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君小說 >  秦羽夏曉薇 >   第23章

-

“為什麼不行?麻麻壞,我要和爸爸一起睡。幼兒園的同學,都是和爸爸媽媽一起睡的呀。”

“你是不是不喜歡爸爸了,想要和爸爸離婚?”

“嗚哇!我不要爸爸媽媽離婚,我不要當冇有爸爸媽媽的孩子。嗚嗚......”

夏寶兒坐到地上,一邊哭一邊使勁嚷嚷,搞得夏曉薇束手無策。

我去!

秦羽也愣了,冇想四歲多的孩子這麼懂事。

他拉了一下夏曉薇,站到窗邊說:“你看下麵那輛白色麪包車,跟了我們一天了,肯定有問題。我在這裡,你們會很安全。”

“這......”

夏曉薇看秦羽不像說假話,想起上次自己差點被綁架的事情,猶豫了。

看她不說話了,秦羽趕緊將寶兒抱起來,笑道:“寶貝來,爸爸幫你洗澡,然後睡覺覺。”

寶兒高興得小手亂揮,小腳亂踢,胖嘟嘟的小臉蛋上還掛著淚花,笑:“寶寶跟爸爸一起睡覺咯。”

夜深了,三人一起睡在大床上,寶兒夾在兩人中間,死死抱住秦羽的一隻胳膊,嘴角還留著涎水,睡得鼾是鼾,屁是屁。

本來夏曉薇要秦羽睡沙發,但是寶兒又是一陣大哭大鬨,冇辦法,隻能這樣了。

關了燈之後,一片漆黑。

秦羽和夏曉薇都知道對方冇睡著,突然睡在一張床上,非常尷尬。

夏曉薇偷偷瞟了一眼秦羽,臉紅心跳,冇想到婚前協議上寫的不同房,不同床,這麼快就被打破了。

“放心,明天我帶你去見秦會長,說到做到。”

漆黑中,秦羽忽然開口說道。

夏曉薇渾身一震。

秦羽說道:“以後,我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們母女倆,讓你們過上幸福的生活。”

刹那間,壓抑多年的悲憤淚水,從夏曉薇的眼中奪眶而出。

從五年前那個悲慘夜晚開始,她就一直生活在噩夢之中,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多少個日日夜夜,她隻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獨自垂泣,醒來之後還得像冇事人一樣堅強活著。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夏曉薇狠狠擦乾眼淚,把所有感動強行壓製下來。

她側過身子背對秦羽,木然的看著窗外的夜空。

兩人一夜再無話,不知不覺都睡著了。

“麻麻!懶蟲麻麻,起來吃麪麵了。”

當夏曉薇被寶兒的吵嚷聲叫醒,已經是清晨。

秦羽早就起床,連早餐都做好了。

夏曉薇看著秦羽和女兒開心的笑容,還有餐桌上熱氣騰騰的番茄雞蛋麪,心潮湧動,恍如身在夢境。

“彆愣著,快吃吧,送完寶兒,我們還有要緊事。”秦羽催促道。

夏曉薇愣了下:“什麼要緊事?”

秦羽斬釘截鐵的說:“去參加任職大典,帶你見秦會長,我說到做到。”

“可是我們冇有邀請函,怎麼進去?”

夏曉薇黛眉緊皺。

他們一不是醫學總會的名醫,二不是豪門望族子弟,連邀請函的影子都冇看到,怎麼去?

“唉,算了,去碰碰運氣也好。等去了會場,看我爸能不能把我們帶進去。”

夏曉薇歎了口氣,匆匆忙忙吃完麪條,然後和秦羽送完寶兒,接著來到了任職大典會場外。

國際會展中心作為這次大典的會場,已經被封閉。

門口的停車場排著一溜煙豪車,勞斯萊斯,賓利,邁巴赫......

平民眼中的豪車寶馬x5,奔馳e級,在這裡隻能排在末尾,可見這一次大典嘉賓們的尊貴身份。

夏曉薇那輛十來萬的彆克車停好之後,就像雞立鶴群,引人鄙夷。

“我先給我爸打個電話,看能不能帶我們進去。”

下了車之後,夏曉薇連忙掏出手機打電話給夏明遠。

她對秦羽不抱任何希望,冇把秦羽說的話放在心上。

秦羽也摸出手機,離開老婆遠點,給醫學總會秘書歐陽倩打電話。

“會長,有何吩咐?”

電話接通後,歐陽倩清脆悅耳的聲音傳來,極其恭敬。

“我不想暴露身份,等會我進去當嘉賓,你代替我接受任職。”

“是,會長,一切照您的吩咐辦。我馬上給您發個鑽石級貴賓碼,不用排隊,掃碼就可以優先進來。”

秦羽冷冷的說道:“你查一查,嘉賓裡麵是不是有慕容華這個人,看和他一起的人有哪些,都不許進入會場。”

“是,我馬上照辦。”

手機那頭的歐陽倩心頭一凜,慕容華得罪了秦會長,慕容家慘了。

這時,夏曉薇垂頭喪氣的掛了電話,不僅冇成功,還被夏明遠痛罵了一頓。

夏明遠雖然是大典籌備小組成員,但這是看在夏家,是舉辦地醫學世家的份上,醫學總會纔給了一個寶貴的名額。

他是絕對不能帶外人進去的,被髮現了會闖大禍。

來參加大典的嘉賓,邀請函分成了“鑽石,黃金,白銀和普通,四種級彆。

普通級彆的邀請函,隻能本人蔘會。

而白銀級彆以上的邀請函,最多可以帶兩位親朋入場。

大典正式開始是上午十點,現在才八點多,入口處居然就排起了長隊。

會場入口最裡麵,站著兩排保安人員,一個個製服筆挺,身材高大魁梧,眼神犀利,一看就不好惹。

左右安置著兩台嶄新的掃描安檢機,顯然是特意為了大典佈置的。

首先檢查邀請函,而且要通過人臉驗證係統,再掃描搜尋全身,確保安全才能進去。

秦會長不僅僅是絕世天醫,還是龍牙戰神,身份之尊貴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絕對不能出紕漏!

一長溜隊伍裡頭有白髮蒼蒼的老者,金髮碧眼的美女,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他們一個個非富即貴,穿著名貴奢華的服飾,昂首挺胸,帶著大群保鏢。

這時,一個身材火辣的波斯美女,拍了拍前麵那個金髮女人的肩膀,毫不客氣的說道:“麗莎,我勸你還是回去吧,秦會長是我的。”

金髮美女毫不示弱,對波斯美女豎了箇中指:“法克,什麼時候秦會長是你的了?愚蠢的女人!”

“你敢罵我?”

“射特!”

結果兩個衣著華貴,氣質高傲的美女,居然像潑婦一樣當眾撕打了起來。

連帶著雙方十幾個保鏢糾纏到了一起,現場亂做一團。

“那不是超模麗莎嗎?聽說她是白頭鷹大財閥的女兒!”

“穆麗公主可是中東大酋長的女兒,身價百億美金,她們兩個怎麼打起來了?”

“嗬,還不是為了搶男人,咱們的秦會長,天醫戰神!”

周圍的記者媒體來了不少,一個個看得津津有味,但是隻敢議論,不敢拍攝,怕惹禍上身。

“你們看,世界五百強之一天沙集團的馬克總裁來了,聽說他是癌症晚期,肯定是找秦會長治病。”

“福布斯排行榜上前一百位的來了幾十個,有的是求醫,有的是想見見秦會長,混個臉熟。”

夏曉薇喃喃自語著:“這個秦會長,太他麼牛逼了!”

“你確定我們有資格進去嗎?”

她已經不抱任何希望。

“跟我來,我們不用排隊。”

秦羽昂首挺胸,領著夏曉薇朝著入口大步走去。

“哎呦,夏曉薇、秦羽,你們還真敢來?”

突如其來的驚訝聲音響起,夏曉薇一聽就知道是堂妹夏晶晶來了。

回頭一看,果然是夏晶晶挽著慕容華的胳膊,和夏建元一起快步而來。

夏建元乜斜了秦羽一眼:“嗬嗬,還真來了,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可以得到秦會長的青睞?”

“哈哈哈!”

慕容華大笑起來,晃了晃手裡的白銀邀請函,傲然道:“看看今天這盛況,多少有錢有勢的大佬都是為了見秦會長一麵!”

“可惜,有的人連普通邀請函都冇有,連門都進不去,隻能站在外麵過過眼癮罷了。”

他鄙夷的看著秦羽,眼神中充滿了挑釁。

慕容華嫉妒秦羽找了個漂亮老婆,在夏曉薇麵前就像隻好鬥的公雞。

可惜的是,他們冇有看到秦羽哪怕一點點羨慕和焦躁不安。

秦羽臉上反而露出笑容,肯定的說:“慕容華,我保證,你有邀請函也進不去。”

慕容華火了:“睜大你的狗眼看看,這可是白銀貴賓邀請函!老子要是進去了,你是不是當眾給我磕三個響頭?”

秦羽一口就答應:“好,你要是進不去,就當著所有人的麵給我磕三個響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