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常的內心已然掀起驚濤駭浪。

邪災,邪神,邪尊!

這三個詞,都是存在於久遠曆史當中的事物!

按理說。不該出現在如今這個時代!

可問題是,眼前這突然出現的七名詭異的修士,的確給他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和感受!

"大執事,他們不可能是傳說中的七大邪尊吧?不可能吧?"旁邊的執事慌張地問道。

他希望從閱曆更廣的尤常這裡得到否定的回答!

因為這樣,至少能讓他冇那麼恐懼!

然而,他卻並冇有從尤常的口中得到想要的安慰。

尤常那凝重至極和不斷變幻的臉色。似乎已經告訴了他答案。

眼前的七名修士,真的有可能是邪災當中出現過的七大邪尊!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那名執事的內心已經被恐懼壓垮。麵容都已呆滯,不願相信眼前的事實。

尤常此刻也說不出話來。

至於後方的那些天北教派的弟子們,在見到兩位執事的神色後,雖然還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已經慌亂到了極點。

他們隻想離開這裡,不想再待下去了!

空中。祭九天在聽到七邪尊這個名號後,皺起眉頭,隻是覺得耳熟。

很快,他就想起過去看到過的關於中荒邪災的記載。

七大邪尊,就是這一次災難當中的主導者。

祭九天眼中閃爍著驚訝的光芒,觀察著眼前的七名修士,眉頭緊蹙。

他不認為眼前的七名修士真的就是曆史中的七大邪尊。

但是,眼前這七名修士是邪修……這一點他倒是能夠確定。

"今日,屠滅天北教派。"那名邪修麵無表情地繼續說道,"你。可離開。"

對方的意思很明確。

祭九天不是他們今日的目標,可以離開。

"我不會離開。"祭九天淡淡地說道。"我很有興趣跟你們交手。"

這句話說出口後,七名邪修的氣息猛然提升。

"轟!轟!轟……"

陣陣恐怖的氣息從他們的身軀爆發出來。

七名邪修,七道不同的氣息!

每一道氣息都蘊含著令在場眾多修士膽戰心驚的冰冷與邪性!

所謂的邪修,就是以邪入道,以損害其他修士的利益來提升自己的一種修煉方式。

無論在什麼地方,邪修都會遭到修仙界的唾棄與排斥。

但是。邪修仍然存在於各個地方。

這是因為,相比起常規的修煉體係。邪修的修煉體係效率更高,進步的速度更是逆天。

而同等修為之下,邪修一般能夠對尋常修士形成碾壓之勢。

因為邪修所修煉的功法,大多剋製正常的修煉功法。

"轟隆……"

七名邪修的氣息爆發後,很難去估算他們的修為境界!

但此時的祭九天,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即便是他,都能感受到明顯的壓力!

"哢哢哢……"

整片天空都被渲染出一層血色。

冰冷且血腥的氣味,瀰漫於周邊。

祭九天能夠敏銳地感覺到,這片天地間原先存在的法則已經被扭曲了。

"砰!"

幾乎在一瞬間,天北教派領地的護罩就已潰散。

在法則崩壞的情況下。那些修為較低,對法則領悟較為淺薄的修士直接失去了施法的能力。

他們發現自己體內的仙力甚至都無法外放!

對他們來說。這是從未經曆過的狀況!

而即便對於修為較高的那些精銳而言,此時天地間的法則崩壞,同樣對他們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原先無比簡單的術法,現在都難以施展!

他們最多也就是維持仙力外放。形成簡單的護罩而已!

這是什麼力量!?

"我們得出手,助祭九天一臂之力。"尤常對身旁的執事說道。

"若他們真是七大邪尊。我們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那名執事顯然已經被嚇破了膽,連連搖頭。

尤常本想說點什麼。但最終冇有說話,獨自飛到了空中。立於祭九天的身旁。

"嗖嗖嗖……"

被渲染成血紅色的天地之間,掀起一陣陣狂風。

"屠滅。"

那名邪修再度開口。雙臂張開。

"咻!咻!咻……"

他身旁的六名邪修身形閃爍,消失在原地!

祭九天和尤常的臉色都繃緊。將神識擴散出去。

"天魔之斬。"

祭九天右掌抬起,整隻右臂化作一道泛著黑紅光芒的斧頭,朝著前方那名邪修斬去。

"砰隆……"

這一刻,高空中一聲爆響!

從出手的瞬間開始,祭九天都感受到了一股強悍的阻力!

他斬出這一擊,需要花費比平常時刻數倍以上的力量!

"轟隆……"

蘊含強悍魔力的斬擊仍然劈出,朝著獨自留在原地的邪修席捲而去。

這名邪修雙臂仍張開著,並未動彈,額頭上的符印泛起光芒。

"萬,物。崩,解。"

這名邪修的身前,顯現出他額頭上那道符印的虛像!

這道虛像忽地放大,攔下正麵襲來的斬擊!

"哢……"

在這一刻,斬擊內蘊含的高強度魔力被全麵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