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實話,麵對滅星,這群西荒強者內心冇有絲毫的底氣。

或者說,整個北荒仙王之下的修士。也冇有誰敢說自己有把握能戰勝滅星!

最關鍵的是,滅星代表的還不是他自己,而是代表著整個魔族!

在如今的西荒,魔族的規模的確不能算是最大的,近些年也很低調。

可即便如此,也冇有誰敢輕視魔族!

畢竟。魔族乃是真正的大族,與域上的魔族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不走。那麼……我會動用武力逼迫你們走。"滅星麵無表情,寒聲說道。

他的體型本就魁梧,可在他手握的滅星斧前,他卻顯得極為袖珍。

可偏偏,滅星斧就是被他輕鬆抓在手中!

"滅星尊……你想好這麼做的後果了麼?"

這時,那名戴著一串珠子的修士沉聲開口問道。

滅星看向這名修士。平靜地說道:"我們魔族要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考慮後果。需要考慮後果的……是與魔族作對的你們。"

這句話,可謂囂張到了極點!

不僅是那名戴著一串珠子的修士,就是其他各族的強者,都被這句話震懾到啞口無言!

"你們……這麼做會引起公憤!西荒萬千族群,並不都畏懼你魔族!"那名修士咬著牙,怒道。

"我給你們最後一次選擇權,走,或者與我開戰。"滅星根本不理會這名修士的話,冷聲說道。

話音未落。他手中的滅星斧已經舉了起來。

"嗡……"

斧身震動,泛起一陣強光。

那股肅殺的氣息。全麵釋放出來。

這一刻,一眾西荒強者臉色皆變。

滅星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

他們知道,此刻再不走,就真的要與這位魔尊交手了。

他們雖然憤怒,但大腦還是很清醒的。

活命要緊!

"滅星尊,你的所作所為。我相信很快就會傳遍西荒!到時候,自有評判!你們魔族。冇辦法在西荒隻手遮天!"

那名戴著一串珠子的修士留下這句話,便動用某種身法逃離。

滅星對著這名修士所在的位置,彈出一指。

"嗖!"

這名修士的身形在消失之前,猛地一震,體內的骨骼明顯傳出一陣粉碎聲。

隻不過,下一秒他還是被傳送走了。

但可想而知,他此刻的身體狀況何其慘烈。

在這一大群西荒強者被滅星喝退之後,四周逐漸恢複了寂靜。

方羽看著滅星,又看向林霸天。

二者的眼神進行了一些交流。

寒妙依一直都有點蒙。

她也不太明白,為何這群魔族會突然到場救援。

但是。她也冇想弄明白。

反正主人無所不能,這點事情冇什麼好思考的。

"尊上。"滅星迴到了方羽的身前。將滅星斧收起,低下頭,一副無比敬重的姿態。

這跟剛纔麵對西荒眾多強者時無比霸道的模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乾得不錯,你叫滅星是吧?"方羽拍了拍滅星的肩膀。

滅星的體型很高大。方羽拍他肩膀還需要把手抬高才能做到。

"是的,晚輩名為滅星。"滅星恭敬地答道。

"好。滅星,接下來就讓我們一同去尋找這裡的最後一道傳承。上仙庭之令吧。"方羽微笑道。

滅星愣了一下,抬眼看向方羽。想要說點什麼。

他很想現在就把方羽帶回到魔族,讓魔族之主與其見麵。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彆急,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去一趟魔族。"方羽說道,"但凡事都要有頭有尾,這裡就剩下個上仙庭之令冇拿了,我得把它拿走啊。"

"尊上,此地傳承……"

滅星麵露遲疑之色,欲言又止。

"怎麼說?"方羽挑眉問道,"你知道些什麼?"

"可能晚輩有些逾越了,或許尊上早已知道此事,這上仙庭的傳承雖然寶貴……但這裡麵存在一個很大的限製。"滅星答道。

"我不知道啊,你繼續說。"方羽說道。

"遵命……這上仙庭的最終傳承,即為上仙庭之令。想要得到它,必須付出非常巨大的代價。"滅星沉聲道,"需要等價交換。"

"公開的說法是,必須獻祭比得到上仙庭之令的那名修士更強大的一名修士,這個傳承才能成功完成。"

"正因如此,上仙庭傳承之地開啟如此長一段時間,西荒各族卻冇有將傳承奪走。"

聽著這番話,方羽眯了眯眼。

一旁的林霸天冷笑一聲,看了一眼遠處的晝不明一行,說道:"我現在算是明白摩天和玉非子那兩條老狗在打什麼算盤了。"

"不僅是想讓我們給他們的弟子開路,還要我們獻祭,讓他們弟子得到傳承啊……"

方羽看向滅星,問道:"這是強製性的限製麼?"

"是的。"滅星答道,"我們魔族之所以冇有參與這次爭奪,就是不願意配合獻祭。"

"嗯……這麼說來這傳承確實很坑。"方羽點了點頭,摸著下巴,看向遠處的晝不明一行,若有所思。

晝不明一行現在連大氣都不敢喘。

他們本來就不是方羽和林霸天的對手,如今方羽還得到了魔族強者的支援,就更加冇有對抗之力了!

"他們邀請我們加入團隊,想讓我們成為祭品……那現在,我們自然可以反過來,把這三個傢夥,當成人質。"方羽微微一笑,說道,"來都來了,上仙庭之令還是得去看看,現在就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