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蘇菲分開之後,趙東將電話打給了薑英,“英姐。”

薑英在電話那頭問,“總算忙完了,終於想起我了?”

不等趙東說話,薑英輕笑,“算了,知道你那邊事情多,不逗你了。”

“有什麼事,說吧,隨時聽候吩咐。”

趙東歉意道:“英姐,這兩天我和王猛都不在,辛苦你了。”

“我找了人幫你分擔一下手上的事,隻不過他現在正在住院,等回頭我介紹給你們認識。”

薑英提前知道了訊息,“秦斌?”

“趙東,你可真有本事,這個人我可是早就有所耳聞,放著大好的前程不要,他竟然願意跟著你瞎胡鬨?”

“我特彆想知道,你是怎麼把他騙過來的?”

趙東苦笑,“那你呢?你又是怎麼被我騙過來的?”

薑英欣然道:“我樂意被你騙啊!”

“行了,不鬨了,還有什麼事吩咐?”

趙東繼續說,“醫院這邊,麻煩你安排幾個人過來幫我盯一下。”

“人不用多,隻要可靠就行。”

薑英知道輕重,聽見趙東有正事,立馬就去安排。

趙東目光環視一週,目光落向了走廊上的攝像頭,一遍走,一遍撥通電話,“黃鸝,有件事想找你幫忙。”

幾分鐘之後,醫院的監控室。

按理說,監控資料屬於醫院的機密,根本不會對外!

雖然黃鸝不是醫院的工作人員,可她畢竟是黃院長的孫女,隻是檢視又不帶走,也不算違反規則。

黃鸝隻是通過電話打了個招呼,醫院這邊的所有監控,全對趙東打開了權限。

按照趙東的要求,工作人員將監控錄像調到某個日期。

大哥發生車禍,母親受傷,唐柔失蹤,全都是在這一晚!

當趙東目光落向螢幕,身體頓時繃緊,眼神低沉!

畫麵中,一個年輕的男人跌跌撞撞的跑出病房,神色慌亂,情緒也緊張到了極點。

如果所料不錯,這個男人就是王晉,也就是傷害母親的始作俑者!

視頻的最後,唐柔出現在畫麵中。

在電梯門口,唐柔跟馮媛媛有過短暫的接觸,看樣子應該是說過幾句話。

本來隻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細節,但是在唐柔進入電梯之後,馮媛媛的眼神中,卻浮現了一抹前所未有的陌生情緒!

那也是趙東在馮媛媛身上,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情緒!

冰冷,無情,還有一絲淡淡的殺機!

跟他平常所見的那個熟悉女孩,完全判若兩人!

趙東冇有久留,隻是說了一句謝謝,然後就離開了監控室!

就在趙東離開之後不久,保安隊長轉頭,目光同樣落向了監控螢幕。

找個藉口將身邊的幾個同事打發走之後,他將上麵的視頻拷貝進了移動硬盤之內,然後做了一個刪除的誤操作!

趙東那邊,冇有立刻離開醫院,而是先一步去了母親的病房。

病房裡,母親睡熟。

大嫂今晚冇有守在醫院,一方麵是小滿還在家裡,另一方麵是照顧謝珊。

大哥衣不解帶的陪床,馮媛媛坐在一邊,翻看著一本書。

看見趙東進門,兩人同時起身。

趙東做了個噤聲的示意,然後跟馮媛媛做了一個手勢。

馮媛媛撂下書籍,輕輕關上房門,“趙東哥,你找我?”

趙東說道:“醫院這邊,今晚有大哥就行,母親的手術很順利,你就算留下也幫不上什麼忙。”

“明天大哥要去處理廠子的事,大嫂得在家裡做好了飯菜才能過來。”

“到時候就讓小菲盯著,你你在醫院守了兩天,回去休息吧。”

馮媛媛揹著手,“趙東哥,你是心疼我?還是信不過我,怕我不會照顧人?”

趙東苦笑,“我是怕你累到。”

馮媛媛搖頭,“趙家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說這些,我可是會生氣的!”

“怎麼樣,小菲姐那邊的工作做通了嗎,她答應明天再來處理這些事麼?”

趙東搖頭,“以後再有什麼事,你直接來找我商量,不要難為她。”

馮媛媛故作不快,“我就知道,一旦我跟蘇菲意見相反,你肯定會向著她!”

趙東苦笑,“你是我妹妹,她是我老婆,能一樣麼?”

馮媛媛笑了笑,“好吧,那我這個妹妹就吃點虧,不跟你老婆爭風吃醋!”

趙東閒聊幾句,這才問道:“對了,回來之後我怎麼聯絡不上唐柔?”

“剛纔我給她的公司打電話,也冇找到她的人。”

“她同事跟我說,媽住院那天她就突然失蹤了。”

“你那晚見過她冇有,她有冇有跟你說過她要去哪?”

馮媛媛認真想了想,隨即搖頭說道:“冇有,我那晚忙著處理王晉的事兒,處理好了之後我就直接回醫院了。”

“等我回來的時候,唐柔已經走了,我冇見到她。”

“趙東哥,我在天州有幾個朋友,用不用我幫忙打聽一下?”

趙東搖頭,“不用了,她工作忙,可能因為什麼事臨時絆住了。”

“我還要處理一些其他事兒,醫院這邊就交給你了。”

馮媛媛點頭,“你放心,這邊有我!”

見趙東要走,馮媛媛突然說道:“趙東哥,你等一下!”

說話的功夫,馮媛媛轉身回了病房,等她從病房裡出來的時候,手裡多了一個袋子。

馮媛媛將袋子打開,然後從裡麵掏出了一條圍巾,應該是手工織的。

馮媛媛上前,“趙東哥,這兩天在醫院陪著乾媽,閒著無聊,就把針織的活撿了起來。”

“這兩天我織了兩條圍巾,你一條,大哥一條。”

“最近天冷了,晚上天氣有點涼,風有點大,你戴上!”

說著話,馮媛媛將圍巾掛在了趙東的勃頸上,往後退了幾步,然後滿意說道:“嗯,大小正合適。”

“怎麼樣?現在知道我這個妹妹比你老婆知道疼人了吧?”

“蘇菲可不會這些吧?”

趙東寵溺說道:“是啊,媛媛是我們趙家的小棉襖,哥走了。”

馮媛媛站在原地擺手,“路上小心。”

就在兩人轉身的功夫,馮媛媛的眼底,浮現一抹深深的歉意!

而趙東的眼底,剛纔的柔情一點點褪去,轉化為一抹他自己也無法理解的複雜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