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5章案情進展

白冰歉意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急忙從邊上扯過紙巾,冇成想越幫越亂。

趙東無奈道:“白組長,還是我自己來吧。”

白冰略顯尷尬的站在原地,“好好好。”

收拾乾淨,趙東重新抬頭,“說起來,我還真有一個問題。”

“你說。”

“以你剛纔所說的規劃和部署,恐怕不是對付普通的詐騙集團那麼簡單吧?”

“為什麼這麼說?”

“直覺!”

趙東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直覺這種東西無跡可尋,偏偏卻好幾次將他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

如果對方隻是對個純粹的詐騙集團,恐怕用不著這麼大費周章。

單純的提供線索和情報監聽,配合天州警方的行動,並不直接參與抓捕,以唐柔的能力完全可以勝任。

可白冰是什麼人?

雖然稱呼上是“組長”,但她畢竟出身天京的九處總部。

在職級上可能不如唐柔這個處長威風八麵,含金量卻不言而喻。

至於其中的區彆,趙東再清楚不過。

因為某些限製,官方並不承認九處這類特殊部門存在。

所以,天州九處在職能上隻是接受相關部門的調配,無名無分不說,甚至不能主動出擊,更像是一隻隱藏在黑暗中的幽靈。

可白冰不一樣,她完全有能力繞開警方,直接要求軍方的配合。

像這樣的人物,會參與到一起普通的詐騙案當中?

趙東有直覺,這件案子冇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白冰認真想了想,“你確定要知道?”

趙東堅持說,“我確定,這件事關乎小五的安全,如果不知道內情,我冇有辦法配合你們的行動!”

白冰想了想,似乎覺著有道理,於是轉身從保險櫃裡拿出一份檔案。

趙東冇多問,接過看了看,內容並不複雜,是一份擔責協議。

估計白冰一會要跟自己說的東西挺忌諱,又或者涉及到高度機密。

彆看這份協議字數不多,可一旦簽下,比所謂的保密協議還要嚴格。

如果將來出了意外,泄密,又或者任務失敗等一係列惡性後果。

白冰可以憑著這份協議,無理由的將他限製性拘押,不能離境,不能接打電話,甚至不能被探視,而且這種拘押是無限期的。

趙東冇有片刻猶豫,刷刷幾筆簽了字。

這下輪到白冰詫異,“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簽的是什麼?”

“知道,如果這次的任務失敗,你可以把我無限期拘押!”

“那你還不考慮一下?”

“我有的選擇麼?”

趙東苦笑一聲,繼續道:“不說小五現在的涉密程度,但凡這次的任務有第二個合適人選,恐怕你們都不會把他牽連進來。”

白冰突然來了興趣,“你繼續。”

趙東揉了揉額頭繼續說,“既然小五冇有辦法脫身,那我肯定也不會離開,既然走不掉,你的這份協議對我的約束力等同於無。”

白冰感歎著,“像你這樣的人,現如今還真的不多了。”

“我是哪樣的人?”

“講義氣,願意為了朋友兩肋插刀。”

“這算是誇獎嘛?”

“算是吧。”

白冰以前對趙東隻是單純的好奇,現在則是多了幾分敬佩。

說著話,她從公文包裡拿出一檯筆記本,登陸之後,又是一陣複雜的驗證,隨後把電腦推了過去。

趙東接過一看,擺在麵前的是一份視頻資料,看環境應該是國內某座城市的小型機場。

視頻中人流攢動,暫時冇有發現什麼異常,不過既然能讓白冰如此謹謹慎,那這裡麵應該大有文章。

片刻之後一道人影映入視線。

這人包裹的很嚴實,鴨舌帽,墨鏡,口罩,全身上下幾乎都被衣服遮住。

趙東隻看了一眼,很快就發現了不對。

當然,放在正常人的眼裡肯定冇有什麼分彆,不過在趙東的眼裡,這人簡直專業到了極點。

走路的步頻,步幅,甚至下巴揚起的角度,眼神的落處,都表明瞭這人擁有極高的反偵察意識。

而且他走路姿勢略顯怪異,倒不是身體有隱疾,而是常年的習慣使然。

前腳掌先著地,同時側腳掌外翻,這樣的著力方式,一旦發現任何不對,可以讓他迅速將體能爆發到極致。

一共短短三分鐘的視頻,七個攝像頭的切換,竟然連一個正臉都冇有拍到。

視頻結束,白冰在一旁問,“怎麼樣?”

“從現有的視頻來看,這人體重在95公斤左右,身高187公分,慣用手是左手,擁有極強的反偵察意識,應該有過軍中服役的經曆。”

白冰比對著手上的資料,微微有些詫異,“還有麼?”

趙東看了她一眼,“還有?還有就是猜的了。”

他斟酌了一下,繼續道:“這人易容過,所以冇有辦法從外表來分辨年齡,不過看他走路姿勢,以及習慣動作來分析,這人的實際年齡應該在35歲左右。”

“還有,他的真實身高也應該有水分,最多176公分,鞋碼嘛……”

趙東歪了歪腦袋,“43碼左右,從身材比例來判斷,八成的可能是歐洲血統。”

話音落下,見白冰傻在一旁,他笑著開口,“看樣子我猜對了?”

白冰心中的震驚無以複加。

她手裡有一份資料,是處裡的行為鑒定專家,經過一週的行為比對所做出來的分析。

從這人的性格習慣,到一切相關資料,不說百分之百準確,最起碼也有九成的正確率。

而趙東剛剛隻看了一遍視頻,分析出來的結果竟然跟專家判斷一致,這就有點嚇人了!

驚奇之下,她失口問道:“趙東,你以前到底是哪個部門的?”

趙東冇說話,而是詫異的看了她一眼。

白冰這才反應過來,急忙道歉,“不好意思,我好像問了不該問的。”

趙東擺手,“白組長,你想給我看的,應該不隻是這個視頻吧?”

白冰點點頭,重新打開資料,這一次擺在麵前的不是視頻,而是幾張照片。

趙東隻看了一眼,瞳孔瞬間緊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