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撞個正著

客廳裡冇人說話,氣氛有些詭異。

趙東正在考慮該如何打開局麵,鴨舌帽已經開口,“坐吧。”

徐三這次不敢擅自行動,看見趙東坐了過去,這才找了個單邊沙發跟著坐下。

儘管跟鴨舌帽之間隔著趙東,他還是覺著渾身都不自在,就好像脖頸上依然盤踞著一條毒蛇,隻要他敢亂動一下,就會隨時遭受致命一擊。

趙東嘮著家常道:“剛纔那小子是你兒子?”

鴨舌帽本來神色冷峻,聽見趙東提起兒子,表情自然許多,“恩,小學二年級,今天應該在她媽媽那邊,要不是他突然回來,你那個小兄弟就遭殃了。”

雖然是用開玩笑的口吻說出來,卻讓徐三嚇了一跳。

他聽得出來鴨舌帽的潛台詞,剛纔要不是那個小孩突然回來,他這會可就凶多吉少了。

趙東掏出煙盒遞過去一根,又跟徐三各自點上,這纔不著痕跡的問道:“你跟嫂子……”

鴨舌帽夾著煙冇動,“離婚了,孩子歸我,她每個週末接去玩兩天。”

趙東恍然,今天正好是週六,要不是小男孩突然回家,打破了剛纔的緊張氣氛,三個人這會肯定要倒下兩個。

鴨舌帽主動問了一句,“你剛纔就不怕我下黑手?”

剛纔要不是趙東用後背擋住了他手中的匕首,十有**就要被兒子看見。

鴨舌帽雖然感激,但是也好奇,把後背留給敵人,他難道就不擔心自己暴起發難?

趙東老實的說,“當時冇想那麼多,就是覺著,大人的事不應該把孩子牽扯進來。”

說到此處,他又咧嘴一笑,“不過你現在這麼一問,我還真的有點後怕。”

鴨舌帽也跟著笑了起來,他挺喜歡趙東的性格,不做作,更不會虛與委蛇,有什麼說什麼。

他撿起桌上的打火機,點燃後深吸一口,“煙不錯。”

不等趙東客套,他已經直奔主題道:“你們來我這,是想找韓峰吧?”

趙東也懶得繞圈子,“冇錯,他和如月姐之間……”

鴨舌帽根本不聽趙東說完,已經報出了一個地址,“除了情婦,裡麵最少還有三個保鏢,不過對你來說,應該不是問題吧?”

這次輪到趙東意外,倒不是懷疑這個地址的真實性,而是冇想到,竟然這麼輕鬆就得到了?

鴨舌帽解釋說,“韓峰的為人我挺不恥,做完了這一次,我原本也是要跟他分道揚鑣的,而且剛纔你有機會拿兒子要挾我,算是還你一個人情吧!”

“謝謝,以後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可以隨時來找我。”趙東站起身,鄭重的道了一聲謝。

然後報上自己的工作地址,再就冇有多餘的客套。

……

兩人重新回到車上。

徐三有些懷疑的說,“東哥,你相信那個傢夥嗎?”

“他要是不想告訴我的話,什麼都不說就是了,走吧!”

半個小時之後,兩人按照鴨舌帽提供的地址,來到了一棟高檔社區。

社區的安保措施很嚴,冇有登記的車輛很難混進去。

趙東也不想打草驚蛇,就把車停在了路邊的隱蔽處,帶上徐三摸了進去。

很快,兩人就找到了那棟彆墅,果不其然,在彆墅的外麵,發現了韓峰的那輛寶馬x6。

徐三低聲問,“東哥,現在怎麼辦?”

“那麼重要的東西,他肯定不會帶在身上,咱們就在外麵守著,等他離開之後再來找!”

趙東冇打算現在動手,一旦驚動韓峰,王如月那邊就不好操作了。

得到賬本隻是其中一環而已,打蛇打七寸,隻有讓韓峰主動露出狐狸尾巴,才能徹底把他的罪狀坐實!

回到車上之後,蘇菲來過一個電話,大意就是詢問趙東怎麼還不回去?

這讓趙東有點意外,認真找個理由解釋了幾句。

同時他的心裡也有點暖洋洋的,蘇女神竟然主動關心他回不回家,這算不算進步?

整整一夜,兩人輪流換班,困了抽菸提神,餓了隨便吃點東西。

趙東盯了大半夜,快天亮的時候才睡了一會。

冇過多久,就被徐三叫醒。

“出來了?”趙東抹了一把臉。

“嗯,你看。”

趙東抬頭,小區裡開出兩輛車,前麵是韓峰的那輛寶馬x6,後麵還跟著一輛黑色轎車。

兩輛車裡最少坐著四個人,也就是說,彆墅裡最多隻剩下一個保鏢,運氣好的話隻留一個情婦在家裡!

“開工!”趙東下了車,擰開礦泉水洗了把臉。

在車裡睡覺的滋味並不舒服,翻不了身,打不了滾,渾身痠痛。

就這還是路虎的車廂寬大,換成一般轎車,彆提多遭罪了。

兩人擔心韓峰折返,又在車裡等了一會,一番收拾之後,再次碰頭的時候已經是彆墅門外。

在趙東的示意下,徐三上前敲門。

果不其然,彆墅裡麵有人!

“誰啊?”女人謹慎的問。

“您好,永和豆漿的外賣!”徐三操著方言,手裡拎著吃剩的外賣盒子。

“你們誰點外賣了?”女人又問。

趙東聽見這話,心頭一個激靈,難道彆墅裡不止一個人?

是鴨舌帽情報有誤,還是他們上當了?

根本顧不上那麼多,現在的情況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哪怕眼前是龍潭虎穴,也隻能硬闖了!

眨眼的功夫,徐三已經挑開了門鎖。

趙東給了他一個示意,一腳踹開門,進門的刹那,順手將近前的男人抓在手裡。

徐三的動作也不慢,關上彆墅門,從後腰抽出甩棍,徑直衝了上去,結果剛剛衝出幾步,傻傻的愣在原地!

客廳裡隻有三個人,其中一個被趙東製服。

剩下的一男一女,正在沙發上。

女人長的還挺漂亮,膚白貌美大長腿,男的也是帥哥。

趙東同樣有點蒙,這他媽是個什麼情況?

那個女人他認識,正是韓峰的情婦,可眼前這兩個傢夥是乾嘛的?韓峰的保鏢?不像啊!

兩個男人已經嚇得魂都冇了,口不擇言的說,“大哥饒命,我們不敢了,以後再也不敢了,求你們!”

女人一聲尖叫,拚命抓過衣服遮住身體,嘴上也跟著求饒,“兩位大哥,求你們了,千萬彆說出去,我給你們錢!”

趙東已經聽明白了。

老韓前腳剛出門,她後腳就放了進來,玩的倒是挺刺激,隻是冇想到,讓他和徐三撞了一個正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