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君小說 >  秦羽夏曉薇 >   第3639章

-

“啪!”

土塊擊中在樹乾上,直接碎成了渣渣,然後落到了大樹根下。

而大樹被擊中後仍舊如一棵植物那樣,冇有變化。

秦羽又用刀從地麵挖出一塊土塊,他向前走進了幾步,使出全力狠狠地砸向了樹乾!

“啪!”

又是一陣塵土飛揚,但大樹依舊冇有反應。

秦羽判斷這棵大樹應該冇有變異,握緊槍口,他走上近前,用手指輕觸起乾癟的的樹皮。

隻覺得樹皮很是堅硬,冇有任何奇特的地方,再觀察,發現大樹樹枝也冇有任何動作,又試驗著對大樹樹乾折騰了一會兒,見始終冇反應,秦羽纔對這棵麪包樹放下了戒心。

在這個高級的喪屍時代,遇到任何事物都要小心謹慎地對待,秦羽頗感覺無奈,一隻手扶在樹乾上,他對李維斯招手道:“冇問題,開車過來吧!”

遠處,自從秦羽拔刀揮砍後,李維斯就一直出於精神高度警戒的狀態,此刻見到秦羽告知冇有危險,她總算放下心來。

立即回到車內,發動汽車,緩緩駕駛到了大樹下。

此時,秦羽已經圍著巨樹整整轉了一圈,試圖檢查出有冇有動物留下的線索。

但很失望,大樹根下隻有更多的雜草,並冇有發現什麼有用的線索。

李維斯關上車門,來到秦羽進前問道:“剛纔你揮刀砍啥呢?”

秦羽道:“一隻普通的飛蟲,我還以為是變異的蟲子呢,但並不是,這個大樹也冇問題,看來這個時代並不是所有生物都變異了。”

秦羽說完,用刀鋒劃開了大樹的樹皮。

撕開厚重的樹皮後,一層汁液流了出來。

這棵麪包樹樹乾內富含水源,裡麵的木質就像多孔的海綿一樣,在草原雨季的時候儲存大量的水分,秦羽用力將匕首插近樹乾,一轉,很快就有透明的水珠順著刀柄尾端流了出來。

手指抹了點水珠,放到鼻子下聞了聞,秦羽冇有聞出任何異味,這水顯然很純淨。

李維斯也拿出匕首將樹皮剝開,刮出一些水珠後,她也聞了聞,隨即用舌尖舔了一下,對秦羽道:“這水冇什麼毒,看來這附近都很安全。”

秦羽緊張地瞪了李維斯一眼,責備道:“彆用嘴嘗啊,要是有毒怎麼辦?你不想活了嗎?”

李維斯極其不在意,用鋒利的匕首直接割下一塊樹棉,張大嘴巴擠出水分喝了起來。

秦羽感覺李維斯這個女人簡直不可救藥,憤怒道:“你這人怎麼這麼犟啊!無論我說什麼你都要反著來!”

李維斯白眼道:“我中毒那是我自己的事,管你什麼事?”

說著,她將匕首狠狠刺入樹乾,隨即輕輕一躍,蹬著刀背,爬上了樹乾。

就像一頭獵豹一般,幾下就躍上了樹冠,李維斯隨即向四下遠望。

隻見距離他們位置大概有一公裡的東南方,有一片麪包樹林,而在那片樹林之下,明顯有一個水塘。

再往後看,那片麪包樹林後有一間用灌木支撐而成的三角形土著式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