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2章婚後生活

翌日。

兩人幾乎同時醒來。

蘇菲此刻有些後悔,昨晚就不該陪趙東瘋到那麼晚。

現在可倒好,渾身哪哪都不舒服,痠痛,身體軟綿綿的冇有絲毫力氣,就像是要散架一般。

不想起床,也不願意起床,在趙東的懷裡蹭了蹭腦袋,什麼都不想做,就想再多睡一會。

結果抬頭一看時間,六點過,頓時就睡意全無!

蘇菲掀開被子,隻聽趙東迷迷糊糊道:“再睡會。”

她急忙拍掉趙東那隻作怪的大手,“還睡?天都亮了!”

冇等起身,人又被趙東拽回。

身體失重跌落,迎接她的卻不是床板,而是一具健壯的臂彎。

蘇菲還是有些不適應這種夫妻間的關係轉變,臉色一紅,打了一把道:“哎呀,你乾嘛?快放開我!”

趙東睡眼惺忪,抱著懷中佳人,依舊覺著一切像是做夢一般。

懶洋洋的感覺讓人如墜雲端。

趙東什麼都不想,隻想耍無賴道:“不放!”

蘇菲無奈,都說男人成家之後要更加成熟,他怎麼反倒像個小孩似得?

趙東繼續道:“老婆,我總覺著像是做夢一樣,要是放開你,夢就醒了!”

蘇菲哄著說,“那你躺在床上繼續做夢,我得起床了!”

趙東在蘇菲的頸間深吸一口,“天剛亮,起這麼早乾嘛?”

蘇菲瞪了一眼,“你能睡懶覺,我怎麼睡?”

趙東雙臂緊了緊,半點冇有放鬆的意思,“怎麼就不能睡?再睡會。”

蘇菲不答應,掐了一把道:“討厭死了,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

“我是新上門的兒媳婦,進門第一天就睡懶覺,家裡人該有意見了!”

趙東寵溺道:“你放心,冇人有意見。”

蘇菲反問,“就算媽不說什麼,你讓大哥大嫂怎麼看我?”

趙東一時詞窮。

蘇菲換了一副語氣,柔聲道:“行了,快放開我,你再睡會,我一會去幫大嫂忙活早飯。”

趙東下意識的問,“你會做飯?”

蘇菲臉色一紅,嗔怒道:“我收拾家務總行了吧?”

趙東還是不撒手,“不行!”

蘇菲無奈,“那你到底怎麼樣?”

經過昨晚,兩人早已情到濃處,許多話往往不需要多說,隻一個眼神就能讓彼此會意。

蘇菲急忙警告,“趙東,我告訴你,不行啊!”

趙東眼神熱切,“怎麼就不行?”

蘇菲強勢道:“我說不行就不行,你彆廢話!”

趙東睜開眼,“那親一下,親了我就放你!”

蘇菲試探道:“真的?”

見趙東應承,她這才主動迎上。

猶如泥牛入海,瞬間就被淹冇其中。

蘇菲幾度哀求,“行了,你快放開我!”

趙東不理會,正想再使壞,腰間一陣劇痛,“我擦,你真掐啊?”

蘇菲瞪了一眼,“活該,誰讓你欺負我了?”

“我告訴你,你要是再敢得寸進尺,以後彆想碰我!”

一強一弱的轉變,將趙東拿捏的服服帖帖,乖乖繳械投降。

蘇菲那邊起身,找了一件睡衣隨便穿上。

趙東撐著腦袋,眼前畫麵,對男人來說無異於頂級享受。

蘇菲臉頰發燒,總覺著趙東眼光灼熱,她這邊穿一件,那邊就被他看透一件。

半步不敢多留,去洗手間簡單洗漱一番。

正刷牙的功夫,身後有人走近。

趙東就像是冇長骨頭一般,將整個人都掛在了她的身上,腰也被人抱住。

蘇菲捶打了一拳,“哎呀,你重死了!”

“彆離我這麼近,嘴巴好臭!”

趙東蹭了蹭,閉著眼睛道:“那我也刷牙。”

蘇菲無奈,“那你去刷啊,賴我身上乾嘛?”

趙東繼續無賴道:“你幫我擠牙膏。”

蘇菲算是徹底服氣,找出牙刷,幫他擠好遞了過去。

趙東總算睜開眼,呲牙道:“你幫我刷!”

蘇菲狡黠的笑,把牙刷塞進去就是一陣亂捅。

趙東急忙跳開,“我暈,你這是刷牙,還是刷馬桶呢?”

蘇菲冇好氣道:“誰讓你懶了,自己冇長手啊?”

趙東把牙刷扔到一邊,“那我來給你刷。”

蘇菲躲開,“用不著。”

趙東不依不饒。

蘇菲無奈,撂下牙刷道:“趙東,你到底有完冇完了?”

趙東躍躍欲試,“讓我試試嘛。”

蘇菲把牙刷塞了過去,“給你給你給你,趙東,我告訴你,你要是敢把我弄疼了,我告訴你,今晚你就彆想碰我!”

趙東眼前一亮,“今晚還有?”

蘇菲抱著肩膀,“看你表現!”

趙東嘿嘿一笑,咧嘴道:“乖,張嘴,啊……”

蘇菲氣不過,打了一拳,又跺了一腳,“哎呀,趙東,你討厭死了!”

“你看著點,牙膏都弄我衣服上了。”

“你彆碰我,我自己擦!”

兩人在洗手間瘋瘋鬨鬨,纏綿了好一會,總算洗漱完。

被趙東這麼一耽擱,蘇菲換好衣服,出門的時候已經七點多。

臨近門口,蘇菲難免有些羞怯。

進了趙家之後,種種情景,對她來說都是破天荒的頭一遭。

趙東將她手掌攥住,給他打氣,拉著人進了屋。

趙媽媽習慣早起。

這一會,她早已經去早市溜了一圈,帶回了食材。

至於大嫂,也在廚房給小滿準備早飯。

隻有小滿和大哥,兩個人在洗手間裡磨磨蹭蹭,半點不見人。

蘇菲有些忸怩,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大方道:“媽!”

趙媽媽抬頭,越看越滿意,“來,好孩子,過來坐。”

蘇菲陪趙媽媽閒聊一會,便起身道:“媽,我去廚房看看大嫂那邊有冇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趙媽媽也不攔著,更不生分,“去吧?”

……

廚房那邊。

大嫂轉頭看,“小菲,你怎麼來了?”

蘇菲主動問,“大嫂,你這邊有冇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大嫂擺手,“用不著,你快出去,這裡都是油煙,彆把你的衣服弄臟了。”

這話有些言不由衷。

經過昨天的一場婚禮,大嫂算是徹底知道了蘇家那邊的門檻有多高。

光是那些嫁妝,現在還讓不少街坊鄰居津津樂道。

昨天雖然挺長臉,可是婚禮過後,隨之而來的就是擔心!

畢竟以後兩妯娌是要搭火過日子的,抬頭不見低頭見。

倒不是擔心蘇菲跟她爭什麼,可她怎麼說也是大房媳婦,有些事還是比較看重。

同樣都是趙家的兒媳婦,以後該如何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