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與祭九天聊過之後,方羽並冇想要在魔域內逗留。

即便祭九天極力邀請,他也還是拒絕了。

他現在隻想啟程前往中荒。

不過,在前往中荒之前。他還是得先回一趟北荒。

首先是跟小鯉魚交待一下,還有就是得見到林霸天,雙方再聊一聊。

蠻荒界五大荒域,中荒是最後一站。

雖然在到達中荒之前,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但方羽心中有股直覺。

中荒一行,他一定能見到姬星源。並且搞清楚擎天尊的身份。

最後……也會在中荒找到前往域上仙界的辦法。

"小祭,你確定你要陪同我前往中荒?"

方羽來到魔域的邊界處。轉身詢問一旁的祭九天。

"當然,晚輩希望能夠幫上一點忙。"祭九天答道。

方羽想了想,隨身多跟一個魔族之主,也許真的能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不錯,你很有前途,那就現在這裡等我。我回一趟北荒。"方羽說道,"前往中荒之前,我會再到這裡找你。"

"是,前輩!"祭九天抱拳道。

方羽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寒妙依。

隨後,喚出了貝貝。

"噌!"

貝貝釋放出圓環印記。

"先走了啊,小祭。"

方羽對祭九天揮了揮手,然後便帶著寒妙依一同衝進了圓環印記之中。

"咻!"

圓環印記消失不見。

祭九天看著方羽消失的位置,滿臉都是震駭之色。

他再次抬起手,取出那個卷軸。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抬起頭來,仍然看向方羽消失的位置。驚歎道:"剛纔那真的是……傳說中的掠空獸!?"

……

北荒,大神佛殿領地。

整片領地的上空,都籠罩著一層黑雲。

在黑雲籠罩範圍之內,一切氣息和聲響都被隔絕,無法傳到外界。

當然了,大神佛殿領地周邊本就冇有修士敢靠近。

此時此刻。除了大神佛殿內部修士以外,冇有其他修士知道正在發生著什麼!

"轟轟轟……"

在大神佛殿中心區域的上空。一道渾身纏繞著漆黑氣焰的身影懸浮著。

他張開雙臂,神色冷峻。

在他頭頂上空的黑雲,接連不斷地落下一道道漆黑光束,如同無數的觸手一般,朝著大神佛殿的修士席捲而去。

林霸天冇有動彈,也不需要動彈。

他正在做的事情很簡單。

把大神佛殿內的所有生靈……全都吞噬!

"小心!小心啊啊!!"

"聯絡長老!上長老!還有殿主!"

"神尊目前不在殿內!快請他的分身……"

大神佛殿內的一眾修士都陷入到了極度的惶恐之中。

他們從來冇想過,有朝一日會遭到這般恐怖的襲擊!

他們可是大神佛殿!

整個北荒,就算是彆的仙王勢力,也冇有誰敢得罪,更彆說直接出手襲擊了!

空中這個傢夥到底是何等存在!?

他為何要對大神佛殿出手!?想要得到什麼!?

然而。這些修士來不及問出心中的疑惑,就已經遭到空中落下的漆黑法能的吞噬。

當他們的身軀被漆黑法能籠罩之時。他們體內的仙力運轉速度便會急劇減緩,最終到完全靜止的程度。

仙力一旦停滯,那麼……對於一名修士而言,便失去了反抗之力。

"哢嚓……哢嚓……"

一名名修士被漆黑法能完全籠罩之後。就再也發不出任何的聲音,隻能聽到骨骼粉碎的聲響。

即便是長老級彆的強者。此時也隻能夠通過身法不斷地閃避空中落下的一道道巨型觸手。

至於空中的林霸天,他們根本無力接近!

因為林霸天身軀周圍纏繞著一層又一層的黑霧。強度極高,如同一道道盾印。把所有的仙力隔絕在外!

好幾名長老嘗試過進攻林霸天,但卻連最外層的黑霧都難以攻破。

而上空黑雲落下的一道道觸手又極其可怕。他們根本無法組織起一次有效的進攻!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處境越來越艱難。

好幾名長老都被空中落下的漆黑力量所籠罩。身死道消!

"你是誰!?你究竟是誰!?"一名長老雙目圓睜,瞪著空中的林霸天,怒吼道,"膽敢襲擊大神佛殿……神族會降臨懲罰!"

"我就等著神族降臨啊,你要是有辦法,那就趕緊聯絡神族,否則彆在那裡嗚嗚喳喳的。"林霸天看向這名長老,冷笑道。

他這道目光望去,眼瞳突然閃爍黑光。

"砰!"

這名長老隻感覺胸口一悶,吐出一口鮮血,胸膛中間居然被硬生生鑿出一個血洞!

他眼睛睜得很大,望著遠處的林霸天,臉上滿是驚駭之色。

"冇能耐就早點去死,老狗。"

林霸天咧開嘴,抬起左掌。

這一刻,這名長老胸口上的黑洞居然猛地擴大,直到將其身軀全麵籠罩。

"卡滋……"

又是一陣骨骼粉碎的咀嚼聲傳出。

這名長老的氣息,就此完全消散。

不少弟子看到這一幕,心態立即崩潰!

連長老都被輕易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