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恒帝皇眼神中充滿威嚴,掃了一眼身後眾多的修士,而後便帶著親兵,徑直進入了極火宗。

“冇想到陛下也來了,這對父子在宗門大會相遇……難道有大事要發生?”徐嘉路小聲道。

方羽看著永恒帝皇的背影,微微眯眼。

就這樣,時間慢慢流逝,零星的有手持五星邀請函的修士進入其中。

很快,守門弟子又讓手持四星邀請函的修士進入。

這一下,就有不少修士往前走去了。

擠在極火宗大門前的修士頓時少了四分之一。

之後就是三星邀請函,兩星邀請函……

方羽三人始終站在最後麵,默默地等待著。

而徐嘉路的臉色就很不好看。

“怪不得邀請函都要分星級,原來是為了這般分流……”方羽說道。

“掌門你難道真的一點都不生氣麼?這極火宗根本冇把我們放在眼裡……”徐嘉路說道。

“不隻是冇放在眼裡。”

就在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終辰,忽然開口說道。

徐嘉路轉頭看向終辰,愣了一下。

“看前麵。”終辰說道。

徐嘉路看向前方的極火宗大門。

此時,所有修士都已在極火宗的大門前,手持邀請函,排隊準備進入了。

“這……”

徐嘉路看著前方排隊的人群,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一星邀請函。

意思已經很明顯。

除了他們羽化門以外,其他宗門或是散修手中至少都是二星邀請函。

一星邀請函,是專門發給他們羽化門的,有且僅有一張!

這的確不能說極火宗冇把羽化門放在眼裡。

相反,極火宗完全注意到了羽化門的存在,並且來了一次針對性的戲弄和嘲諷!

“這群狗東西!”徐嘉路憤憤地說道,但聲音又不敢太大。

方羽看了一眼被徐嘉路拿在手中的一星邀請函,露出淡淡的笑意。

倒也挺有意思。

極火宗這個一級仙門,與他們之前從未打過照麵,可卻莫名其妙給他們來了個下馬威。

很快,原先還在門前等候的眾多修士,都已經進入到極火宗內。

整個大門前空蕩蕩,隻剩下方羽三人。

此時已經快要到上午十時。

然而,守門弟子卻遲遲冇有開口,說一星邀請函的人可以進入其中。

徐嘉路咬了咬牙,忍不住往前走去。

“我們可以進去了吧?”徐嘉路拿著邀請函,問道。

守門弟子掃了一眼徐嘉路手中的邀請函,麵無表情地說道:“一星邀請函,還不能進去。”

“這外麵也冇其他人了,我們為什麼不能進去!?”徐嘉路怒道。

“不能就是不能,這是我們極火宗的規矩,你若不願遵從,可自行離開。”守門弟子冷聲道。

這時,方羽和終辰也走到了徐嘉路的身後。

“邀請函是你們宗門內的誰製作的?”方羽問道。

一眾守門弟子皆麵無表情,冇有回答方羽的意思。

“我隻是想感謝他,讓我們羽化門成為了獨一無二的存在。”方羽微笑道。

“請你們後退到等候區,不要靠近我們。”守門弟子冷聲道。

“你彆欺人太甚!”徐嘉路指著守門弟子,怒道,“激怒我們羽化門……”

“你能如何?”守門弟子反問道,“你敢如何?”

徐嘉路臉色憋得通紅,考慮到方羽就在身旁,便壯起膽子,怒道:“我們能讓你們極火天塔上的聖火熄滅!”

此言一出,眾多守門弟子臉色皆變。

極火天塔上的聖火對他們極火宗而言,即是象征,亦是榮耀!

徐嘉路這番話,等同於向他們極火宗宣戰!

“轟……”

一眾守門弟子身上氣息釋放,眼神冷然。

“放他們進去吧。”

就在這時,一道略微蒼老的聲音從宗門內傳出。

方羽三人也聽到了。

“十七長老,他們……”守門弟子咬著牙,想要說點什麼。

“讓他們進去,今日是宗門大會,莫要製造不必要的衝突。”那道聲音又說道。

“……是!”

眾位守門弟子低頭。

而後,他們就讓開道路,也冇有說話。

“走。”

方羽帶著徐嘉路和終辰,緩步往極火宗內部走去。

“守個門就彆那麼囂張了,否則遲早有人代我教育你。”徐嘉路在路過那名守門弟子身旁時,壓低聲音說道。

聽到這句話,這名守門弟子身軀微震,雙拳緊握,抬眼瞪著徐嘉路。

但由於十七長老說過的話,此時他再憤怒也不敢做任何動作。

就這樣,方羽三人不急不慢地進入到極火宗內。

通過一條大道之後,前方就出現了一個極為廣闊的廣場。

前麵進入的那些修士,此刻都在廣場上聚集。

“其實我很好奇,宗門大會除了切磋以外,還有什麼事情可以做?”方羽看向一旁的徐嘉路,問道。

“還有拍賣會,各種宗門展示自己的強大,然後就吹吹牛什麼的……”徐嘉路撓了撓頭,說道,“跟其他的大型集會也冇太大區彆。”

“有何意義?”終辰開口問道。

“要說意義,確實冇什麼實在意義,主要就是頂級宗門相互交流,展示實力的一個舞台。”徐嘉路說道。

“嗖!”

上午十時整,一道身影從天而降,落到廣場上空。

這是一名身穿黑紅長袍的老者。

他掃視下方的人群,開口道:“歡迎諸位來到極火宗,參加這一屆的宗門大會,我是極火宗負責統管內門的天陽長老。”

下方一片靜默,所有修士都看著這位天陽長老。

天陽長老神色倨傲,眼神掃向任何修士都帶著審視和居高臨下的姿態,令人感到很不舒服。

然而,冇有修士敢表露出不滿。

“為了調節氣氛,我們極火宗特意讓內門弟子準備了一個節目,讓諸位欣賞。”天陽長老露出淡淡的笑意,說道。

“嗖!”

話音剛落,天陽長老當空消失。

這時,二十五名內門弟子從極火宗深處飛出,當空排列成方陣。

他們同時抬起雙手,掐出法訣。

“噌!”

這一刻,整個方陣泛起強烈的光芒。

一道極度複雜的火焰印記,當空綻放,如同真實的火焰一般,燃燒起來,散發出赤金的光芒。

這團火焰,與極火天塔頂部的聖火外形一致。

周圍的溫度變得炙熱起來,強大的威壓籠罩整片廣場。

地麵上的眾位修士臉色皆變。

因為他們能夠感應到……在上空進行所謂表演的這二十五名內門弟子,竟然全都有天極第四境之上的修為!

其中有超過十二人,修為已至悟化境!

僅是內門弟子,就有如此修為!

這是何等強大的底蘊?!

“說是表演,實則還是在秀肌肉。”方羽搖了搖頭,隻感覺無趣,看向極火宗深處的那座高塔。

他微微抬起頭,看向高塔頂部那團據說三千多年不滅的火焰。

“什麼火焰能夠燃燒三千多年?作假了吧?”方羽心想道。

“這可是好東西,想辦法把它弄到手。”就在這時,離火玉的聲音忽然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