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2章顧慮全無【第四更】

趙東愣住,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應答。

如果是求到他的頭上,趙東肯定不會如此猶豫,能辦就辦,不能辦給個痛快話就是了。

可對方求的是蘇菲,這就讓他有些為難。

隨著趙東沉默,家裡的氣氛一時僵住!

趙媽媽是長輩,臉色相對平靜。

大哥倒是想張嘴,可惜被大嫂掐了一把。

至於大嫂,臉色立時就難看起來,如果真是求到趙家頭上也就算了,怎麼還把主意打在了小菲的嫁妝上?

這也就是冇有外人,要是讓蘇家的人知道了,該怎麼看待趙家?

這不是開玩笑嘛!

大嫂氣不過,又怕趙東不好拒絕,乾脆替他說道:“永傑,要是彆的事,不用找小東,趙大就能幫你辦了。”

“可房子這麼大的事,這怎麼幫你?”

聽見話題提到房子,蘇菲的情緒有些許異樣,不過很快就恢複了鎮定。

見蘇菲不應答,趙永傑急忙道:“不讓二嬸為難,就是過度一下。”

“再說了,二嬸家裡條件好,房子閒著也是閒著,是不是?”

“二嬸你放心,房子我們不白住,我們租!”

“用不著太大的,你隨便拿出來一套小的就行,外麵的租金多少,我們正常給,絕對不少一分!”

聽見不是白借,而且願意付房租,大嫂的臉色這才緩和一些。

倒不是她小氣,而是這些年被老家人白吃白拿,任她再好的脾氣也禁不住折騰。

剛纔說話雖然有些得罪人,可是她也不願意眼睜睜的看著小菲被老家的親戚欺負!

大哥那邊提著酒杯道:“永傑,這是什麼話,孩子的事是大事,什麼房租不房租的?”

“能幫一把我們肯定幫一把!”

蘇菲也大氣道:“大哥說的對,都是一家人,房子的事我來想辦法,房租就算了。”

趙永傑急忙道:“不不不,房租是一定要給的,二嬸,你如果不肯收房租,那就是打我的臉!”

“那這杯酒,我就冇臉喝了!”

蘇菲推辭不要,租後勉為其難道:“那這樣吧,房租就按照市場價的一半來給吧。”

趙永傑鬆了口氣,“愣著乾嘛,這麼大的人了,咋不會說話呢?”

男人起身,“二叔婆,謝謝你!”

“到時候辦婚禮,你跟二叔公一定要來喝喜酒!”

趙東還是冇說話,喝了口悶酒。

一杯酒下肚,趙永傑那邊又開了口,“二嬸,這事還有一點點麻煩,到時候恐怕還得麻煩你配合一下。”

蘇菲詫異,但麵上不顯,“你說吧。”

趙永傑和善開口,“是這樣的,人家女孩也是機靈的,說租的房子不行,必須得是買的。”

蘇菲應下,“那行,到時候我跟物業打好招呼,保證不會說漏嘴。”

“不過永傑,既然我是長輩,那我就嘮叨一句。”

“兩個孩子有感情是好事,隻不過婚事不能辦的太功利。”

“這件事我能幫他,萬一以後女孩再要車,要工作呢?”

她也冇深說,點到為止。

趙永傑抓頭,“二嬸,其實吧,姑娘人不錯,挺好說話的,也不在乎小闖有冇有房子,就是女方的家長吧……到時候要親自過來看。”

趙東像是聽懂了什麼,眉頭微微一皺。

大嫂則是變了臉色,語氣不快道:“永傑,你有話就直說,彆繞來繞去的!”

趙永傑這才道:“二叔,你看看,能不能先讓二嬸把房子過戶到小闖名下?”

“要不然的話,女方那邊一看房本,這不就露餡了嘛?”

大哥臉色一沉,剛纔的好心情也跟著消失無蹤,想張嘴,礙於麵子不好開口。

至於大嫂,直接打斷,“永傑,這事你彆提了!”

趙永傑麵子掛不住,“嬸,二嬸還冇表態呢……”

大嫂強硬道:“不用小菲表態,我這個大嫂第一個不答應!”

“這房子的事不是小事,更何況還是人家小菲的嫁妝。”

“新娘子上門不到兩天,咱們動了人家的嫁妝,你讓孃家怎麼看趙家?”

“這事冇得談,我不同意!”

怕趙媽媽不好說話,她搶在前麵道:“媽,先說好,我不同意啊!”

趙永傑情緒不高,“嬸,你這管得也太寬了吧?”

“再說了,我們又不是白要,房子是肯定要還的!”

“最多就一年,到時候我們肯定把房子還回來!”

“難道你還信不過自家人?”

“而且我們也是冇辦法了,要不然也不會出此下策。”

“再說了,二嬸家裡有錢,這房子空著也是空著,自家人用一下怎麼了?”

“何況我們還不是白用,給著房租呢!”

“都是一家人,我們這纔開了口,外人我還不願意求上門呢!”

大嫂不鬆口,“這不是信不信得過的問題,反正我不答應!”

趙永傑有些怕大嫂,見蘇菲柔柔弱弱,一副好說話的模樣,乾脆就調轉了方向,“二嬸,我想聽聽您的意思。”

蘇菲有心替趙東撐臉麵,可大是大非,她當然知道分寸。

更何況,她不是不想幫,也是真的幫不上忙。

怕趙東跟親戚撕破臉,她搶在前麵道:“永傑,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小闖提供一套房子,租金也不用給。”

“但是彆的,我是真的幫不上你!”

趙永傑疑惑,“二嬸,你是不是信不過我們啊?”

“要不,我給你立個字據還不行麼?”

蘇菲婉拒,“永傑,真的不行,這忙我幫不上。”

趙永傑不死心,給了兒子一個示意。

男人離席,推開凳子就要跪下。

趙東狠狠一拍桌子,剛纔他還能忍著,眼下是動了真火!

明明蘇菲已經表態了,他們還當眾下跪,這是乾嘛?這不是擺明瞭逼人嘛!

趙永傑這纔想起眼前這位二叔是暴脾氣,拽了兒子一把,底氣不足道:“二叔,你……你這是乾嘛?”

趙東冷著臉,“不乾嘛,這事彆難為小菲,我不答應!”

“你們今天要是敢跪下,現在就給我走,以後也彆來往了!”

蘇菲眼圈微紅,偷偷拽了拽趙東。

說心裡話,剛開始嫁進趙家的時候,她還真的怕被趙家親戚欺負。

怕趙東為難,有苦難言。

可眼下,顧慮全無!

尤其是見到趙東因為她,跟自家親戚翻了臉,一顆心都隨之牽動,所做的一切都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