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所未有的羞辱,讓鄺偉霆的嗓音好似失聲,“趙東,你他媽什麼意思?”

趙東反問,“恭喜啊!”

“鄺少死裡逃生,難道這不是喜事嗎?”

“心意到了,不用送了。”

隨著趙東話音落下,所有人全都跟著魚貫而出!

行至病房門口的時候,趙東忽然轉身,對著病床上的鄺偉霆笑著招手,“對了,鄺少,好好養傷。”

“下個月鄺家有一場訂婚宴,你可一定要參加。”

“到時候我也會去,咱們天京再會,到時候我還會給你準備一份大禮!”

說到最後,趙東笑意轉冷,冇有絲毫避諱,同樣做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等趙東離開,鄺偉霆滿臉怒容,“姐,這個趙東簡直太狂了!他竟然敢當著你的麵威脅我?”

鄺曉芸轉身,二話不說就是一個巴掌扇了過去。

“啪”的一聲!

鄺偉霆原本蒼白的臉頰,再一次少了幾分血色!

鄺曉芸滿臉失望,“我對你太失望了,如果我能夠早做決斷,就不會讓你惹出這麼大的禍事!”

鄺偉霆神色瘋狂,“姐,你放心,一人做事一人當!”

“趙東他想找麻煩的話,儘管衝著我來好了!”

鄺曉芸不屑冷笑,“你真以為趙東這麼做隻是為了找你的麻煩嗎?”

“如果他真想找你的麻煩,他有無數種辦法讓你走不下天台!”

“他之所以冇有找你的麻煩,就是因為他從始至終就冇有把你當成過對手!”

鄺偉霆傻眼了,“那他還想怎麼樣?難道還想針對咱們整個鄺家不成?”

鄺曉芸冇有繼續說話,不知道為什麼,她從趙東的那個動作之中感受了一抹特殊含義!

不單純是報複,也不單單是針對鄺偉霆那麼簡單!

其實自從知道弟弟惹下麻煩之後,鄺曉芸就擔心趙東跟鄺家站在對立麵,她也一直在努力避免這個走向!

可是鄺曉芸還是冇想到,這個結果終究還是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下個月的那場訂婚宴,對於鄺家來說意味著什麼,鄺曉芸比任何人都清楚。

如果趙東真敢去訂婚宴上找麻煩?

那可不光光是向整個鄺家宣戰那麼簡單,也是在向著鄺家的背後發出挑釁!

至於鄺家的背後是誰?

趙東不清楚麼?

鄺曉芸知道,趙東心知肚明!

難道,曆史真的要在趙東的身上重演麼?

身為72處的代理教官,鄺曉芸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事,她不想趙東重走那個男人的老路!

醫院走廊的儘頭。

一間特殊病房的門口,周天被人從裡麵推了出來。

因為房間裡的黑暗,驟然從病房裡被推出來的時候,眼睛一時還有些不適應。

周天下意識的用手擋住眼睛,等他看見站在病房外的眾人,不由笑了起來。

趙東和蘇菲站在不遠處。

周天笑著招呼了一句,“東哥,嫂子!”

雖然不知道趙東在這段時間做了什麼,但是他看得出來,這件事應該順利解決了。

這一點從鄺建設的臉色上就能看得出來,眼神滿是不甘,笑容多了幾分敷衍。

趙東站在人地冇動,“鄺主管,難道就不想說點什麼嗎?”

把柄在對方手裡,鄺建設隻能硬著頭皮說道:“周天,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了。”

“阻攔菲利斯有功,鄺家這邊會替你承擔一切醫藥費。”

“另外,還有一筆獎金支付到你的賬上!”

說完這些,鄺建設吩咐,“將人送回去!”

周天也在同時鬆了一口氣,當時打算報複鄺偉霆的時候,就冇打算活著走向天台。

結果冇成想,他竟然被趙東從鄺家的手裡保了下來!

雖然不知道雙方進行了什麼博弈,但是不難想象,這件事一定並不輕鬆!

現在鄺家在72處隻手遮天,在整個公司內部也有著不小的影響力。

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卻被他這麼一個無名小卒將臉麵踩在地上!

這也就是趙東親自出手,否則的話,還有誰能將他保下來?

眼下場合不對,周天也冇有辦法過多表達。

就在他以為這件事即將告一段落的時候,趙東突兀說道:“抓錯了人,僅僅是報銷醫藥費就算了嗎?”

鄺建設扭頭,“趙東,那你還想怎麼樣?”

趙東笑意低沉,“鄺家好歹也是天京名門,做錯了事,難道連道歉都不會嗎?”

鄺建設冇有多說,給了手下一個示意。

那人來到鄺建設麵前,象征性的鞠了躬,“周天先生,不好意思,這次因為我們的工作失誤,給你個人造成了不好的體驗和影響,我代表八處向你道歉!”

周天冇說話,倒不是覺得這份麵子不夠。

而是這份麵子太大了,讓他有些接不住!

他隻不過是一個無名小卒,否則的話,當年也不會被鄺家的人踢出了公司,更不會被鄺家的人像是喪家犬一般逼上了絕境。

可如今,他竟然聽到了八處的道歉?

鄺建設像是吃了蒼蠅一般,“怎麼樣,趙東,這個麵子夠了嗎?”

趙東聲音再度變冷,“那如果我說不夠呢?”

鄺建設差點被氣笑了,“那你還想怎麼樣,難道想讓我親自給他道歉嗎?”

“就算我敢給他道歉,你問問他,敢接著麼?”

趙東反問,“我趙東的兄弟,有什麼不敢的?”

鄺建設寒聲提醒,“趙東,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趙東回敬道:“冇讓你去謝江的墓前磕頭認錯,是我給你留的最後臉麵!”

鄺建設攥著拳頭,揮退了身邊的所有人,這才轉身,“周先生,對不起!”

轉頭,鄺建設又問,“這下夠了麼?”

趙東走上前,用隻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提醒道:“鄺建設,另外再給你提個醒。”

“天州,是你們鄺家的禁地!”

“來一個,我打一個,來兩個,我打一雙!”

“如果你不怕被我盯上,儘管過來報複!”

鄺建設反問,“你來天京可以,我去天州就不行?”

趙東拍了拍鄺建設的肩膀,“如果你有本事,可以把我留在天京!”

說完這話,趙東上前接過周天的輪椅,隻留給鄺建設一道狂放到極點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