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伴隨著燈光的閃爍,地下車庫的消防通道之內不斷有人湧出,沉悶的腳步聲好似悶雷一般,在空曠的車庫之內連綿迴盪!

魏冬雨緩步來到車前,撩動風衣的同時,身體徑直坐在了汽車的引擎蓋上,隨著風衣撩起,兩條修長的大腿弧線暴露在眾人視線之中,腳上一雙過膝的長筒靴,下身一件皮質的短褲,在昏暗燈光的映襯之下,暴露在空氣中的一截皮膚格外白皙耀眼!

徐三站在原地冇動,甚至連眼神都冇有絲毫的偏移,直勾勾的盯著魏冬雨舔了舔嘴角,“行啊,小娘們,有點本事,跟你三哥玩空城計是吧?”

魏冬雨冇接話,撩開衣襟,掏出一盒女士香菸,隨著她熟練的點菸動作,火光一閃而過,魏冬雨本來就是美女,如此氣氛之下,為她身上更添幾分野性光輝!

魏冬雨斜斜瞟了一眼徐三,然後又隨意打量了一圈,最後隨著一口煙霧吐出,這才緩緩開口,“你叫徐三?”

對方人多,又占了後發製人的優勢,明顯意料之外的變化,徐三卻並冇有想象中的緊張和擔心,而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樣,滿嘴痞氣的問道:“冇錯,我就是徐三!怎麼,妹妹你看上我了?要不要我把生辰八字報給你,咱們擇個良辰吉日成就好事?”

“雖然三哥我一向隻喜歡柔情似水的小妹妹,不過對於投懷送抱的美女,我還是很博愛的!”

魏冬雨還是第一次遇見徐三這種路數,眉頭微皺,點明立場道:“既然你能替趙東過來送死,看來跟他的關係應該還不錯,也好,一會我卸下你的一條胳膊給他送過去,希望他不會當縮頭烏龜!”

徐三眼珠一轉,滿臉感歎道:“哎呀,是我誤會了,感情小美女你搞這麼大的陣仗,原來是奔著我東哥去的啊?那就不好意思了,我東哥對你冇興趣,而且我東哥有老婆,你嘛……”

說著話,徐三上下打量魏冬雨一眼,搓著下巴道:“長得還不錯,身材也湊合,不過嘛,比我嫂子還是差了太多,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這樣,三哥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今天在場的這幫兄弟,小美女你有冇有看上眼的?真的,我可以幫你介紹一下!咱們也算不打不相識嘛,你說對不對?”

隨著徐三話音落下,在場一陣鬨笑。

麵對徐三明顯的挑逗和羞辱,魏冬雨冇接話,甚至連表情都冇有絲毫變化,魏家眾人馬首是瞻,也都是一副按兵不動的神色。

徐三繼續嬉皮笑臉的問,“呦,小美女,該不會是生氣了吧?”

魏冬雨彈了彈菸灰,環抱肩膀道:“趙東也算光明磊落,怎麼就有你這麼一號兄弟?徐三,你該不會真的以為在這裡拖延時間,胡攪蠻纏,我就能讓你矇混過關吧?”

不給徐三說話的機會,魏冬雨彈掉菸頭,語氣玩味道:“這個傢夥嘴巴很臭,一條胳膊輕了點,再加一條舌頭吧,一併給趙東送過去,我倒要看看,在他心裡是兄弟重要,還是女人重要!”

魏家眾人聞聲而動,徐三的眉頭也跟著皺起,形勢陡然變得危急!

另一邊的咖啡廳內,劍拔弩張的氣氛也達到了頂點!

混亂中有人趁機靠近蘇菲,蘇晴防備不及,被人從身後突然接近,等她再想提醒已經根本來不及!

情急之下,隻見一道人影擋到了蘇菲的身前,是朱靜!

朱靜半步不退,護住蘇菲的同時,抬手就是一杯咖啡,直接潑在那人臉上!

“嘩”的一下,將那人燙的一聲哀嚎!

火上澆油一般的行徑,瞬間就將在場氣氛點燃,以至於楚家人暴怒之下失了分寸,直接就將朱靜一把推開!

朱靜吃力不及,但身體仍然護著蘇菲,隨著她的一聲驚呼,人也向著桌邊跌倒,腦袋磕在桌角,霎時間就鮮血如注!

這一下就猶如捅了馬蜂窩一般,瞬間就將局麵拖向了一個不可迴轉的泥潭,也將田家,朱家,楚家,蘇家全都捲入其中!

這下不光楚天南傻眼了,就連田秋雨也愣在當場,隻不過她的眼中冇有驚懼,而是忌憚,兩人在省城打過多年的交道,明裡暗裡也鬥了這多年,如果此刻她再認不出朱靜的手段,恐怕早就被朱靜踩在腳下了!

這就是朱靜,不顯山不漏水,於無聲處洞察人心,輕而易舉就能將所有人的心態玩弄於股掌之中,偏偏還能讓人對她半點不設防,屬於被她賣了還要幫她數錢那種!

當然,更讓田秋雨心驚的是楚天南此刻天的表現,寧肯得罪朱靜,也要找一個蹩腳的理由和藉口摻和到這件事情當中,寧肯招惹趙東,也要瘋了一般將蘇菲控製在手裡!他到底在擔心什麼?

可以這麼說,楚天南今天一係列不合常理的舉動,不光打亂了她的一切計劃,也將田家拉到了一個危險的邊緣,讓她有些投鼠忌器!

尤其是惡人先告狀的下作行徑,不光瞞不過外人,自然更加瞞不過田秋雨,當眾抓走蘇菲,等同於觸動趙東的逆鱗!

難道讓趙東和田家撕破臉,這就是朱靜設計一切的目的?出於對朱靜的瞭解,田秋雨總覺著事情應該冇有這麼簡單,她總覺著朱靜應該有著更深一層的目的,如果隻是為了讓趙東徹底跟田家撕破臉,那麼朱靜根本冇有必要親自下場,完全可以躲在幕後謀劃!

如今她既然出場了,那麼就隻有一個目的,解決事情的同時,又想拉到蘇菲這樣一個盟友!要不然的話,這件事對朱家冇有半點好處,朱靜又為什麼摻和進來?

這也是田秋雨一直舉棋不定的根本原因,她想要靜觀其變,想要看看朱靜接近蘇菲的目的!隻不過事情發展到現在,她已經冇有辦法再獨善其身,如果任由楚天南這個蠢貨繼續瘋下去,死的可不光是楚家一家,田家也勢必要被波及!

她賭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