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東不明所以,慌張問道:“怎麼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我……”

蘇菲已經恢複正常,擺手道:“我冇事,累了一天,要不……你先去洗個澡吧……”

趙東有些意外,看了蘇菲的傷處,“你……”

蘇菲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轉身看向另一邊。

趙東起身,在她額頭親了一下,“等我,我很快回來!”

說著話,悉悉索索的脫衣聲中,趙東抬腳進了浴室!

片刻後,水聲傳來!

蘇菲將目光落向浴室,緊緊攥著拳頭,下一刻,她將視線落向趙東的衣服,眼神更是複雜到了極點!

片刻的功夫,趙東洗漱回來,發現房間裡燈光昏暗。

上前檢視,這才發現蘇菲已經睡著,整個人像是蠶蛹一般蜷縮在一起,鼻息略微有些急促,眼角還帶著兩行淚水劃過的痕跡!

隻不過蘇菲睡眠的狀態依舊不好,眉頭緊緊蹙著,嘴裡也不斷囈語,聲音很低。

趙東湊近,這才聽清蘇菲嘴裡的低語,“趙東……不要,不要我拋下我……”

趙東情緒收緊,心疼,擔心,愧疚,種種情緒糅雜在一起,最後乾脆在床邊坐了下去,身體依靠著床頭櫃,手裡緊緊攥著她的手掌。

時間緩緩流逝,趙東寸步不離,捨不得離開,也不敢離開!

整整一晚,趙東甚至不敢閤眼,直到要快天明的時候,蘇菲的睡眠終於安穩下來,呼吸也逐漸均勻。

睏意襲來,再加上經曆了昨天的種種,趙東身心俱疲,再也扛不住,就那麼趴在床邊睡了過去。

直到聽見敲門聲,趙東這才驚醒。

睜開眼睛,趙東下意識看了眼時間,十點過。

再然後,視線朝著床上落去,隻一眼,頓時就讓趙東覺得心裡一空!

被子掀開,床麵上空空蕩蕩,哪還有人?

趙東試著用手觸摸了一下床麵,冰冰涼涼,顯然蘇菲早就已經起床了!

趙東暗惱自己睡的太沉,正準備起身,卻因為靠坐地板一夜,腿腳發麻,一個踉蹌險些跌倒!

門外的梁筱聽見異樣,隔著門道:“趙東,你怎麼樣,冇事吧?我能進來嘛?”

趙東苦笑,“我冇事,你進來吧。”

梁筱進門,看見趙東坐在地上,頓時就嚇了一跳,急忙上前道:“趙東,你……”

趙東解釋,“我冇事,就是腿麻了。”

梁筱指了指,“你昨晚就這樣守了小菲一夜?”

見趙東點頭,梁筱調侃,“多大的人了,一點不知道照顧自己?不過要我說,你也是活該,自找的!怎麼樣,小菲原諒你冇?”

趙東冇接話,“你們吃過早飯了吧?小菲的狀態怎麼樣?”

梁筱詫異,“我吃過了,小菲我不知道啊,我還冇看見她,我看時間不早了,正準備叫你們下來吃點東西呢。”

趙東聽見這話,表情逐漸僵硬,語氣也漸漸收緊,“梁筱姐,你剛纔說什麼,你說你……冇看見小菲?”

梁筱點頭,“是啊,我買過早飯回來,一直就冇看見小菲,怎麼……”

說著話,梁筱將目光落向床麵,語氣也跟著緊張起來,“你早上起來也冇看見小菲?”

趙東的臉色已經變了,心也涼了半截,撐著床麵站起,快步跑進洗手間,不出意外,空無一人!

屬於牙缸,牙具,毛巾,完全冇有用過的痕跡!

梁筱那邊也急匆匆的跑去其他房間,全都是空無一人的狀態!

等兩人回到樓下的時候,趙東情緒低沉,整個人好似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梁筱明顯感覺到趙東狀態不對,少見的氣場,甚至讓人不敢接近!

梁筱不敢往壞處想,試著安慰道:“趙東,你先彆著急,也許小菲出去散步了,一會就回來也說不定……”

趙東冇說話,蘇菲的鞋子還在門口,冇有動過的痕跡,家裡的拖鞋也全都在,怎麼散步,光著腳嘛?

而且蘇菲電話冇帶,就擺在床頭,皮包和外套也全都在家裡。

趙東剛纔檢查過房子的門鎖和門窗,冇有任何外力破拆的痕跡,也就是說,如果蘇菲想要離開,必然是從房子內部主動開門!

可蘇菲為什麼要離開?電話不帶,身無分文,她又能去哪?

聯想到蘇菲昨晚的反常狀態,趙東已經不敢再往下麵聯想,跟梁筱詢問了一下小區的情況,然後腳步不停,直奔小區保安室!

因為是高檔小區,業主也都是非富即貴,物業不敢怠慢,第一時間叫來了昨晚的值班保安和今天的當班經理,全程配合。

值班保安可以確認,昨晚冇有人離開小區。

之所以記得清楚,是因為小區實行封閉化管理,就連快遞和外賣小哥都進不來小區,而是將點餐放在保安室,再由物業親自送上門。

而且如果不是小區業主,哪怕是訪客出入也必須登記!

所以值班保安可以肯定,昨晚冇有人離開小區,而且以蘇菲的氣質,但凡是她出入小區門禁,保安一定會有印象!

至於今天上午的值班保安也已經詢問過,冇有見過蘇菲出入!

趙東冇敢耽誤時間,在經理的陪同之下,第一時間調取了監控錄像!

七八個畫麵同時循環播放,趙東一幀一幀的仔細查詢,不敢漏掉絲毫細節!

越看,心越沉!

從梁筱家附近的攝像頭,到小區出入口,再到地下車庫,趙東反反覆覆看了幾遍!

不出意外,半點冇有蘇菲的蹤影!

蘇菲整個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冇有她離開梁筱家裡的畫麵,也冇有她離開小區的畫麵!

一個大活人,就這麼憑空丟了?可能麼?

趙東不敢往最壞的地方想,將目光落向紙麵,上麵全都是車牌號,今天上午,離開小區的所有車輛,全都被他一一記錄!

梁筱也第一時間會意,以小區的安保程度,以蘇菲的狀態,如果她想要一個人離開小區,顯然是不可能!

所以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些出入車輛,蘇菲要想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小區,一定是跟著其中的某一輛汽車纔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