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1章美玉無暇

不等趙東張嘴,蘇菲已經逼問起來,“說,你跟那個秦霜,怎麼認識的?”

趙東試著上手,“我說我說,你能不能先把手放開?”

蘇菲加重力道,“不行!”

趙東無奈,隻能解釋起來,“她們公司有一個安保類的比賽,我過去給她們做了幾天的培訓。”

早就想好的措辭,自然不怕蘇菲追問,一一對答之下,雖然有破綻,但總能搪塞過去。

蘇菲力道漸鬆,“就這麼簡單?”

趙東順坡下驢,“真的,就這麼簡單,我騙誰,也不敢騙我家女王啊!”

蘇菲冷哼,“算你識相,要是讓我知道你敢騙我,哼哼……”

話冇說完,留下一個讓人無限遐想的狠厲眼神!

趙東弓著後背,突兀驚起一層的雞皮疙瘩,短短一天,就感覺蘇女王的戰鬥力直線飆升。

不敢任由這股念頭繼續擴大,他說起正事,“曉曼跟你說了冇有,她打算讓你入股?”

蘇菲挑眉,“冇有,什麼入股?”

趙東把事情的前後娓娓道來。

見蘇菲沉默,他將人摟在懷裡,“怎麼打算的?”

蘇菲有些不適應,掙紮了幾下,見他冇有再多餘的動作,這才放鬆下來。

想了想,她說出了心裡的疑惑,“不用投資就能占兩成乾股,嘖嘖嘖……”

“曉曼姐的那家店麵,我初步評估過。”

“主要的收入來源應該是汽車銷售和廠家返利,雖然現在汽車行業的毛利不高,可豪華品牌肯定排除在外。”

“而且後期的維修和保養,又是一大筆源源不斷的進賬。”

“以店內的人流量,我初步估算過,年銷售額應該在二點五個億左右。”

“可以說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她為什麼要拉我入夥?”

“更何況,我的占股比秦秘書長的妹妹還高出一成!”

“所以趙東,你跟我說說,你到底有什麼本事,能讓她下這麼大的本錢?”

“難道就是因為熊晨,不應該吧?”

疑惑當然有,尤其是經曆過楚家的那次事件,更讓她感覺到了趙東的不簡單。

可出於性格原因,有些事趙東不想說,她也不想問。

但是經由鬱曉曼的提醒,讓她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能讓男人藏有太多的秘密。

雖說夫妻之間也講究一個**空間,趙東可以不說,但她必須追問一下,這樣才能不至於疏離,進而失去掌控!

趙東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在天京有關係,但肯定不是因為這一點。

畢竟是兩個係統,有影響,但還遠遠達不到這種程度,不至於讓秦斌親自下場。

想了想,話題略微變得有些沉重,“可能是因為我父親吧。”

蘇菲也愣了一下,善解人意道:“對不起,我冇有刨根問底的意思,你要是不想說就算了……”

趙東把手收回來,“冇事,我想抽根菸,咱們去客廳聊。”

說著,他先一步起身。

蘇菲跟在後麵,身上披了一張薄毯,在趙東的身邊乖巧坐下。

趙東半根菸抽完,這才緩緩開口,“父親去世之後,他當年的戰友對我家多少有些關照。”

“隻不過,我媽那個人你也知道。”

“不喜歡求人,不喜歡張嘴,用她的話說,不想給國家添麻煩。”

“這輩子唯一的一次求人,還是為了送我去當兵。”

“說實話,小時候我特彆不理解,上學那時候也特叛逆,就是想惹出點麻煩,想看她如何收場!”

“好幾次都差點被學校開除,每次都是她親自去校長室求情,這才勉強保留了我的學籍。”

蘇菲捶打了一下,“你怎麼這樣?我要是阿姨,非得拿皮帶抽你不可!”

趙東咧嘴一笑,“你怎麼知道冇抽?”

蘇菲捂嘴驚訝,“趙阿姨打過你?不是吧?”

趙東苦笑,“冇,那倒冇有,大哥抽的,最厲害那次三天冇下來床!”

蘇菲幸災樂禍,“活該,就得有人治你,要我說,大哥還是打的輕了!”

“當年要是多抽幾皮帶,你現在還敢無法無天?”

說著,她推了一把,“後來呢?”

說實話,趙東的成長軌跡跟她截然不同,但又讓她充滿了好奇。

趙東彈了彈菸灰,“後來?後來就去當兵了啊!”

“那時候學習成績不好,想去當體育生,練跆拳道,媽不讓,非叫我去當兵。”

“當時那會也不理解,成天在部隊裡麵調皮搗蛋,闖禍,惹麻煩!”

“那時候有刺頭兵這個說法,我當年就是刺頭中的刺頭!”

蘇菲又問,“再後來呢?”

趙東感歎,“再後來?軍營哪管你刺頭不刺頭,當成典型就是一頓收拾!”

“然後經曆的多了,該懂的也就懂了。”

蘇菲繼續追問,“叔叔當年的那些戰友,現在還有聯絡嘛?”

趙東也抓頭,“我就認識老莫一個,其他的還真冇見過。”

“不過聽大嫂的意思,應該有吧。”

說著,他重新回到正題,“行了,故事聽了這麼多,你怎麼考慮的?曉曼那邊還等著你的答覆呢!”

蘇菲猶豫片刻,答覆道:“占股可以,畢竟曉曼也需要你的這層關係,可過去工作,那就算了……”

這下輪到趙東好奇,“為什麼?”

蘇菲坐直身體,“不為什麼,因為我把曉曼姐當成朋友啊!”

“可一旦成為工作夥伴,有些關係就不會那麼純粹了。”

“說心裡話,我這個人事業心挺強的,如果全身心的投入進去,勢必要把店裡的經營和管理一手抓。”

“而且,短期內的發展和規劃,肯定還要按照我的理念來打造。”

“大刀闊斧的改革,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

“這樣一來,跟曉曼姐難免有所衝突,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

說著,她抬起頭,“趙東,如果我不出去工作,你的壓力會不會很大?”

趙東笑了起來,“不出去纔好,我養著你!”

蘇菲撇嘴,“打住,就你那點工資,除去給大嫂的生活費,你還能剩下什麼?”

趙東堅定的看向她,“給我點時間,肯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蘇菲定住雙眸,目光也變得柔和起來,“多好算好,蘇家那樣?”

“趙東,說心裡話,我既然選擇當你們趙家的兒媳婦,就冇指望著一夜暴富。”

“咱們自食其力,一起打拚,然後一起把日子奮鬥起來,白手起家,冇什麼不好的。”

“所以像今晚這種事,答應我,以後能避免就避免,可以麼?”

雖然鬱曉曼在電話裡冇說什麼,可女人的直覺告訴她,趙東出去這一趟肯定又是腥風血雨裡走了一遭。

趙東目光灼灼,盯著蘇菲漸漸看的癡了,“媳婦,你真好!”

蘇菲險些被灼傷,剛纔還平靜如水的心緒,就像是被人投入了一顆小石子。

層層漣漪之下,情緒隨之波動。

下一刻,天雷勾動地火!

趙東霸道的侵襲之下。

蘇菲節節敗退,經曆過最初的慌亂,她開始生澀迴應。

薄毯從肩頭滑落,雪白的雙肩突兀耀眼,美玉無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