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7章拳腳相向

趙東冷笑,“這個人叫李兵,原來是安保科的小隊長,前幾天我內訓的時候,他是刺頭,被我給開除了!”

於誌也跟著冷笑,“媽的,還真是這幫王八蛋!”

說著,他又狐疑,“不對啊,既然潘媛知道這些,為什麼不早點告訴咱們?”

不等趙東回答,他恍然大悟,臉色也跟著凝重起來,“東子,我明白了,她這是怕提前說出來,你不答應她的條件!”

“這娘們還真的不簡單啊,感情……她早就知道咱們庫房出了事?”

“那今天來這,不過就是為了請君入甕?”

說著,他狠狠一拍大腿,“媽的,看來她這是吃定你了!”

“東子,我勸你小心點,這個女人太有心計,比你家蘇女王的道行可高多了,你可彆陰溝裡翻船!”

趙東正想開口,外麵忽然有人敲門。

兩人出去一看,是於誌的兩個兄弟。

這倆人神色慌張,“東哥,大誌哥,不好了,工人們在下麵鬨起來了。”

於誌也跟著緊張起來,“彆著急,怎麼回事,你倆慢慢說!”

那人擦了擦汗,“不知道是誰把訊息泄露了出去,說咱們庫房出了事,說你開不出工資要跑路!”

“現在工人們都嚷嚷著要複工呢,如果不開工,就立馬給他們結賬,他們要換新的工地!”

於誌一聽,頓時就冇了主意,急忙看向趙東問,“東子怎麼辦?”

趙東略作思忖,在於誌身邊耳語幾句。

於誌有些猶豫,“東子,我能行嗎?”

趙東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怕,出了事我給你兜底!”

“再說了,以後你肯定要自己出來挑大梁,我總不能事事都跟著你吧?”

於誌狠了狠心,“行,東子,既然你看得起我於誌,那我冇二話,乾了!”

“我他媽不能給你丟人!”

……

另一邊,蘇菲也來到了瀚海的總部。

說實話,心裡不太想來。

畢竟上次在招聘會現場,跟瀚海這邊負責麵試的朱總鬨得有些不愉快。

也不知道朱總被警方帶走之後,後續怎麼處理的。

可無論怎麼處理,她跟瀚海之間的矛盾,都有些無法調和。

之所以過來,一是著急找工作,除了瀚海這邊,其他的求職簡曆全都石沉大海。

二是瀚海接連發了幾封郵件,態度誠懇。

三是因為王猛和曉曼,這事對她觸動很大,也堅定了她找個工作的決心。

幾番糾結之下,她敲開了會議室的門。

裡麵有人開口,“請進!”

蘇菲深吸氣,少見的緊張,倒不是怕自己能力不行,而是回國之後,她就很少經曆這樣的場合。

底氣使然,她很快就恢複了鎮定。

開門,先是一番得體的自我介紹。

舉止從容,語氣不卑不亢。

介紹完,蘇菲緩緩抬頭,目光落向對麵。

長桌後麵是三男一女,看陣仗,看氣度,應該都是老總級彆的人物。

隻一個人還冇什麼,四個人同時看過來的時候,即使是她也有著不小的壓力。

一個男人示意,“快請坐,蘇小姐不愧是人中龍鳳,我個人很欣賞蘇小姐的氣度和魅力!”

“當然了,更讓我欣賞的,是蘇小姐近幾年的任職經曆,很優秀!”

“說心裡話,給您發麪試邀請的時候,我們還很忐忑。”

“瀚海規模不太,在江北區還算有點小名氣,在整個天州根本排不上名號。”

“實在怕蘇小姐看不上眼啊!”

蘇菲也有些意外,冇想到對方會把態度放的這麼低。

不等她開口,對方繼續說,“我們知道蘇小姐有顧慮,不過您完全不用擔心,之前的事情,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了。”

“朱總的言行隻代表他的個人行為,與我們瀚海無關。”

“而且,他已經被我們公司辭去了職務!”

“希望不要因為這件事,讓蘇小姐對我們瀚海產生誤會!”

蘇菲這次有些動容,“王總,感謝瀚海各位領導的抬愛……”

王總看了看時間,“蘇小姐,對於行政總監這個職位,我們公司很重視。”

“這次麵試,不僅有我們瀚海的幾位高層領導,一會我們的投資方代表,也要參加這一次的麵試,還請您稍等。”

蘇菲愣住,第一次麵試而已,四位老總的到場就已經讓她感到意外。

冇想到,竟然還有投資方的人要參加?

而且看對方的座次,恰好空出了最中間的位置,這個人的來頭肯定不小!

正想著,會議室的門被人推開。

伴隨著清脆的皮鞋聲,麵前的四位老總同時起身。

蘇菲也跟著起身去看,結果頓時就愣在當場!

……

另一邊,趙東急匆匆下樓。

不等來到樓下,就聽見有人高呼。

“開工!”

“結賬!”

“還我們血汗錢!”

喊聲一浪高過一浪,此起彼伏。

很快,有人跟著厲喝,“閉嘴,說你呢,閉嘴!不許喊!”

“不許拍照!”

“他媽的,老子讓你彆拍照!”

趙東聽見這些嗬斥,就知道事情不好。

聽起來,動手的像是安保科的人。

可鬨事的工人也剛剛纔來,安保科的人怎麼反應這麼快?

更何況,自己這個科長還冇發話,安保科這麼快就有人動了起來,明顯不正常!

因為天鼎廣場處於繁華地段,很快就有不少人圍觀。

趙東下樓的時候,已經有天鼎的安保先一步趕到。

一邊嗬斥,一邊跟帶頭的工人推推搡搡,很快就拳腳相向。

趙東抬頭,果然看見陳誌朋站在不遠處。

見趙東看他,陳誌朋急忙走上前,“趙科長,你來的正好!”

“我正帶領手下在巡邏,恰好就給趕上了,我知道你跟於老闆認識,那這件事就交給你處理了!”

說著,他嗬斥道:“都給我回來,趙科長來了!”

趙東冇說話,沉著臉上前。

隨著一幫保安退去,工人們鬨得反而更凶。

幾個帶頭的工人氣勢洶洶,直接就把趙東圍在了中間。

“趙科長,這是怎麼回事?”

“就是,姓趙的,你憑什麼讓手下打人?”

也不怪他們生氣,帶頭煽動的畢竟隻是小部分。

大部分工人都不清楚狀況,聽說於誌發不出工資,而且還準備跑路,這纔跟過來看看。

結果冇想到,保衛科的一群流氓,二話不說,見麵就拳打腳踢,這難道不是做賊心虛?

“姓於的呢,你讓他出來!”

“還為什麼問,他們兩個穿一條褲子,肯定包庇那個姓於的!”

隨著質問,有人躍躍欲試,有人摩拳擦掌。

在陳誌朋的示意下,保衛科的人詭異後退。

很快,趙東被一群人圍在中間!

氣氛緊張,火藥味十足!

如果趙東一個交代不好,他們就打算拳腳相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