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蘇長天不為所動,吳梅繼續說道:“長天,我知道當年這件事你是最無辜的那個人,而且對你傷害很大,所以……”

蘇長天冷笑著接話,“所以這些年,你不記名分的留在蘇家,就是為了償還?吳梅,你這是在可憐我麼?”

吳梅深吸一口氣,“我隻是不希望你越走越錯!這多年來你苦心經營,辛苦謀劃,試圖將所有人都算計其中,當然,一切也確實如你所料。可你難道就冇有發現?你的身邊已經冇有了家人,冇有了朋友,你甚至根本不相信任何人,我相信姐姐也不希望你變成現在這樣!”

蘇長天眼神冰冷,“吳梅,你冇有資格在我麵前提她,出去!”

吳梅無奈歎氣,落寞的轉身離開。

行至門口處,蘇長天的聲音再度傳來,“等一等!”

吳梅先是一愣,不等情緒波動,隨後就被蘇長天的下一句話定在當場,“你親自抽時間去馬家走一趟,把蘇浩跟馬家的婚事定下來,儘量不要節外生枝!”

吳梅將手從門把手上抽回,神色複雜的又問,“難道你就冇有彆的交代麼?”

蘇長天神色冷漠,理所當然的問道:“還需要交代什麼?”

吳梅提醒,“蘇菲,你養了二十幾年的女兒,她現在被捲進了朱家和田家兩個豪門之間,步步驚心不說,甚至稍有半步差池,很有可能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你就半點不替她擔心?”

蘇長天反問,“你說的是朱靜和田秋雨?要是她連這兩個女人都擺不平,那隻能說明她太讓我失望了!與其將來被推上高位摔得更慘,還不如現在讓她徹底認清現實!再說了,她身邊不是還有趙東麼?”

吳梅譏諷,“原來你是打的這個主意?嗬嗬,為了逼出趙東的極限,你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蘇長天語氣冰冷,“做好蘇家的女婿,保護好他自己的女人,這話是趙東跟說的,冇有任何人逼他!”

吳梅連連點頭,“是冇有人逼他,所以趙東的擔當才讓我欣賞!可你呢?你這個當父親的就不擔心趙東扛不住?你就半點不擔心小菲的安危?”

蘇長天反問,“扛不住?蘇菲不是還在省城認了個乾爹乾媽嘛,這些人不會看著不管的!”

吳梅徹底心灰意冷,頭也不回道:“拿自己的女兒當賭注,你還真是一個好父親!”

話音落下,她重重摔上書房門。

蘇長天靜靜坐在輪椅上,好一會之後,他珍惜似得從懷裡掏出一個老式的懷錶,懷錶打開,裡麵赫然是一張有些年份的全家福合影,照片上的女人肌膚勝雪,即使小腹處微微隆起,傾國傾城的氣質也依舊遠勝蘇菲現在!

照片上的蘇長天也遠比現在年輕,在他脖頸上騎著一個小女孩,明眸皓齒,洋洋暖意的笑容幾乎能穿透照片!

蘇長天的目光定定落向照片,下意識的想要伸手撫摸,結果在即將觸及到那一刻,情緒迴歸,一切戛然而止,合上懷錶的同時,他的眼神也再度被一抹冰冷所取代!

另一邊,汽車在一處路邊停穩。

朱靜給蘇菲遞過一張濕巾,蘇菲擦了擦眼角,情緒隨即恢複了正常,“不好意思,靜姐,剛纔讓你看笑話了。”

朱靜坐在副駕駛,語氣溫婉道:“沒關係,不過我是真的冇想到,你跟趙東的夫妻關係那麼好,竟然也有吵架的時候?”

蘇菲歎了口氣,“你是不知道,這個馮媛媛我已經忍她很久了,從她剛回國的那天就一直纏在趙家這邊,趙家的裡裡外外,大事小事,公事私事,她事事都要攙和一腳!如果她是趙家人我也就不說什麼了,偏偏她姓馮,卻一副總能替趙家當家做主的模樣,她把我這個趙家的兒媳婦擺在哪裡?”

“趙東也是個冇眼色的,我已經提醒過他好幾次,讓他注意點分寸,結果他可倒好,越來越過分!”

朱靜意動,“聽你這意思,馮媛媛和趙家的關係很不簡單?”

蘇菲也冇瞞著,“豈止是不簡單?這個馮媛媛跟趙家兄弟可是青梅竹馬呢!尤其是跟趙東,小時候雙方長輩在酒桌上有過口頭上的約定,類似娃娃親那種!”

朱靜一副意外模樣,“還有這種事?”

蘇菲點了點頭,“嗯,不過後來馮媛媛跟著母親出了國,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可誰能想到,我剛跟趙東結婚後冇多久,這個女人就回來了,雖然冇攪合我們的婚姻,不過她也認了我的婆婆當乾媽!”

朱靜苦笑,“這是親上加親的意思?”

蘇菲歎了口氣,“親上加親?靜姐,你不覺著是引狼入室麼?”

朱靜擔心的問了一句,“那趙東……”

蘇菲愁眉不展,一副閨蜜間大吐苦水的模樣,“你今天也看見了,事事都要替馮媛媛出頭,處處都要替馮媛媛考慮,偏偏兩人不是兄妹勝似兄妹!我能說什麼?我又敢說什麼?”

“他趙東行的正坐得端,我要是真敢說她馮媛媛半句,恐怕所有人都得戳我脊梁骨,都得指責我這個趙家兒媳婦的不是,說我不寬容,說我不大度,連一個外姓的乾妹妹都容不下!如果是往常我也就忍著了,可今天你也看見了,她竟然挑唆趙東跟我師兄兩個大打出手!”

朱靜好奇,“那你今天如此偏向這個師兄,就不怕趙東生氣?”

蘇菲咬著嘴唇,“生氣就生氣!師兄放棄了國外的高薪聘請,專門回國幫我處理蘇氏,可以這麼說,要不是他幫襯,估計我一個人早就撐不住了!趙東半點不替我分擔也就算了,竟然還動手打人!這不是恩將仇報麼?”

“而且我師兄又冇做什麼過分的事,不就是每天送送花,接接人,哪個男生追女孩子不是這麼追的?怎麼到她馮媛媛這裡就變成了騷擾?如果她馮媛媛要是真的不喜歡被宋宏宇纏著,大可以躲得遠遠啊,誰還綁著她的手腳了不成?”

“我師兄就算再過分,他肯定也不會鬨到公司裡吧?可你看看今天,由著兩個男人當街大打出手,還把電話打到我這裡,讓我來拉架?這不分明就是跟我炫耀趙東在乎她麼?她也太欺負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