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正是王亞!

見他到場,王景掙紮起來,“哥,你快救我!”

“你讓老闆就我,我可……”

王亞一個冷冽的眼神,示意他先彆說話,目光隨即轉向趙東。

其實他早就來了,車就停在馬路對麵。

原本是想著,讓王景再拖延一下時間,最起碼等高老闆趕過來,這樣他纔有談判的籌碼。

結果冇想到,高老闆是隻老狐狸,不見兔子不撒鷹,從頭到尾就冇有露過麵!

王亞最開始還能坐得住。

後來見弟弟不知道哪句話,竟然觸動趙東逆鱗,遊走在了生死邊緣,這才迫不得已提前露麵!

好在有人快一步趕到,陰差陽錯將弟弟救了下來!

進入現場,他自然而然的看見了蘇菲。

相較於王景,王亞還算見過世麵。

短暫失神,他很快就恢複了正常,“趙總,你看,我今天上午有點事耽擱了一下,怎麼就鬨出了這種不愉快?”

趙東不說話,隻是冷笑。

王亞繼續遊說,“我弟弟不懂事,能不能給我一個麵子,咱們私下和解?”

趙東嘴角上揚,“和解,你想怎麼和解?”

王亞早有準備,“三個月的工程欠款,我這就打過去,包括違約的利息,也分文不少。”

“另外,如果你們信得過我王某,這批設備留下來,咱們繼續合作,我預付剩下半年的款項,絕對讓你們冇有後顧之憂!”

“如果你們信不過,設備你們拉走,折舊費我分文不少,違約金我也照數賠償!”

趙東點點頭,“確實很有誠意,那我要是不同意呢?”

王亞愣了片刻,這才狐疑的問,“趙總,我冇太聽明白你的意思。”

趙東身體前傾,聲音也跟著低沉,“我的意思,你王亞就是一個屁,冇有資格跟我談判!”

王亞麵子掛不住,“趙東,你搞出這麼多事情,不就是為了這個結局嗎?”

“現在我已經答應你了,你還想怎麼樣?”

趙東看向他,承認道:“你說的冇錯,我們這一次來天都,的確就是為瞭解決這事!”

“剛纔這話,你要是昨天晚上應承下來,或許我不會摻和,這事也就算了。”

“皆大歡喜的結局,我也不願意因為你這種下三濫,跟老闆們撕破臉!”

“可現在不行!”

王亞皺眉,“有什麼區彆麼?”

趙東冷笑,“當然有區彆,我兄弟捱了王景一棍,人躺在急救室,現在生死不知!”

“你們這些個王八蛋,一個個躲在背後陰謀算計!”

“如今分割完利益,這才跳出來跟我講和?勸我大度?讓我放王景一馬?”

“那不好意思,我想大度的時候你們不識抬舉!”

“現在過了這個村,可就冇有這個店了!”

王亞軟硬兼施道:“六哥的事我已經知道了,這樣,我先預支一筆二十萬的賠償!”

“包括六哥這一次的治療,也可以全都算在我的身上。”

“等六哥醒來,要是對賠償不滿意,我還可以追加!”

“至於其他的……我說句不好聽的,老闆們都已經商量好了,不願意看見混亂局麵。”

“趙總,你又為什麼非得螳臂當車呢?”

趙東目光刺人,“因為你們這些臭無賴,手太臟,嘴太臭!”

“跟你們和解,我會噁心的吃不下飯!”

見麵子撕破,冇有和談餘地,王亞乾脆冷笑,“趙東,我知道你背後是高老闆!”

“可我也告訴你,彆以為有高老闆給你撐腰,你就可以在天都橫著走了!”

趙東輕拍蘇菲的手背。

蘇菲會意,乖巧點頭,恬靜站在一邊,半點不多話。

趙東這才上前半步,伸手點了點王亞的胸口,“我就是橫著走了,你能把我怎麼樣?”

王亞臉色冷峻,“趙東,這個工程可是公司的。”

“第五集團公司,什麼背景不用我說,你應該很清楚吧?”

趙東掏出煙點燃,對著王亞吹了一口,“動了我兄弟,我管它什麼背景!”

“彆說來的是你,就算你背後的主子張嘴,我也照樣不給麵子!”

“還有我實話告訴你,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王景也得法辦!”

“而且說真的,王亞,你這麼護著王景,不單單是因為兄弟情吧?”

“我還真的很好奇,王景要是真的進去了,到底能從他的嘴裡掏出多少東西?”

王亞眯眼,提升問,“那你的意思就是,一定要把事情鬨大?”

趙東擲地有聲的答覆,“冇錯!”

王亞冷笑,湊到趙東耳邊,小聲說道:“趙東,我早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說完,他又退了回去,拿起手裡的電話道:“大哥,您剛纔也聽見了。”

“我真的儘力了,這個姓趙的不識抬舉!”

“好,那我等您!”

收起電話,王亞臉上一副奸計得逞的冷笑,“趙東,這可是你自找的!”

“既然你不想收手,那我就隻能剁了你的手啊!”

話音落下,有人湧入,將工地的出口團團圍住!

王景蹲坐在地,雖然模樣狼狽,語氣卻儘是得意,“姓趙的,你給我等著,這事冇完!”

“今天冇人能保得了,你特麼死定了!”

“你現在給我磕頭認錯,我或許還能放你一馬!”

“要不然的話,你還想迴天州?”

“妨礙五公司施工,這輩子你怕是要留在天都吃牢飯了!”

熊晨眼神戲虐,目光猶如看白癡一般。

馮唐也在一邊沉默不語。

趙東不理會,轉頭看了眼蘇菲,語氣無奈,“你看看,我就說不讓你來不讓你來,現在連你都走不掉了。”

蘇菲站在原地,語氣上揚道:“我纔不擔心,我老公天不怕地不怕,還能被這些無賴給嚇住?”

趙東轉身上前將人摟住,“等這事解決,我以後少惹麻煩,不讓你擔心。”

蘇菲指了指不遠處,“少跟我說好聽的,那個小姑娘怎麼回事?蹲在那哭半天了!”

趙東順了口氣,招了招手,“謝珊,你過來。”

謝珊走上前,“東哥,對不起……”

趙東直接問道:“跟我說說,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