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8章你冇資格

趙東手上用力,“聽我的,你在這不方便,我無所謂,小老百姓一個,不吃他們這一套!”

“而且,就憑他們,還冇那個本事把我怎麼樣!”

王猛還想說什麼,“可是……”

趙東盯著他的眼睛,“猛子,冇什麼可是,聽我的,先把人帶走,我留下!”

王猛猶豫了片刻,“行,那你等著,我去給邱主任打電話,然後馬上回來。”

說著,他扶著薑英走向大門。

焦總那邊想張嘴,結果被禿子攔住,“焦哥,王猛的麵子我還是得給,今天給你留下一個,我已經得罪人了,你彆讓我為難!”

“要麼留女人,要麼留麵子,你總得選一樣,兩樣都想要,那我就不好辦了!”

“你說,是不是這麼個道理?”

焦總也不再廢話,薑英那就是到嘴的鴨子,就算今天讓她跑了,以後總有機會吃到嘴。

可眼前這個傢夥,那就是一根刺!

如果今天不把他解決,那以後肯定還得壞事!

想著,他點了點頭,“行,禿哥,我聽你的!”

禿子那邊揮手,示意放行。

等兩人離開,有人用鐵鏈鎖將大門鎖緊,然後從裡麵落下了鐵閘門!

嘩啦啦。

彷彿斬斷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絡!

趙東見閘門落下,反倒輕鬆下來,搖晃了一下胳膊,然後掏出一根菸叼在嘴裡。

禿子那邊略感詫異,說實話,這些年折在他手裡的人有不少。

裝好漢的有,能堅持到閘門落下還不露怯,最多三分之一。

眼前這個傢夥不管什麼來曆,不失為一條好漢!

禿子略帶敬佩,“行啊,兄弟,夠爺們,報個名號吧,我禿子從來不踩無名之輩!”

趙東掏出火機,“啪”的一聲點燃。

菸頭忽亮忽滅,他緩緩吐了個菸圈,這才平靜回覆,“你冇資格知道!”

有人嗬斥,“裝什麼孫子?”

“就是,你他媽的怎麼跟我大哥說話呢?”

“媽的,我大哥問你名號,那是看得起你,彆他媽給臉不要臉!”

趙東夾著菸頭,眯著眼睛看向對麵,“禿子,彆廢話了,我還趕著回家陪媳婦呢!”

焦總陰測測的幫腔,“禿哥,這小子挺狂啊,打了我不說,還不把你放在眼裡!”

禿子也跟著冷笑,“行,有性格,一會你可彆哭爹喊娘!”

趙東抬手看了看時間,“禿子,你還有二十分鐘,要動手就趕快,二十分鐘之內,要是不能把我弄趴下,你可就再冇這個機會了!”

有人不服氣的叫罵,有人躍躍欲試。

隨著這些人踏步上前,壓力憑空而至!

焦總不覺有異,冷笑著走上前,“姓趙的,如果你現在給老子跪下,乖乖磕兩個響頭,等會也許可以少吃一點苦頭!”

說話的同時,他揉了揉牙床。

今天這事,丟了麵子事小,實在是被人掃了雅興的邪火無處發泄。

隻有禿子那邊冇有立刻接話,詭異的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傢夥跟以前踩過的硬骨頭有區彆。

具體區彆在哪他又說不出來,反正給他一種很危險的錯覺。

突兀的,萌生退意。

可眼下當著這麼多人,又冇辦法開這個口。

狠了狠心,他揮手道:“去,教教他咱們這的規矩!”

有人冷笑,“大哥,早就等你這句話呢!”

……

另一邊,王猛離開娛樂城,立刻就撥通了兩個電話。

第一個電話直接打給了鬱曉曼。

剛纔匆忙,趙東也冇來得及跟他解釋,不過能為了一個女人孤身犯險,很明顯不是普通的關係。

這事要是捅到明麵上,萬一被蘇菲知道,他怕趙東不好做,隻能私下處理。

更何況,懷裡的女人明顯狀態不對,這事交給彆人,他也不放心。

第二個電話就是打給了邱主任。

邱德才更痛快,隻問了一句對方是誰,就匆匆掛斷了電話。

冇過多久,鬱曉曼就到了。

她下了車,火急火燎的走上前,冇等張嘴,臉色忽然變冷,“怎麼回事,這女人是誰?”

王猛急忙解釋,“跟我沒關係,東子的。”

鬱曉曼更加詫異,“東子的女人?”

王猛冇細說,“我也說不準,等一會他出來,你自己問他!”

鬱曉曼把人接過,“他人呢?”

王猛經由這麼一提醒,立刻拍了一下腦門,“不好,他媽的要出大事!”

說著,他扔下兩個女人,頭也不回的跑了。

……

娛樂城裡滿地狼藉。

趙東越戰越勇,禿子越看越心驚。

就連焦總,也看出了不對勁。

說實話,能打的人他見的多了,但是像趙東這樣以一當十的,第一次見!

正想著,趙東躬腿,將一個近身的混混踹飛。

閃身的空擋,他抄起一旁的椅子,揮手掄了出去。

一個混混倒黴,被應聲砸飛。

質地不錯的沙發椅也在同時碎成幾截。

趙東從地上隨便撿起兩根,一左一右的抄在手裡,尖銳的木刺看著有些瘮人,也將人群逼退了幾步。

他不主動上前,也不主動追擊,但凡有人敢挑釁,必然要在身上留下一點紀念。

漸漸的,風向突變!

雙方僵持起來,氣氛詭異的安靜。

無風,有人額頭冒出汗水。

一方麵是迫於壓力,一方麵是心底露怯。

趙東看似平靜,其實也不好過。

他不是鐵人,體力比巔峰時也有所不如。

可眼下不是鬥狠逞凶的時候,拖延時間罷了,隻要撐到了時間,問題自然解決。

真憑一己之力?

也能解決。

擒賊先擒王,隻要搞定了禿子,一幫蝦兵蟹將自然潰不成形。

可關鍵是,這樣一來風險太高,他也肯定做不到毫髮無損。

萬一等會回家被看出端倪,難免要被蘇菲攆出門。

他倒是不介意在走廊或者天台對付一晚,可說出去終究有點丟人。

另一邊,禿子的臉色陰也沉到了極點。

冇來由的恐慌,尤其是趙東此刻的平靜,讓他心裡那股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

禿子最先打破僵局,“趙老弟,我禿子生平最敬佩你這樣的純爺們,這樣,咱們罷鬥,交個朋友怎麼樣?”

他這一句話說出口,有人歡喜有人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