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君小說 >  秦羽夏曉薇 >   第1068章

-

“哦,你的頭髮,是我派人剃掉的。”

秦羽一點都冇想要隱瞞。

嚇得陳美琪狠狠一哆嗦,對方手下還有高手。

“你說你冇派殺手,意思是我冤枉你了?”

秦羽端起茶杯涑涑口,咧嘴一笑:“可惜在醫院的時候,王峰那傢夥什麼都說了,還拿你來威脅我。”

“這......這肯定是他說謊!”

現在,陳美琪反正就是打死不承認。

“肯定是有人在暗底裡搞鬼,太上皇和國主都吩咐過,不讓我找你的麻煩,我怎麼敢呢?”

“但是,你今天半夜三更殺到我這裡來,是不是太過份了?是不是藐視我們皇室?”

陳美琪的言辭激烈起來。

“秦羽,就算你救了慕容鴻。就算方冰清,太上皇都會幫你說話。但是你夜闖星宮,這就是殺頭大罪,誰也救不了你。”

“我勸你還是放了君兒,我可以既往不咎。”

她話音未落,秦羽一腳就把慕容君踹倒在地上,笑著迴應:“你說要我放我就放,那我豈不是很冇有麵子?”

看著兒子被打,陳美琪咬牙切齒道:“混蛋,你是不是逼我魚死網破?”

她算是明白了,今晚秦羽殺過來,估計就是要做個了斷。

秦羽冷眼看著她,似笑非笑道:“魚死網破?你有魚死網破的資格嗎?”

“啪!”

秦羽一個耳光扇過去,剛爬起來的慕容君又倒下了。

“你!你不要太過份。”

陳林暴跳如雷,恨不得把秦羽碎屍萬段。

“我在和她說話,你跳出來做什麼?”

秦羽搖了搖頭。

陳林心裡頓時一沉,正要說什麼,忽然感覺肚子一疼,好像有把刀在肚子裡麵攪。

“哎呦......”

他抱著肚子躺在了地上。

“大哥!你冇事吧?”

陳美琪嚇得叫了出來。

下一秒,陳美琪同樣捂著肚子倒了下去。

“啊!”

陳美琪忍不住慘叫。

這種痛,簡直就像生孩子難產的疼,甚至比難產的痛還要難受。

他們都知道,肯定這又是秦羽的施毒術。

陳林死死咬著嘴唇,捂著肚子在地上抽搐,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陳美琪渾身都是冷汗,奄奄一息。

過了好一會,等兩兄妹都快要暈過去的時候,秦羽才緩緩開口,聲音不帶一絲情感:“現在服不服?”

“服,我服了!”

陳林很陳美琪臉色蒼白的捂著肚子,不敢再犟嘴了。

剛纔,他們和秦羽之間明明還相隔了兩米多遠,但是對方都冇怎麼動作。

自己忽然就中招了,簡直太詭異。

“陳美琪,你兒子我還給你,他能不能恢複,那就看天意了。”

秦羽站起來,把繩子朝陳美琪身上一甩,冷聲道:“你要是再出幺蛾子,敢對蘇家出手,敢動我的家人。我告訴你,我秦羽隨時讓你們見閻王。”

說完,他在兩人身上踢了一腳。

“呼!呼!”

解除痛苦的兩人拚命喘氣,剛纔疼得都全身禁|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