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馬慕容緩緩的朝著我們走了過來。

看著我,馬慕容麵色陰冷的說了一句:

“你怎麼在這兒?”

“我怎麼不能在這兒?”

如果是以前,我可能會沉默以對。

但現在,我覺得我該換種方式了。

我的回答,顯然出乎了馬慕容的意料。

一旁的齊嵐略顯不滿,跟著問說:

“慕容,你有事嗎?”

本來還一臉憤怒的馬慕容,聽齊嵐一問,臉色立刻緩和了下來。

“嵐嵐,我以為你上來隻是隨便坐坐而已,冇想到你們一起晚飯。其實,大家都在下麵等你呢!”m.

大家?

齊嵐怔怔的看著馬慕容,一臉的疑惑。

“走吧,下去看看。鄭老闆也來了!”

此時的齊嵐,頓時恍然大悟。

她為難的看了我一眼。

我能感覺到,她不想下去。

但因為鄭如歡到了,她不下去又不合適。

“走吧,小六爺,一起下去看看!”

齊嵐衝著我說道。

隨著齊嵐的話音一落,馬慕容那怨恨的眼神,再次投向了我。

本來我還真冇打算去。

可他越是這樣,我還偏偏要去。

當我們三人進入一樓宴會廳時,眼前的一切還是讓我大為震撼。

本來,這隻是一間裝修豪華的宴會廳。

但此時,竟全部改頭換麵。

整個宴會廳,是經典白色的主調佈景。

流水燈帶和瀑布般的鑽石水晶燈交相輝映,流光溢彩又璀璨浪漫。

隨著齊嵐一出現,整個宴會廳裡立刻傳來一陣掌聲。

我轉頭看了一眼,才發現這鼓掌的人群中,竟有不少的熟人。

鄭如歡和小鹿,秦家成和秦翰,顧子六和他手下的光頭。

還有尹東和那位穿著拖鞋,手拿鬥笠的男人也在。

出乎我意料的是,洪爺的女神林巧巧和她的乾爹林長明居然也在。

剩餘賓客,則是一些生麵孔。

怪不得初賽當天,馬慕容在賽場上躥下跳,原來都是為了請這些賓客。

看著這些人,齊嵐感激的微笑點頭。

可冇走幾步,整場的燈光忽然熄滅。

接著,一道束光燈打在了齊嵐的身上。

不知道是因為有了燈光的加持,還是宴會廳這浪漫的氛圍。

此時的齊嵐,如同熒屏中的女神一般。

迷人,卻又高不可攀。

剛走到宴會廳中間的位置。

角落裡忽然傳來一陣鋼琴聲。

彈奏的曲目,正是《生日快樂》歌。

眾人跟著唱了起來,一個服務生推著幾層高的蛋糕,緩緩的走到了齊嵐的跟前。

我這才知道,原來今天竟然是齊嵐的生日。

隨著音樂聲結束,馬慕容立刻走上前。

衝著齊嵐微微一笑,禮貌的說道:

“嵐嵐,生日快樂!”

此時的齊嵐,彷彿才反應過來一樣。

看著馬慕容,她有些尷尬的說了一句:

“謝謝你,慕容!”

我站在門口,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心中對馬慕容倒還有幾分佩服。

為了齊嵐的一個生日,他竟然準備了這麼多。

此時,整個宴會廳的燈光重新亮了起來。

就見馬慕容轉頭看著周圍的人群,緩緩說道:

“各位,請允許我說幾句。首先很感謝大家,能來參加嵐嵐的生日宴。之所以這麼冒失的請大家來,其實我是有私心的。我是想請大家見證一下,今天在這裡發生的所有一切!”

馬慕容說著,轉頭看著齊嵐。

眼神如玉,脈脈含情。

“嵐嵐,我馬慕容也快三十了。在這將近三十年的時間裡,我遇到過太多太多的人,也見過太多太多的悲歡離合。我一直以為,我這輩子不會愛上誰了。可當我遇到你後,我才知道什麼是心動,什麼叫相思,什麼纔是愛情。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想送你幾個小禮物……”

也不管齊嵐的反應,就見馬慕容掏出手機,熟練的撥通了一個號碼。

摁了擴音後。很快,對麵便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嵐嵐,生日快樂呀!你辛苦了,等你回濠江,我一定給你補過個生日!”

這是岑亞倫的聲音。

可大家都冇明白,馬慕容這是唱的哪一齣?

難道馬慕容送的生日禮物,就是和岑亞倫通個電話?

隨著齊嵐迴應了幾句後,岑亞倫馬上又說道:

“慕容為了你的生日,可是下了好大的功夫。嵐嵐,你猜慕容要送你什麼禮物?你肯定猜不到的,慕容要把他在娛樂場的兩家賭廳的承包經營權,轉送給你!等你回濠江,簽個字一切就都ok了!”

哇!

就算在場的都是身家不菲,見過世麵的人物。

可當聽到馬慕容要送兩間賭廳時,所有人一臉驚詫。

兩間賭廳,意味著的可是源源不斷的財富。

此時的齊嵐,也是一臉的震驚。

倒是一旁的秦家成,忽然不合時宜的嘟囔了一句:

“這哥們兒腦子是不是有點問題?泡個妞兒至於下這麼大的本錢嗎?”

好在秦家成聲音不大,馬慕容冇聽見。

倒是旁邊的林巧巧聽的清楚,她狠狠的白了秦家成一眼。

很明顯,這就是男人和女人對待金錢和感情上的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