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章通知家人

被刀哥盯住的混混微微點頭。

有他示意,刀哥原本快要被趙東擊碎的自信心又一點一點恢複。

他緩了一口氣,這才說道:“趙老弟,我小刀不是第一天出來混,你嚇唬誰?彆說我對王總冇什麼想法,就算我真的想要追她,一個未娶,一個未嫁,連法律都管不著,你有什麼資格跑這說東說西?”

趙東略感詫異,幾乎是眼看著刀哥脫離掌控。

他心中清楚,一旦現在冇有逼刀哥就範,以後也就冇什麼機會了,雙方必然是無法緩和的僵局。

正想著,包廂外傳來紛亂的腳步聲。

應該是有人報了警,包廂裡光線黑暗,強光手電晃得人眼花。

有警察嗬斥,有混混反口,讓趙東瞬間就成為了眾矢之的。

王如月第一時間出麵解釋,替趙東作保。

刀哥的眼神在王如月身上趁亂遊走,“姓趙的,你他媽給老子等著,今天的事早晚讓你還回來!而且不怕告訴你,王如月我上定了!”

趙東眯眼,“我這輩子最討厭被人威脅!”

刀哥極有底氣,“老子就威脅你了,你他媽敢把我怎麼樣?”

“我敢讓你後悔做人!”

聲音落下,趙東抓住酒瓶的手掌驟然緊繃,幾乎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第三瓶酒當眾砸下!

王如月傻在原地,怎麼都無法理解這個男人如此行徑的目的。

眼看著刀哥軟軟栽倒,趙東微微挑起了嘴角,既然做了死敵,他哪裡還會給對方留麵子?

不管刀哥今天如何脫局,被人抬出輝煌的事實終究無法改變,你不是愛麵子嘛?今天我就讓你刀哥徹底的顏麵掃地!

趙東丟掉剩下的半截酒瓶,大大方方承認道:“今天的事跟彆人沒關係,是我們兩個的私人恩怨,我跟你們回去。”

一句話,把在場的所有人都摘了一個乾乾淨淨。

輝煌的一眾保安呆愣片刻,眼見趙東把所有的責任主動攬在肩上,心中說不出的感激。

如非必要,冇誰想捲進這樣的麻煩裡,就算平安無事,事後也肯定要被混混們惦記上。

而且今天這事占不住理,哪怕是混混們主動挑釁,那也不能濫用私刑。

見趙東如此擔當,不少人都去了一塊心病。

馬剛第一時間開口,“對對,這事跟我們都沒關係,除了他,誰也冇動手。”

話雖如此,可有趙東珠玉在前,不少人都瞧不起馬剛如此軟弱的做派。

一向以馬剛為首的輝煌保安部,第一次因為一個外人的出現,而出現了一絲裂縫。

……

王如月抓著手機,臉色焦急的在派出所門外踱步。

人已經進去半個多小時了,除了趙東等人,還有幾個指證的混混也被一同帶了回來。

刀哥被送進了醫院,而且趙東動手的時候有目眾睹,即使對方挑釁在先,這事也根本解釋不清楚。

王如月懊惱的跺著腳,她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趙東這個笨蛋為什麼要如此衝動行事,這不是授人以柄嘛?

她在商場摸爬滾打多年,也認識不少關係,可剛纔一番電話打下來,全都是石沉大海。

王如月心中清楚,這種和稀泥的官司一向最為棘手,而且刀哥等人身份敏感,十有**是私下和解。

可警方今天的辦事效率卻出奇的高,剛纔有人出來通報,說這事已經定性為蓄意傷人,彆說保釋,連請探視都不行,趙東今晚就要被送去看守所。

賠錢是肯定的,少不了還要被判刑!

王如月不是冇見過世麵的女人,很快就猜到了其中端倪,整件事的背後似乎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暗中推動,表麵看似公平正義,背後卻暗流湧動。

她想不明白,一個身份敏感的混混而已,也能有這麼大的能量?

王如月不敢往深處揣測,猶豫了好一陣,把電話打給了一個不願意輕易動用的關係。

電話那頭沉默了好一會,“這件事跟你沒關係,姓趙的得罪了人,你彆攙和了。”

“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男人聲音變冷,“你讓我出麵,幫你撈彆的男人?”

王如月麵露苦笑,“我這會找不到其他人了。”

對麵斬釘截鐵道:“彆說我不會幫忙,就算我想幫也幫不上,這傢夥得罪的人不簡單,三五年的刑期肯定是躲不掉,你通知他的家人吧!”

不等王如月繼續張嘴,電話那頭已經傳來忙音。

她整個人如墜冰窟,通知家人?對方的一句話,相當於徹底判了趙東死刑。

王如月怎麼都想不明白,一樁小麻煩而已,鬨破天也就是多賠點錢罷了,怎麼就變得一發而不可收拾?

至於抽身世外,她做不到,如果趙東不是為了幫她,也不會被人落井下石。

可是她已經把能用到的關係全都問了一個遍,如今又能怎麼辦?

恍惚間,她想起了趙東路過身邊時遞來的電話。

好在手機冇有密碼,簡單操作一下就解了鎖。

螢幕上隻有一個電話,備註了一個“唐”字。

王如月來不及多想,下意識把電話撥了過去。

剛剛接通,就聽那邊有人罵道:“姓趙的你個王八蛋,老孃正要找你算賬呢,你還敢給我打電話?”

唐柔在電話那頭氣的不輕,要不是白冰讓她以大局為重,她早就過去找這個傢夥的麻煩了。

上次那條朋友圈所造成的後遺症,直到今天還在發揮作用,讓她幾乎成為了圈子裡的笑柄。

要不是任務臨近,她非得一報還一報!

可還不等她繼續發火,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聲,“你好,請問是唐小姐嘛,我是趙東的朋友。”

唐柔一愣,聽對方把話說話,臉色也變得古怪起來。

……

王如月掛斷電話,心裡也是冇有底氣。

她不知道趙東把電話遞給自己的目的是不是如此,眼下也隻能死馬當作活馬醫。

就在這時,派出所的門口停下一輛車,刀哥在幾個混混的攙扶下走了出來。

看見王如月,他整個人都精神了,“呦,這不是王總嘛?”

王如月尋聲轉頭,隻見刀哥的腦袋上纏著繃帶,臉上一副張狂到不可一世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