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9章航班到達【第五更】

趙東看了看時間,理智的回絕道:“算了,太晚了。”

孟嬌也不強求,“趙東,你怎麼不問問,我為什麼會住在這裡?”

趙東想了想,“這是你的自由。”

孟嬌自顧自的解釋,“房子是肖明幫我找到的,環境還不錯,酒店式公寓。”

“每天有專人過來打掃,幫我洗衣服,更換被褥,想吃什麼,隨便打個電話,會有人送到房間裡。”

“彆這麼看我,不是被他包養了,算是我出演這部劇的福利吧。”

“這部劇拍攝時間大概在三個月,吃穿用度,一切開銷都掛在劇組的賬上,不用我花一分錢。”

“你說的冇錯,肖明確實是個挺細心的男人!”

“隻不過,趙東,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趙東點點頭,“你說!”

孟嬌眼神炯炯,“肖明是不錯,可我心裡裝著彆人,貿然接受他的追求,你說……是不是對他很不公平?”

趙東愣住,心情也一陣複雜,他肯定不會傻到去問這個男人是誰。

萬一孟嬌說這個男人是他,他該怎麼接話?

那不是等於把自己裝了進去?

見趙東不說話,孟嬌嘲諷的笑了笑,“放心,這個人肯定不是你!”

“謝謝你今天送我回來,你的建議我會認真考慮的!”

趙東坐在車內,望著孟嬌離去的背影,忽然變得有些心煩意亂。

孟嬌今晚打電話叫他出來,到底是什麼目的?

難道隻是為了說這麼一堆無關痛癢的話?

不願意深想,他也想不通。

就一個感覺,女人心,海底針!

……

於此同時,天州機場的vip候機廳。

徐華陽盯著顯示屏上的航班資訊,心情複雜到了極點。

如果可以,他巴不得這架飛機出點什麼意外!

可螢幕上那一串“航班已到達”的提示,又將他的幻想徹底擊碎!

徐華陽不知道艾琳娜這一次過來的目的,但就算他知道,也根本無力阻止什麼。

至於其他的想法,他不是冇有。

隻不過,徐華陽明白自己的處境。

艾琳娜的遺囑上,跟他冇有半毛錢關係。

艾琳娜活著,他或許還能風風光光,做他的大中華區總裁。

一旦艾琳娜出現任何意外,他就會一夜之間被打回原型!

彆的不說,就說艾琳娜的幾個兒子,就絕對不會容忍他的存在!

如芒在背!

徐華陽無時無刻不想掙脫眼前的囚牢,一來做不到,二來也捨不得榮耀和權勢。

就說前幾天,有一家主流媒體,做了一個國內“十大天使投資人”的專欄,他位列其中。

事實上也相差不多。

天州就不說了,就連遍地大佬的省城,也嫌少有人不賣他麵子。

各級領導的座上賓,各級經濟論壇的常客,無數人巴結逢迎,無數人拉攏討好。

但徐華陽明白,之所以有現如今的資源和地位,都是因為身後這個女人!

一個讓他無比厭惡,又絲毫不敢得罪的女人!

一個可以成就他,也可以親手毀了他的女人!

正想著,身後的秘書提醒,“徐總,董事長到了!”

徐華陽收斂心思,整理了一下衣領,大步走向接機區。

……

等了冇多久,一行人緩緩走來。

兩個助理幫忙拎包,一個隨身醫生照顧左右,除此之外還有兩個保鏢,謹防其他人靠近。

艾琳娜被人圍在正中。

她身材高挑,略微有些傴僂。

一頭淡金色的長髮,波浪似得盤在腦後。

耳邊掛著水晶吊墜,口紅的色號略張揚,配上一身正藍色的女士西裝,整個人顯得極具氣場。

看的出來,年輕的時候,她應該也是美人。

即使是現在,氣質和氣場也遠超常人!

隻不過離得近了,很快就能發現端倪。

皮膚鬆弛,臉部還好,應該是做過提拉和保養,再加上厚厚的粉底,勉強看不出異樣。

但是不能笑,一旦麵容變化,人就顯得有些猙獰和鬼魅!

尤其是脖頸和耳後,層層皺紋,根本遮掩不住。

讓人倒胃口。

徐華陽滿臉微笑,讓人看不出絲毫異樣,“董事長!”

說著,他上前做了一個禮節性的貼麵禮。

艾琳娜上下打量,“國內的水土是不錯,幾個月冇見,人比以前精神多了!”

徐華陽與她並肩而行,“如果不忙的話,董事長可以留下來多待一段時間。”

艾琳娜反問,“怎麼,怕我賴著不走?”

徐華陽風度翩翩,“當然不是,等忙完工作,我親自帶你感受一下國內的風土人情!”

艾琳娜笑了笑,“這是怕我留在天州?”

隻一句話,冰冷的氣場隨之壓下。

連身邊的隨從也不敢靠近,下意識的遠離。

徐華陽被猜中心思,微微變色道:“不是……”

艾琳娜打斷,“行了,上車再說,這次過來,主要是聽你彙報一下工作!”

很快,車隊一行駛離機場。

艾琳娜乘坐的是一輛房車,座椅放倒,人也跟著舒服躺下。

她半眯著眸子,“我累了,幫我揉一下。”

房車是特製的,司機室與乘務艙是完全隔離。

徐華陽冇有半點避諱,轉身幫她按捏起來,“這一次,怎麼比計劃提前了?”

艾琳娜忽然睜眼,“你好像很不高興我提前過來?”

徐華陽強作鎮定道:“冇有,我就是怕接待工作做得不好。”

艾琳娜重新閉上眼睛,“彆的接待不需要,有你陪我就足夠了。”

說著,她努了努下巴。

徐華陽會意,將她的腿墊在身上,小心翼翼的脫掉鞋,不輕不重的幫她按捏起來。

手法熟練,表情也絲毫看不出異樣。

艾琳娜舒爽的點了點頭,“行,冇有生疏,不枉我這麼疼你。”

“知不知道,因為那個馮媛媛搞出來的麻煩,我的幾個兒子對你意見很大?”

徐華陽冷汗都下來了,“對不起,是我的工作不細緻。”

艾琳娜又問,“怎麼樣,她在國內的底細摸清楚了麼?”

徐華陽回覆,“都查的差不多了。”

艾琳娜舒坦的一聲長吟,“那就好,等我休息幾天,親自會會這個小丫頭!”

很快,房車來到下榻的酒店。

一行隨從退去。

房間裡隻剩下了兩人。

艾琳娜脫掉外套。

不用吩咐,徐華陽順從的跪了下去,“主人……”

跪下的刹那,他的心底閃過一抹屈辱和仇恨,蘇菲,我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