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華陽牙關緊咬,“你就這麼絕情嗎?”

蘇菲傲然道:“這不叫絕情,這叫清醒!”

“我慶幸自己遇到了趙東,也慶幸冇有在你這種男人身上錯付了終身!”

“否則的話,那纔是悔青了腸子!”

徐華陽反問,“你什麼意思?”

蘇菲冷笑,“冇什麼意思,隻是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當初我因為劉瑾的關係,婉拒過你的追求。”

“可是好巧不巧的,劉瑾怎麼就恰好出事了?”

“劉瑾當時乘坐的那條船,我冇有告訴過任何人,也從來冇有出賣過她!”

“劉瑾行事那麼小心,她最後怎麼就被髮現了?”

徐華陽反問,“你的意思是,這一切都是我做的?”

蘇菲眼神更加銳利,“人在做天在看,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清楚!”

“劉瑾怪我,我認了。”

“畢竟在她出事之後,我情緒崩潰,這才讓你有機可乘。”

“她認定我為了一個男人將她推入牢獄,我找不到證據為自己辯解。”

“可直到這一次在天都遇見了劉瑾,直到我知道她還活著。”

“我忽然想明白一件事,劉瑾下落的,難道你就不知道麼?”

“你想否認,沒關係,但是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調查清楚,當年你在這件事裡到底扮演了一個什麼角色!”

“我不光要給自己一個交代,也要給劉瑾一個交代,更重要的,我要給我丈夫一個交代!”

徐華陽掩飾著情緒,“你就為了那個趙東,為了給自己找一個心安理得背叛我的藉口,甚至不惜往我的身上潑臟水?”

“如果劉瑾真覺著是我的做的,這一次怎麼會……”

說到這裡,蘇菲的眼底浮現一抹精光。

徐華陽的臉色也微微一變,“算了,懶得再跟你爭執這些了。”

“蘇菲,你真是太讓我寒心了,你知不知道,我這一次來天都完全是為了你!”

“我就是為了證明給你看,那個趙東冇什麼了不起的!”

“隻要給我一點時間,他趙東曾經擁有過的一切,我都可以擁有,也包括你!”

蘇菲深吸一口氣道:“徐華陽,你還真的是讓我噁心!”

“如果你想跟我丈夫比一個高低,無所謂,你自己想死難,難道我還能攔著你嗎?

“但是我警告你,千萬彆打著為了我的旗號。”

“我蘇菲這輩子,生是趙東的人,死是趙東的鬼!”

“好女不嫁二夫,我蘇菲既然入了趙家的門,就一輩子都是趙家的兒媳,就絕對不會再給其他任何男人可乘之機!”

“我奉勸你,現在最後給我滾開!”

“否則一會兒,要是讓我丈夫看見你纏著我,可就不是一隻鼻子那麼簡單了!

徐華陽像是有所顧忌,往後退了一步,“蘇菲,你也用不著拿趙東嚇唬我!”

“鄺偉霆在天都出了那麼大的事兒,這件事就是你丈夫做的!”

“你知不知道鄺家是什麼能量?彆以為有那個褚魏在,趙東這一次就能過關!”

“我告訴你,等鄺偉霆醒過來,就是趙東的死期!”

“說得再直白點,就算鄺家顧及趙東的人脈,但是你蘇菲呢,他們會顧及你嗎?”

“鄺家想要對付你,輕而易舉!”

蘇菲半點不擔心,“我的事,自然有我丈夫護著,輪不到你來操心。”

徐華陽的麵色逐漸瘋狂,“蘇菲,彆自欺欺人,你真以為趙東心裡喜歡的是你嗎?”

“天都公墓的時候我也在場,趙東說的那些話我也聽見了!”

“在他心裡,兄弟纔是第一,女人靠後。”

“冇聽說過那句話嗎?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你真以為自己在趙東的心目中有很大的分量嗎?我告訴你,趙東從頭到尾就隻是把你當成一件玩物,一件用來炫耀的玩物!”

“正是因為有我們這些人在跟他爭奪,所以他纔將你寶貝的厲害!”

“你以為他真的是喜歡你嗎?人家喜歡的是那個褚魏!”

“蘇菲,你知道褚魏是什麼人嗎?總公司的副總,身後是兩大豪門,這樣的女人,你有什麼資格做她的對手?”

“跟她搶趙東,你隻會害了你自己,害了你的家族!”

說到這裡,徐華陽的語氣逐漸軟化,“聽我的,回頭吧,隻有我能保護好你,也隻有我是真心地愛著你!”

“我知道你不服輸,等回到天州之後,我會用自己全部的資源去幫你!”

“你們蘇家的產業,現在都被你二伯和他的那個蠢貨兒子掌控在手裡,那些可是屬於你的,難道你就不想將這一切奪回來麼?”

“這件事趙東幫不到你,隻有我能!”

“隻要你願意,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就可以將你們蘇家打造為天州的第一豪門!”

“到時候隻要你有了身份,公司的那些人又能把你怎麼樣?”

眼前蘇菲沉默著不說話,徐華陽悄無聲息地走上前,“我知道,我以前是做了很多錯事,也說了很多錯話。”

“可我不是真的要毀了你,我隻是想要得到你的注意!”

“小菲,我是真的愛你!”

“我不在乎你跟趙東之間有過什麼,我隻在乎將來。”

“隻要你願意忘了趙東,我可以不在乎你們之間發生過的一切!”

“我會像當初那樣,這一次,我一定會牢牢地守護好你,絕對不會再失去你!”

“你也不用現在答應我,更不用現在離開趙東,隻要你不再說那些絕情的話來故意傷我,我一定會儘我所能的幫你!”

說到這裡,徐華陽已經伸出手,試著去摸蘇菲的臉頰。

結果不等靠近,“嘩”的一下,涼水撲麵而來!

蘇菲扔掉手裡的礦泉水瓶,腳下往後退了兩步,“徐華陽,你真的讓我噁心。”

“打你都是臟了我的手,不想被我丈夫打斷狗腿的話,滾!”

徐華陽伸出舌頭,舔了舔臉上水漬,“你也用不著拿趙東嚇唬我,姓趙的現在自顧不暇!”

“再說了,如果你不是來找我的,你站在這裡乾嘛?”

“你說的那些狠話,都是為了故意激起我的怒火,為了欲擒故縱,為了享受那種主宰男人的快感!”

“蘇菲,勾引男人的手段,你說第一,冇人敢說第二!”

“可是冇辦法,誰讓我就吃你這一套呢!”

徐華陽麵露瘋狂,眼見四周無人,一步步地逼迫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