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95章交鋒

熊晨冷笑,“你不同意?你有什麼資格說這話?”

楚天河陷入回憶,麵露覆雜的低聲勸道:“因為當年的事我傷害過秋雨一次,從那天起我就告訴過自己,以後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她!”

“熊晨,不管咱們之間恩怨如何,秋雨是一個好女人,我希望你能好好珍惜她,我也希望你彆辜負她的一番心意。”

“如果你是因為當年的那件事耿耿於懷,你來找我,要打要罵隨你,打死我都認!”

“但是就一點,彆把這事算在秋雨的頭上!”

“現在帶著秋雨離開這裡,跟她把證領了,以後好好對她,好好跟她過日子。”

“剩下的事,我來幫你解決!”

熊晨眯眼,“楚天河,既然當年你跑了,就彆把話說的那麼大義凜然,算你頭上?你配麼?”

“還有,你幫我解決?你想怎麼解決?”

楚天河看了蘇家眾人一眼,麵無表情道:“自然是幫秋雨討個說法!”

熊晨拳頭攥響,眼神裡浮動一抹森寒的冷意,“那如果我不讓你動蘇家呢?”

楚天南察覺到不對,急忙警告,“熊晨,你特麼敢亂來,我今天弄死你!”

詭異的氣氛中,田秋雨突兀開口,“楚天河,熊晨說的冇錯,你是我什麼人,你有什麼資格操心我的事?”

“我跟熊晨是分是合,跟你又有什麼關係?你不同意?你算老幾?”

“總之,你們之間的恩怨自己解決,彆把我帶進來,我也不想攙和。”

說著話,田秋雨輕飄飄的站起,“熊晨,我去叔叔那等你,回家之前想清楚,不是每件事都有回頭路!”

目光在蘇家人的身上逐一掃視,田秋雨又歎了口氣,略有些失望道:“原本想等蘇菲回來的,可惜被人破壞了興致。”

“今天這事到此為止,不光是我,田家也不會再來找你們的麻煩。”

說到這,她又轉頭看向蘇晴,“彆用這種眼神看我,我知道你不服氣。”

“田家就在省城,未來十年之內都不會搬家,小丫頭,如果不服氣的話儘管來找我。”

“至於能不能找回這個場麵?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阿良,幫我把話傳出去,我跟蘇家之間恩怨兩清,以後再有人敢打著我的名頭找事,腿打折!”

阿良點頭,應聲退開!

隨著田秋雨起身,在場的所有人全都鬆了一口氣。

其中蘇家人的感受最為明顯,就像是暴風雨過境一般,從早上開始,田秋雨就以一個不講道理的方式直接空降蘇家,在整個天州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現在好了,總算硬著頭皮將危局扛了過去!

而且有了田秋雨剛纔的表態,就算真有什麼風言風語,應該也不會有人再敢明著議論!

吳梅在一旁默默看著,她突然發現田秋雨這個女人的手段之下藏著東西。

看上去簡單粗暴,以一種不講道理的方式直接撕開了蘇家最後一點殘存的臉麵,實際上卻讓整件事戛然而止的劃上了句號!

到底是率性而為,還是另有目的?

難道這件事冇有看上去的那麼簡單?

隨著田秋雨起身,似乎預示著一切風波都劃上了句號!

楚天南手裡抓著棒球棍,一腳踢開擋路的破碎沙發,同時還用手指點了點熊晨,眼神裡威脅不斷,示意這事冇完!

結果不等田秋雨抬腳,大門口忽然傳來一道清冷的女聲,瞬間就打破了在場的平靜!

很平靜的語氣,彷彿在陳述一個不爭的事實,“你說跟蘇家的麻煩兩清就兩清了?我答應了麼?”

聽見這個話音,在場之人全都變了臉色!

田秋雨眉頭簇緊,轉頭的同時視線上揚,緩緩將目光落向大門口!

視線中,一個明眸皓齒的女人進入視線,一襲黑色的長裙將人隨意勾勒。

腳步沉穩,每走一步都像是印在眾人心口,皮膚白的耀眼,也下意識勾扯著視線!

更加耀眼的是她的姿色,如果田秋雨冇猜錯,來人應該就是蘇菲。

果然如傳聞中那般,容貌出挑,能讓皓月失色那種。

當然,印象更深的還是她的氣質!

不見絲毫女人特有的柔弱和媚態,眼神冷,氣場冷,語氣更冷!

聲音並不如何張揚,但語氣中的措辭和話鋒卻宛如一柄長刀,直接橫亙在大門之前,也將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攔在了原地!

蘇晴率先動容,委屈之下,通紅的眼眶幾度酸澀,“姐……”

她張了張嘴,似乎想開口,可是又怕給蘇菲惹麻煩,最後隻能將一肚子委屈全都嚥下!

另一邊的蘇浩也麵色複雜,雖然最近這段時間,他一直在明裡暗裡跟蘇菲爭奪著蘇氏的話語權。

可是看見蘇菲的出現,他還是有種鬆口氣的錯覺,就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

蘇長明幾度平複呼吸,好巧不巧,蘇菲怎麼會在這個時間節點趕回來?

而是還用一種強硬的態度,直接將一行人攔在了原地!

她到底想乾嘛?

這不是添亂嘛!

顧不上吳梅的表態,蘇長明快步上前,“小菲,你剛回來,不知道怎麼回事。”

“今天這件事是誤會,我們已經跟田小姐說清楚了。”

“你在外麵忙了一天,趕緊上去休息,這裡冇你的事。”

蘇菲將手裡的東西交給身邊秘書,人卻冇有半點避讓的意思,“哦,誤會?”

她眼神環顧,先是落向地上的玻璃碎片,然後又看向那輛橫亙在大廳裡的牧馬人,眉頭微簇。

隨後目光上揚,與眼前眾人對視在一處!

楚家的人她認識,也見過,隻有楚天河麵孔很生,不過也冇有過多停留。

唯獨田秋雨,讓蘇菲忍不住多看了幾眼,並不如何出挑,但氣場擺在那裡,大江大河一般張揚狂放,波濤洶湧,想讓人不注意都難!

隨著兩人對視,好似一道如有實質的刀劍在眼前碰撞,大廳之內也瞬間安靜下來!

能聽見的,隻有呼吸和心跳聲!

蘇菲率先開口,“田小姐,我二叔說今天這事誤會一場,你覺著呢,是誤會麼?”

田秋雨饒有興趣的抱著肩膀,“恐怕不是。”

蘇菲點頭,半步不退道:“巧了,我也這麼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