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昊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冰冷的笑意,下意識隨手抄起了桌子上的啤酒瓶,“啪”的一聲就砸在了這個小混混的腦門上。

這個小混混一臉難以置信之色,此刻暈頭轉向的跌倒在了地麵上,一時間居然爬不起來。

“這......”

“我擦,這窩囊廢居然也是個狠人!”

“怎麼可能?他不是一個廢物嗎?”

“怕他個毛啊!不就是學電視裡用啤酒瓶嗎?運氣好而已......”

此刻,那些手下一個個都是罵罵咧咧的,但一時間卻不敢上前。

因為在他們的印象裡,這個上門女婿窩囊廢一點用都冇有,怎麼可能敢和他們動手?這和傳說簡直是兩個人。

鄭漫兒也是愣了一下,雖然之前葉昊在鄭家暴打過向東流,但是她卻冇有太重視,畢竟向東流就是一個玩過幾年健身的。可是這些小混混卻不同,一個個都是在道上混的,精通打架的技術,可是想不到葉昊今天卻隨手放倒了一個。

這種巨大的反差令得鄭漫兒心神搖曳,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廢物老公有如此強勢的一麵。

“葉昊,你知不知道這裡是老子的地盤,在老子的地盤打傷老子的人,你活膩了嗎?”陳雀咬著牙開口道,隻不過看向葉昊的目光終於不再是無視和不屑,而是多了幾分凝重。

這個上門女婿敢在這種情況下主動出手,足以說明他還是有點血勇的,隻不過也僅僅能夠讓陳雀有點意外而已,要說害怕根本談不上。畢竟再能打,還能打得過這麼多人嗎?更彆說剛剛那一下很可能還是瞎貓撞到死耗子而已。

“陳雀,我們來做一個交易吧,你把事情交代清楚,我救你一次,如何?”葉昊把玩著桌麵的菸灰缸,一臉平淡開口,似乎剛剛出手的人不是他。

“哈哈哈哈!”陳雀看著葉昊,忽然大笑了起來,“你一個上門女婿窩囊廢跟我說笑話呢?和我做交易?你配嗎?還救我一次?你冇睡醒還是腦子進水了?”

“哦?那你再看看?”葉昊隨手打開自己的手機,從裡麵拉出一條視頻,然後把手機甩在了陳雀麵前。

陳雀一臉不屑的看了一眼,但視線剛剛落到手機的視頻畫麵上,他的眼神就挪不動開了,此刻他的眼角在不斷抽搐,神色數變。

視頻裡麵也冇有其他的東西,就是孫龍被人收拾的畫麵而已,這本來是吳小虎發給葉昊,算是彙報戰績用的,想不到此刻卻派上用場了。

等到視頻播放完了以後,陳雀才眼角抽搐的抬起頭,盯著葉昊,一字一頓,道:“這東西你從哪裡搞來的?”

“我說是網上下載的,你信嗎?”葉昊聳了聳肩,一臉微笑,“現在,你覺得我們可以來做交易了嗎?”

“什麼交易?”陳雀幾乎是下意識的開口道。

“你告訴我,到底是誰指示你來對付我們鄭家的,我就告訴你這視頻是誰拍的,很公平吧?”葉昊淡淡道。

陳雀冷冷道:“我知道視頻是誰拍的有什麼意義?”

“能知道乾掉孫龍的是誰,讓你也多少有點防備,你看,這算不算救你一命?”葉昊一點也不緊張,一邊把玩著菸灰缸,一邊微笑著開口道。

陳雀神色數變:“我憑什麼要和你做交易,我把你們兩人拿下,要你說啥你就得說啥。”

“不一樣的,”葉昊搖了搖頭,“在那情況下我說出來的話,你能信幾成?你陳老大是一個聰明人,聰明人很清楚怎麼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說出一個可有可無的人,換取自己的安全,這不好嗎?”

“那我怎麼相信你說的就是真的。”陳雀冷冷道。

“因為我冇必要騙你,騙了你對我有什麼好處?哪怕你今天放了我們,明天要收拾我們也不難吧?”葉昊聳肩。

陳雀神色數變,臉色陰晴不定。

葉昊也不著急,而是回頭衝著鄭漫兒笑了笑。

鄭漫兒揪著葉昊的衣袖,輕聲道:“葉昊,你到底給他看了什麼?他怎麼這麼緊張?”

“冇什麼,就是一個小視頻而已,而且這關乎他的切身利益。”葉昊隨口解釋了一句。

“那你怎麼弄到這東西的?”葉漫兒一臉不信,葉昊怎麼會有關乎陳雀切身利益的東西。-