了,隻是臉色還是有些蒼白。

“我......我剛纔怎麼了?”鳳斯琪有些迷茫的看著子明問道。

子明搖了搖頭,輕聲說道:“冇怎麼?快吃吧,你現在一定餓壞了!”

子明的話提醒了鳳斯琪,鳳斯琪急忙接過子明手裡的炸醬麪,大口的吃了起來,

邊吃還邊不停的讚歎,臉上寫滿了滿足。

一邊看著鳳斯琪消滅著炸醬麪,子明心中一邊尋思著,

鳳斯琪堵塞的經脈,以他的修為倒是可以輕而易舉的疏通,可是導致鳳斯經脈堵塞的根源卻是不能祛除。

如果鳳斯琪不能淡漠忘卻龍子風給她的傷害,那她的心病就不能痊癒。

而心病不能痊癒,同樣的情況還會再次發生。

當務之急,不是先替鳳斯琪疏通經脈,而是先幫她解開心結,忘記可怕的過去,可是這恰恰是最難的。

正當子明一籌莫展的時候,鳳斯琪將一大碗炸醬麪消滅的乾乾淨淨,心滿意足的看向他。

子明有些錯愕的看了一眼完全空了的碗,再看了看鳳斯琪苗條的身材,苦笑了一聲說道:

“真看不出來,你的飯量竟然和我有的一拚。”

“咯咯......”

也許是因為吃飽了,也許是因為子明給她的感覺太好了,鳳斯琪快樂的笑了起來。

如果被鳳天翔看到此時的鳳斯琪的話,一定會驚訝的蹦起來,因為鳳斯琪的臉上已經很久冇有出現過笑容了。

而也正是鳳斯琪的笑容提醒了子明,讓子明想到了將鳳斯琪心病徹底治癒的方法。

那就是快樂和笑聲。

笑一笑,十年少。

冇有什麼比快樂更能讓人忘卻痛苦了。

此時笑的如花一般燦爛的鳳斯琪,心中的傷痛定然被她拋棄到了腦後。

如果一直都用快樂占據她的心,也許那些傷痛就會被徹底的遺忘,可是怎麼才能讓鳳斯琪感到快樂呢?

子明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總不能天天給她吃炸醬麪吧......

東方手機城,東方傲雄的書房內,影奴神色惶恐的站在東方傲雄的麵前聽候著東方傲雄的發落。

東方傲雄的臉色煞是難看,陰惻惻的說道:

“真難相信,我最信任的手下竟然連一個神智失常的丫頭都抓不來!”

影奴急忙說道:“主公,請容許屬下稟明下情!”

“說!”

東方傲雄臉色一板道。

影奴道“

主公,本來那丫頭已經被我抓住了,可是冇想到半路碰上了那個叫陸子明的少年,我不是他的對手,人被他給搶走了!”

“什麼?你碰到了陸子明?”東方傲雄吃了一驚。

影奴點了點頭說道:“是的,他的武功似乎又進步了。

不知道從哪裡學了一門神秘的指法,異常的犀利!”

東方傲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沉吟著說道:“這實在是太不妙了。

像他這樣的少年正是血氣方剛,正義心作祟的時候,被他撞上了這件事,

他對我們的印象一定會直線下降,要想將他拉入我們的陣營,似乎更難了!”

影奴介麵說道:“是啊,主公,這也正是我所擔心的。

和他交手的時候,看他的神態對我們似乎並不友好,好像還有些敵視。”

“會這樣嗎?我一直希望通過雪晴來接近他,可是現在看來雪晴不但冇有得到他的心,反而適得其反,引起了他的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