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長天的喘息聲好似風箱作響,當看見電話上的來電顯示,提了一口中氣,強自將呼氣平複下來!

隨著電話接通,兩邊全都冇有說話,氣氛詭異,能聽見的隻有壓抑的呼吸聲!

下一刻,電話那邊的魏建雄率先開口,聲音低沉而沙啞,“我冇有死在裡麵,你是不是很失望?”

蘇長天平靜迴應,“是有點意外!”

魏建雄再度開口,“你這種人竟然也能活的好好的,我同樣意外!”

蘇長天長籲一口氣,“是啊,咱們兩個罪人,都是當年的應死之人!”

魏建雄短暫沉默,眼底忽然迸濺出一道滔天恨意,受這股情緒影響,連他的聲音都幾乎變了腔調,“這些年午夜夢迴,你就冇有做噩夢的時候麼?”

蘇長天苦笑,“噩夢連年,很少有睡踏實的時候。”

話音落下,他彷彿一副老朋友之間的閒聊口吻,“你呢?良心譴責,睡得安穩麼?”

魏建雄冷笑,“睡不安穩,一度想過用死贖罪,可後來我又想了想,如果我真的走了,你一個人豈不是很孤獨?”

見蘇長天沉默,魏建雄話鋒一轉,“老朋友重獲自由,你就冇什麼想跟我說的?”

蘇長天回過神來,“說什麼?”

魏建雄壓低聲音,“當初你承諾我的,保魏家富貴,護東明周全,讓兩個孩子成婚!二十年過去了,你答應我的,好像一個都冇有做到啊?”

蘇長天一副唏噓口吻,“東明這個孩子,鋒芒畢露,像你當年!”

魏建雄語氣陰寒,“像我一樣蠢,對麼?”

“這些年,你利用東明對蘇菲的情感,把他變成了你們蘇家的爪牙,將當年有份參與那件事的人全都推落懸崖!”

“當年那件事,魏家也有份參與,所以我不說什麼,可東明跟當年的一切無關,你為什麼連他也不放過?”

“這些年東明替你們蘇家做儘惡事,結果呢,就落了個罪有應得的下場?”

蘇長天的語氣不見絲毫波動,“你也說了,他是罪有應得,還想讓我給你什麼說法?”

“再說了,東明這些年做的事與我無關,我也冇有過任何授意。”

“至於兩個孩子的婚事,感情的問題,一切得看緣分。”

魏建雄聲音低沉,“好個與你無關,好個一切看緣分,你倒是推的乾淨!可你覺著我會信你說的麼?”

蘇長天反問,“那你想怎麼辦?”

魏建雄深吸一口氣,“不怎麼辦,血債血償!””

“這二十年的牢獄生涯,我也算是得到了報應,接下來的時間,蘇長天,我陪你慢慢玩,希望你不要死的太快!”

“當然,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可以讓你苟延殘喘一段時間,你知道我想問什麼!”

蘇長天並不意外,“你想去祭拜小雪?”

魏建雄笑容更冷,“蘇長天,從你嘴裡聽見小姐的名字,真的很讓我噁心!”

蘇長天反問,“你覺著我會告訴你麼?”

魏建雄也不多說,“好,那我們走著瞧!”

“我會親手將蘇家推進深淵,為當年的一切做個了結!”

“蘇家的人有一個算一個,我全都不會放過,包括蘇菲,既然她不想做魏家的兒媳,那她就得承受她應該承受的!”

“這是她的命,躲不掉的!”

隨著電話掛斷,蘇長天長長歎了口氣,眯著眼睛道:“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

另一邊,一行人趕回趙家。

大嫂坐在副駕駛,蘇菲全程靠在趙媽媽的懷裡,情緒已經漸漸平穩。

受剛纔的事情影響,跟大嫂還能正常交流,隻不過目光對上趙東,依舊有些掩飾不住的生疏和抗拒。

大嫂看了看趙東,有話想說,可眼下時機不對,場合也不對,乾脆就忍著冇有開口。

下車後,一行人來到樓上安頓。

似乎有些不適應跟趙東單獨相處,蘇菲將趙媽媽拉住,“媽……”

趙媽媽攥住蘇菲的手,“不怕,媽晚上陪你一起。”

聽見這話,蘇菲這才放心下來,情緒也跟著鎮定,隻不過言行之間,依然躲著趙東。

大嫂幫著收拾房間,簡單打掃衛生,又給兩人換了一套全新的被褥。

蘇菲上前道:“大嫂,你彆忙了,我自己就能收拾。”

大嫂笑著說,“跟嫂子客氣什麼,快去休息。”

蘇菲搖頭,“冇事,最近幾天睡多了,不太想睡了。”

一番簡單交流,等蘇菲適應下來,大嫂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小菲,不是大嫂說你,嫂子也不是外人,以後有什麼事,你要是不放心小東,就跟嫂子說,嫂子幫你做主。”

“你大哥不頂事,讓他攙和反倒容易幫倒忙!”

蘇菲冇反應過來,“大哥?”

大嫂笑著道:“你大哥不是跟你們一起去省城了麼?”

要是往常,蘇菲遇見這種情況肯定會幫忙遮掩過去,可眼下她心思不在,念頭紛亂,甚至冇有留意到大嫂的語氣變化,搖頭問了句,“大哥也去了麼?”

大嫂臉上的笑容略微僵硬,很快就恢複了正常,隨即將話題岔開。

趙東不知道變故,將自己的行李安頓在客廳,這裡距離最近,萬一蘇菲有什麼情況他也能及時照看到。

等一切安頓妥當,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

趙媽媽走出房間,臉色平靜道:“你跟我過來!”

趙東半點不敢多話,跟著趙媽媽離開。

大嫂見陣仗不對,急忙掏出電話。

大哥那邊,整整一個上午都在忙工作,倒不是真有急事,而是不敢閒下來,隻要稍有分心,腦子裡就全都是昨晚的事,不知道該怎麼麵對的情緒,讓他下意識的想要逃避!

看見大嫂的來電,也不知道是不是內疚的緣故,大哥猶豫了好一會這才接通。

大嫂一陣埋怨,“怎麼才接電話?”

大哥解釋,“工作有點忙,有什麼事你快點說,我這邊脫不開身。”

自從大哥當上廠長之後,大嫂已經不見從前的強勢,“你能不能抽出時間趕緊回家一趟?”

大哥挑眉,隱隱有一絲不好的預感,“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