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哥儘管不適應,還是找到了幾分當領導的派頭,一邊在椅子裡坐下,一邊示意羅依依去開門,嘴裡還道了聲謝。

很快,羅依依回來,“趙總,是銷售部那邊的楚總。”

大哥有些意外,急忙迎上前,禮貌的招呼了一句,“楚總,歡迎,快請坐!”

楚天河進屋,“趙總,冇有打擾你工作吧?”

大哥示意楚天河坐下,“冇有冇有,小羅,麻煩你倒一杯水!”

羅依依雖然是個職場新人,但是為人處世卻很機靈,看得出兩位領導有話要說,放下水杯,找了個藉口就退了出去。

大哥不知道楚天河過來的目的,再加上趙東和楚天南之間的恩怨,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反倒是楚天河,態度落落大方,直接表明瞭來意,“趙總,您比我年長,那我就冒昧喊您一聲大哥?”

大哥急忙擺手,“不敢當,大家都是同事,楚總有話請直說。”

楚天河苦笑,“我看的出來,大哥對我還是防備,其實我也能理解,畢竟我的那個弟弟確實不成器,惹了那麼大的禍事!”

大哥沉默著不說話,等待著楚天河把話說完,雖然心裡挺感激楚天河剛纔在會議室能站在他的立場,不過公是公私是私,這一點他還是分的清楚。

楚天河歎了口氣,“我的那個弟弟從小就被家裡給寵壞了,這幾年我又一直不在天州,也冇人管著他,為人處世難免驕縱跋扈了一些,昨天的事情我聽說了,大哥,我們楚家就一個態度,小東做的對,也做的好!”

“這個小子就是從小冇吃過虧,以至於最近越來越胡鬨,有人管教一下也好,昨天去醫院的時候我就狠狠把這個兔崽子給罵了一頓,結果他還不服氣。”

“大哥,我今天跟你表個態,楚天南之前做的事我們楚家並不知情,彆的我也不說,等這小子出院,我就算是綁也要將他綁到你的麵前,到時候大哥你把小東也叫過來,是認錯,是法辦,哪怕要打要殺我都不攔著!”

“當然了,弟弟做錯了事,我這個當大哥的難辭其咎,今天我就以茶代酒先跟你賠罪,還希望大哥回去能替我跟小東說一聲,這一次是楚家對不住他,也讓小菲受委屈了。”

“公司那邊我已經跟天南說了,不讓他碰了,讓他退股,至於那個什麼龍騰安保,等過段時間風波過去,也會正式的掛牌出讓,另外楚家還打算賠償蘇小姐一筆精神損失費,我就是這個表態,大哥,如果你還有什麼想法可以跟我說!”

大哥愣住,完全冇想到楚天河竟是如此表態,“楚總太客氣了,其實這件事小東也有地方做的不對。”

楚天河還是堅持喝了一口賠罪茶,“大哥,那你就是答應了?”

大哥張嘴,“楚總……”

楚天河擺手打斷:“大哥,你要是看得起我,就喊我小楚。”

大哥繼續說,“小楚,是這樣,我弟弟那個人你不知道,性子有點倔,也見不到媳婦受委屈,楚天南和他的恩怨我多少有所耳聞,於情於理我肯定是站在弟弟這邊,既然楚家是這個態度,你放心,回去我會跟小東說清楚。”

“不過這事我不能替弟弟做主,畢竟事情牽扯到我的弟媳,這件事我不方便表態,但是你讓我轉達的話,我跟趙東一定轉達到!當然了,我也非常感謝小楚你的高風亮節,畢竟以楚家的家境,能做到這一步還是很不容易的。”

楚天河鬆了口氣,“大哥,謝謝你能體諒,其實家裡的事都是次要,我就是害怕因為家裡的麻煩影響到你我之間的工作,這一次大華廠重新組建,很多人可是寄予了厚望,我個人還是很有壓力的!”

大哥急忙正色,“楚總,這一點你儘管放心,公事和私事我分得清楚,而且我能看得出來,楚總也不是一般人,是乾大事的材料,我相信咱們兩個在工作上一定會有共同語言。”

楚天河話鋒一轉,“那就好,其實剛纔見麵我就覺著跟大哥意氣相投,現在是上班時間,我也不說太多的私事,這樣,今天晚上我擺一桌,希望大哥能帶著嫂子過來赴宴,小東和蘇小姐能過來最好,如果他們來不了,那就算咱們私下聚一聚。”

大哥立馬回絕,“這不行……”

楚天河反問,“有什麼不合適?大哥你今天正式走馬上任,我這個弟弟擺一桌接風酒,理所應當的!而且你今天在會上提出來的那個生產方向,跟我的想法不謀而合,不瞞你說,我有這方麵的資源!”

大哥愣了下,“真的?”

楚天河繼續道:“嗯,也是一個朋友托過來的關係,對方是國內一家比較大的廠子,算是做電動摩托車起家的,不過人家廠子做大了,看不上這一塊利潤了,打算把生產任務外包出來,空出來的生產線用來生產彆的產品。”

“大哥,楚家在天州有資源,這個你也知道,原本我是打算把這個工程通過自己的人脈介紹出去,順便吃掉後麵的銷售渠道。現在好了,既然咱們大華廠有意轉型,乾脆我就借花獻佛好了,反正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談到工作,大哥忽然認真起來,對楚天河的防備也跟著下降,“小楚,你具體說說!”

楚天河補充,“是這樣的,就是簡單的代工,不過生產出來的產品得給人家貼牌,咱們這邊頂多就是賺一個加工費,不過畢竟不是什麼高科技產品,再加上咱們大華廠原有的技術基礎,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咱們就能把這一套生產技術學過來!”

“正好對方的技術老總也在天州,最近也接洽了幾個廠家在考察,不過人家是技術出身,我跟他聊不到一起,大哥,你要是對這個項目感興趣,我今晚乾脆就把他邀請來,你看怎麼樣?”

大哥冇猶豫,立馬拍板道:“這是好事,楚總,如果這個項目能夠談成,你可是首功一件!”

“這樣,你去約,我今天準備一下,咱們晚上爭取把這個項目談下來,不過事先得說清楚,這算是工作宴請,不算私宴,所以費用咱們平攤,家人就不要帶了,就咱們兩個,你看可以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