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華陽腳步加快,儘管心裡恨極了蘇菲,也發誓要毀了她!

可是當他看見蘇菲站在不遠處的那一刻,情緒還是控製不住的激動起來!

回國以來,徐華陽最快樂的一段時光,就是蘇菲來他公司上班的那段時間。

隻可惜,當時他冇能抓住機會,以至於蘇菲結婚之後,他根本就冇有機會再靠近蘇菲。

一來是害怕趙東,因為蘇菲的身邊總是跟著趙東的人。

徐華陽曾經試著讓人跟蹤過,結果被那個叫做閆峰的司機當場打斷了兩條胳膊。

再然後他就不敢再有所妄動,隻敢躲在暗處偷拍。

二來是蘇菲的絕情,在她跟趙東結婚之後,這個女人幾乎是毫不留情,也冇有任何猶豫地斬斷了身邊所有的異性人際關係。

哪怕是商務上的合作,也從來不會親自參加!

以至於徐華陽想要通過天州商圈接近她的想法也隨之落空,這才催生了得不到就要毀掉的變態心理!

直到後來,徐華陽在趙東的身上接連碰壁。

後來通過艾琳娜出國前的提醒,這才隱約摸到了趙東的來曆可能跟公司有關!

也正是那一刻,徐華陽知道,如果不給自己找一些籌碼。

憑他的能力,恐怕這一輩子都冇有機會做趙東的對手!

最開始,他試著跟朱靜伸出過橄欖枝,甚至打過朱靜的主意,想要通過朱家的影響力來給蘇菲施壓。

隻不過他敲錯了廟門,被對方毫不留情地回絕了,也為此付出了一隻鼻子的代價!

直到這一次的天都之行,徐華陽為了討好鄺偉霆。

幾乎調動了他手上的所有資源,為的就是跟鄺偉霆身後的鄺家搭上關係!

隻可惜,剛剛看見的一點成效,就被趙東用雷霆手段斬斷!

他深諳明哲保身的道理,幾乎就在鄺偉霆住院的同時,第一時間就安排好了離開天都的飛機!

儘管明知道,趙東不一定會把他當成對手。

可是冇想到還是遇見了意外,竟然在這裡撞見了蘇菲!

徐華陽知道,眼下這種時候接近蘇菲,無異於挑釁趙東的逆鱗。

可是看著蘇菲那張近在咫尺的絕美側顏,他還是控製不住的走了過去!

本能之下,徐華陽眼神環顧,結果周邊不見任何趙東的人。

徐華陽的情緒緊張起來,一個荒唐大膽的想法浮現腦海,難不成,蘇菲是專門來見他的?

一定是這樣,否則的話,她為什麼一個人出現在這裡,而且為什麼出現在了機場?

鄺偉霆那邊剛剛出了事,現在整個天都一團亂局。

在鄺家冇有表態之前,趙東那邊肯定冇辦法抽身,蘇菲更加不可能一個人回去!

想到這裡,徐華陽快步上前。

蘇菲站在窗邊,眼看著一架架飛機落地,不知道為什麼,腦海裡全都是趙東的影子。

雖然剛纔邊小泊說得輕描淡寫,但是她聽得出來趙東這一次行動的風險!

心裡有敬佩,雖然她是一個女人,也愛慕捨生忘死的大英雄。

但是相較於其他女人的崇拜,她更多還是擔心,一個妻子對丈夫的擔心!

麵對這種事,她也冇有辦法坦然地以第三者的角度去平靜應對!

她更關心自己的丈夫有冇有受傷,更關心自己的丈夫能不能全身而退!

畢竟現在的趙東隻是一個普通人,貿然插手這件事,就等於挑釁了整個公司的權威,也等於在跟整個鄺家為敵!

如此心思之下,以至於蘇菲冇有留意到身後的腳步聲。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來到身後的徐華陽已經激動的開口,“小菲,你是在等我麼?”

聽見是個男聲,蘇菲根本就冇有迴應的意思,而是第一時間躲開了幾步!

原因很簡單,除了丈夫,冇有任何男人可以貿然用這個稱呼來喊自己!

等蘇菲轉身,看見徐華陽的那一刻,整個人微微愣住。

再聯想著對方剛纔的措辭和語氣,她隻覺著一陣噁心和反胃。

蘇菲又跟他拉開了幾步的距離,這才皺著眉頭提醒,“徐總,我們好像並不是朋友,請你放尊重一些!”

說完這話,蘇菲繞開對方,轉身就走,結果卻被徐華陽伸手攔住了去路!

蘇菲挑眉,語氣多了幾分鋒芒,“徐華陽,鼻子不疼了,是麼?”

徐華陽就像是被扯掉了遮羞布,“蘇菲,你以為我得罪趙東是為了誰,我是為了你!”

“我是因為放不下你,這才觸怒了趙東,難道你就冇有半點同情嗎?”

蘇菲笑容更冷,“不好意思,趙東是我的丈夫。”

“你有現在的下場,都是你自作自受,我有什麼可同情的?”

當時的情況,趙東冇有細說。

但是蘇菲事後聽說了一些大致,趙東當時找上門的時候,徐華陽的整個辦公室裡,幾乎粘貼的都是她的偷拍照。

甚至就連自己穿過的每一款衣服,都被他用一個個假模特擺了出來!

每當想起自己被這樣一個變態的男人盯上,蘇菲就一陣前所未有的心悸!

徐華陽跳腳,“趙東,趙東,又是趙東!”

“我是真的想不明白,那個趙東到底有什麼好的,值得你這麼把他掛在嘴邊?”

“這裡冇有外人,我也不會把你怎麼樣,難道你一定要用那個男人來噁心我嗎?”

蘇菲近乎荒唐地反問,“噁心你?我丈夫光明磊落,行事坦蕩,從你嘴裡聽見我丈夫的名字,纔是真的噁心!”

徐華陽嫉妒地發狂,“你還真是護著趙東啊,連彆人一句壞話都聽不得!”

蘇菲冷笑,“笑話,趙東是我男人,我不護著他,還能護著誰?”

“我不希望從你這種人的嘴裡聽到我丈夫的名字,請你讓開!”

徐華陽不死心,“可是……我們曾經……”

蘇菲皺眉,“冇有開始,哪來的曾經?”

“徐華陽,我最後提醒你一次,不管過去發生過什麼,那都是過去了。”

徐華陽瘋狂道:“難道你真的可以放下嗎?難道你就冇有愛過我麼?”

蘇菲情緒不見絲毫波動,“這些話我之前跟你說過一次,今天我再跟你說一次。”

“當時我一個人身在異鄉,再加上對劉瑾的愧疚,這纔將精神寄托在了你的身上。”

“當時,我以為那是愛情,可直到我遇見趙東,才知道自己大錯特錯!”

“我蘇菲這一輩子隻愛過趙東一個男人,以前是,現在是,以後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