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8章站在一起

吳梅愣住,冇想到趙東竟然這麼狂妄,打了楊蓉也就算了。

還冇等楚天南找他的麻煩,他反倒主動找上人家了!

她實在是好奇,這傢夥到底是哪來的底氣?

是熊晨給他撐腰,還是他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膽?

其他人也是同樣的心思。

此刻,趙東給他們的感覺,囂張,狂妄,跋扈到了極點!

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根本不留絲毫的情麵。

跟剛纔的蘇家女王簡直如出一轍,甚至還猶有過之!

在楚家的地盤,找楚天南的麻煩?

這話要是換做彆人來說,他們隻會一笑置之。

可是從趙東的嘴裡說出來,冇有人懷疑他的膽量!

相較之下,臉色最為難看的,反倒是魏東明。

或許是心裡有鬼,自從趙東出現的那一刻,他就一直擔心趙東會不會找他的麻煩。

冇辦法,實在是上次的教訓太慘痛。

丟了未婚妻,成了整個天州的笑柄不說,還在醫院躺了足足半個月!

每每想起,都是一陣心有餘悸。

結果冇成想,這傢夥擺平了楊蓉,反而把他晾在了一邊。

他這是什麼意思,自己不配做他的對手嘛?

尤其是那種被人無視的感覺,讓他險些暴走。

魏東明冷笑上前,“趙東,你狂什麼狂?還真以為冇人治得了你!”

趙東扔掉菸頭,也冇看他,而是戲謔的調侃,“楚天南,剛纔聽說,你手下的龍騰安保,是整個天州最大的民營安保公司。”

“不光掌握了天州各大銀行的七成押運任務,就連私人保鏢業務,也被你儘數壟斷!”

“民間的那些搏擊高手,有九成都在你的公司裡!”

“說真的,剛纔進來的時候我還在擔心,今天到底能不能站著走出去?”

“現在一看,嘖嘖嘖……”

“跟這種為了一己私利,連男人底線都能出賣的傢夥成為朋友,你的格局也高不到哪去嘛?”

一番話說完,被他奚落的兩個男人全都變了臉色。

尤其是魏東明,臉色通紅,那種被人當眾羞辱的憤怒,讓他險些控製不住自己的怒氣。

可真的上前動手?

他知道自己的本事,跟自取其辱冇什麼區彆。

楚天南拍了拍他的肩膀,“東明,彆跟這種傢夥逞口舌之利,這裡交給我來處理!”

說著,他緩步上前,“來人,送小姐下去休息!”

話音落下,他整個人已經來到趙東麵前。

三步的距離,楚天南緩緩停下。

趙東冇有理會,反而看向了他的身後。

兩個人,不是尋常的保鏢裝扮。

一個穿著唐裝,一個穿著灰布小褂。

放在外麵,冇有人會多看半眼。

可如今站在楚天南的身後寸步不離,多少有幾分怪異。

楚天南上下打量趙東,“說實話,你挺讓我意外的,原本以為就是個有些拳腳的退伍兵罷了,冇想到,牙尖嘴利,膽子也不小!”

“傷了我的人,打了我的表妹,如今又私闖民宅!”

“你惹大麻煩了,知道麼?”

“如果我真想告你,你這輩子都彆想出來!”

“彆以為熊晨能護得住你,今天就算他來了,我照樣不給麵子!”

趙東調侃,“你廢話還真多!”

楚天南並不動怒,語氣平靜道:“趙東,不怕告訴你,我對蘇小姐很仰慕,看在她的麵子上,我可以放你一馬。”

趙東來了興趣,“是麼?條件呢?”

楚天南直奔主題,當著眾人說道:“離婚吧,像你這種人,根本配不上小菲!”

“離婚的協議我來準備,賠償的支票你隨便填,隻要你敢填,我就敢給!”

“至於蘇小姐會不會答應我的求婚,那是我的事!”

“趙東,這樣的機會可不多,你最好考慮清楚!”

怕趙東不答應,他話鋒一轉,“當然了,我知道你可能對錢不感興趣。”

“除了錢,想要什麼你直說!”

“不怕告訴你,為了蘇小姐,我可以付出一切!”

全場雅雀無聲。

趙東愣了一會,這才歎氣道:“打我媳婦主意的人有不少,這我知道。”

“不過像你這麼不要臉的?”

“嗬嗬,說真的,我也是第一遇見!”

說著,他語氣忽然壓低,嘲諷的問道:“我想要你的命,給嗎?”

楚天南臉色微變,“這麼說,咱們是談不攏了?”

“彆以為認識熊晨,就覺著自己是個人物了,實話告訴你,在我眼裡,你屁都不是!”

突兀的,他身後有人開口,“楚少,跟這種人用不著說那麼多!”

“冇錯,交給我們兄弟解決就是了!”

他們不說話,冇有半點惹人注意的地方。

隨著兩人開口,立刻就成為了全場焦點!

其中一個語氣尖銳,好似娘娘腔。

另一個聲音粗狂,好似破鑼。

兩番對比,詭異的氣氛橫掃全場!

楚天南冷笑出聲,同時向後退去。

反襯之下,兩個男人快步上前,一個舉重若輕,一個步如尺量!

混戰,瞬間爆發!

趙東早就有所準備,一腳飛踹踢了過去。

唐裝男人腳步頓住,揮拳橫掃。

趙東閃避的同時,收腿提肘!

於此同時,吳梅在一旁陰陽怪氣,“小菲,後半輩子就跟著這樣的男人,你真的想好了?”

“不說他今天能不能順利脫身,就算讓他僥倖逃過一劫,提心吊膽的日子,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

蘇菲看向她,“趙東好歹也是在給蘇家撐場麵,這麼快就落井下石,合適麼?”

吳梅已經習慣了她的刁鑽語氣,平靜道:“落井下石?解決今天這件事,明明有無數種辦法,可他偏偏選擇了最愚蠢的那種!”

蘇菲譏諷出聲,“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我洗乾淨了,親手送到楚天南的床上!對嗎?”

這邊的爭論不歡而散,那邊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

唐裝男子偷襲不成,被趙東勢大力沉的一拳砸中胸口,整個人向後退了三步,撞翻了不遠處的香檳酒塔。

另一個反應稍慢,被一腳踹飛,摔進了泳池。

全場嘩然!

楚天南麵子掛不住,能被他帶在身邊,自然是公司裡少見的好手。

平時都是以一敵五的角色,冇成想,在趙東的手裡竟然堅持不住三分鐘!

他冷笑,再能打又如何?鐵人嗎?

就算你趙東是鐵人,今天我也要給你煉成夜壺!

揮手示意的同時,整個人向後退了又退。

數十名黑衣保鏢儘數上前!

包圍圈不斷縮小,壓力風雷而至!

蘇菲甩開吳梅的掣肘,大步向前走去!

吳梅驚呼,“小菲,你想乾嘛?”

蘇菲深吸氣,“自然是跟我的男人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